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插我啊快点受不了了-日本女人洞房图片|永远的十六岁

辗转,卧底在三井身边的护士递来了资料,是壹本书。

书的空白处,用药剂可以影显出字迹来。

而情报处把这所有文字整理成稿递到他手中。

她随三井转移到了西南边陲。

里面有她加入松本实验室以来所有记录,有部分自然是关於郭幼宁的。

顾学庵很自然地翻到这部分,看将起来……原来她的实验是这样的……

有人在看她,睡梦中的郭幼宁眨眨眼睛睁开来,她听到轻微响动,然後是眼前人灼热的目光。

他喝醉了,酒气扑鼻而来。

迷糊中,似忘了前尘种种,她糯糯地低呼:“舅舅……”

慵懒甜糯的嗓音,无辜的大眼睛,被外雪白微露的脖颈,乌黑发丝缠绕……

那个人也曾看过这样媚态的她!

本来就知道发生过的壹切,她的所有被另外壹个男人拥有过!

信息杂而多,他眼中却只有这几条:

“12月19日三井夜入病房”

“12月26日试验者验斑变浅”

“1月23日夜,三井半夜带酒进了试验者病房,天亮离开……”

“1月25日验斑变浅……”

“2月3日三井半夜带试验者去资料室……”

想象种种,撕扯他的心,烧坏了他的理智。

她天真的笑,她聪慧的心,她雪白的身子,她的yuwang,她的清纯,竟都被那个男人占去了。

本来半夜起身,饮下半瓶酒促睡眠。

可酒精下肚,火却烧遍全身,那有不得疏解的yuwang,有不可遏制的怒气,有完全陌生的妒忌!

他妒忌,她壹定没拒绝他,没推开他,没咬他。

她甚至还在画他的身影……

郭幼宁清醒了,她坐起身看着靠近的他,恐惧占据了大眼和心:“你怎麽了?发生什麽事了吗?”

他没有正面回答,把手撑在她身侧,气息拂过她脸:“是不是,是不是得到你的身子就可以拥有你的心?!”

郭幼宁吓坏了,他怎麽了,醉糊涂了吗?她不能由着他错下去!

起身要离开却被他强抱起扔回床上。

他怎麽了,往日的舅舅哪里去了,眼前只有壹只受伤的野兽带着狂躁的气息,似要将她吞下肚去。

他压上来了,他的高大的身子几乎将她压陷,他的唇迅速带着酒气hangzhu她的。

他好粗鲁,几乎用撕的,没两下,身上的睡衣竟成了毫无意义的破絮。

他双手抓住她的手臂擡高她,俯身觅到那胸前的樱花,是粉红色的幼小鲜嫩,挺在饱满的雪团上。他的,这是他的!

他大口hangzhu,粗舌舔食,左右都属於他,她都属於她。

“舅舅,舅舅,清醒些,是宁宁啊舅舅……”

郭幼宁颤抖者脆弱地唤他希望唤回他的理智。

却不知禁忌的快意犹如火上浇油。

她的身子软香甜嫩,纵然见过女子无数,可她真是个最魅惑的。

那些流氓看客说的没错,她的身子好骚,就是勾引男人用的。

郭幼宁敏感的身子已被挖掘觉醒,他的男性气息他的暴力其实还是带着温柔地……

她敬他爱他,她分不清那麽许多,只是从未将他当普通男人看待。

而今这状况完全是她不能理解掌握的。

他在吻她,吻遍所有细腻的肌肤,宣告着所有权。当他壹路热烈而下俯身到她双腿之间时,她吓得几乎尖叫起来。

他,他,他做什麽。

强烈的快意,陌生的情潮,他是威风凛凛的岭东王,此时,此时他却在卑微地取悦於她。

这个人,她如何拒绝,如何推却。

情壹动,如风致浪起。全身竟膨胀出春的潮意,他的舌头塞满了她的空虚和羞怯!壹股渴望喷涌而出。

她动情了!下身泛出的热流暴露了她的真实。

欣喜的他,感觉到她的变化。

他的唇来到她耳边,他巨大的yuwang,抵住那泉口。“唤毅良”

“唤毅良”他chuanxi着,诱哄着。眼前的小人却咬住唇就是不吭气。

受挫的恼意让他发起狠来,他那麽大她那麽小,娇嫩的桃缝完全似幼女壹般。他应该怜惜的,可是他生气了,很生气!

分开她的腿,长长的蛟龙挺身没入。

那幽紧热意嫩糯瞬间战栗他全身。该死的,他爱死这感觉了。

他不温柔地耸动起来,每壹次都大力的顶至深处,然後把她所有的呼喊吞在口中。

他贴着她的roubi,她快夹断他了。

突然他把她抱起,他做什麽,她迷惑地看他。

她好轻,在他怀里就是团雪白的棉花。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