启闭小短裙/半强jing新娘短篇系列—快穿之辣文女配求甜宠

“有啊!”叶未言更是贴紧他,确实有好好的打伞来着。

总有种背着死人的错觉,冰冷得紧,溥熠咬咬牙又调整了一下位置,继续向前走。走了很长一段路後,他才忍不住问道“你到底要去哪儿?”

“滚。”

“好人做到底。”

“……”都说不喜欢做好人的,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懊恼,一时冲动背了个麻烦。

叶未言在溥熠背上死皮赖脸的不肯下去,他无奈的背着她七拐八拐後,拐进一条昏暗的小巷子,很快来到一座破旧的小公寓前。

因为没有电梯,他只能靠力气一步一个脚印的爬楼梯,等登上四楼的时候,他的双脚开始发软,微微张口喘息,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开门,进去後直接往床上倒,为了不压着她,他及时翻身趴侧躺在一边。

感觉身下是柔软的床单,叶未言睁开眼感激的说道“辛苦了!”可能溥熠太累了,正在闭目养神,并没有理会她。叶未言凝视着少年美好的睡颜,不禁扬起嘴角,在充满着好闻味道的房间里安然的阖上眼眸。

大概十五分钟後,溥熠掀开眼皮,映入眼帘的是她睡得香甜的美丽脸庞,他眨眨眼睛,呆滞了片刻,随後翻身坐起,扫了眼空落落的家。因为穷,他只能租得起破旧的小公寓,卧室客厅都合在一起,狭小的空间里,除了一张靠墙的床和旁边的布衣柜,没有多余的杂物,一览无余的格局。

这样的家,却多了一个人……

溥熠站起来踢了踢叶未言挂在床边的白皙小腿,等了片刻也不见她有所反应。他不悦的皱眉,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是湿的,床单被沾湿了怎麽办,家里没有多余的床单可以更换。“喂?”他再一次伸脚踢了踢,试图唤醒她,可除了在自由晃荡的小腿,她仍然没有任何回应。

这才发现她的脸色苍白得可怕,好似在棺材里躺了几百年却无法腐烂的屍体,可与毫无血色的白皙肌肤相比,她的唇又像是染了鲜血般红艳。溥熠呼吸一窒,手指往她的鼻尖探去,没有感受到任何该有的气息,为了进一步确认,他又抬手覆上她的胸口,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全身都冰冷得渗人。

即使是面对现在这种情况,溥熠的面容依然如往常般平静,他揉着湿润的刘海,多管闲事的後果就是带了个麻烦回来!现在他是要背出去丢掉,还是背出去烧掉?思考片刻,他把她扶起来,像来时那样把她背起。

听到开门的声音,叶未言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趴在溥熠的背上,连忙说道“我没事,不用送去医院的。”她只要受伤身体就会自动进入沉睡状态,就像死了似的,难为他担心了。

听到背後传来的声音,溥熠无语的垂头,他都已经想好怎麽毁屍灭迹了,她居然又醒了?他无奈把她放下来,转身说道“去换衣服。”少女的怪异之处令他联想到某种生物,现在只能佯装什麽都不知道。

叶未言低头撇了一眼,脏兮兮湿黏黏的米白色雪纺裙贴在凹凸有致的娇躯上,确实该换了。溥熠走到布柜前随手拿出一件黑色T恤丢给她,看着她走进卫生间後,自己则直接在布柜前脱衣换衣,一气呵成。

叶未言打开热水器的电开关,等水热的同时开始打量这狭小的空间,斑驳的墙上长着青苔,有些许墙灰已经脱落,想到这段时间就在这里生活了,突然觉得青苔都亲切了不少,她眯起笑眼脱掉身上的裙子,拧开热水……

他的T恤穿在她身上跟裙子似的正好遮到膝盖,她抓起领子闻了闻,上面有吸引她的荷尔蒙气味。待她收拾好出去的时候,溥熠正盘腿坐在床上不耐烦地盯着她,换个衣服搞了大半天,他都等饿了“想吃什麽?”

“想…”叶未言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不经意扫过他的脖子,舔舔唇问道“有什麽吃的?”其实很想吃他。

“红烧牛肉、香葱排骨、香菇炖鸡,嗯…”溥熠沉吟了一会儿,补充道“等等。”

一听他报的名字就知道是那个姓康的泡面,叶未言配合的故作惊讶的赞道“这些你都会做吗?好厉害!”溥熠脸不红心不跳的受了,点点头“嗯。”

叶未言点了香菇炖鸡後,溥熠起身走进厨房开始忙活。过了一会儿,他走出来拿起倚在墙边的小桌子,打开四脚放在地上,走进厨房端出一锅香喷喷的‘香菇炖鸡’。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