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使劲用力插花心丢了,日日干夜夜猛射—穿越到狐狸精身上

林音音表情一僵,眼神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没心情跟你贫嘴,放开。”她的语气已经带着不耐,还给他负责?神经病吧。

司澜眉心挑了挑,虽然知道狐狸精会和很多男人发生关系,但也聊不到她的作风却如此彪悍和无情,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麽。而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不远处的一席白光,他顿时变成一条小蛇,钻进她的衣袖。

林音音见司澜一瞬间便消失不见,一时间有些愣住,不一会儿,反应过来後,松了口气。就在这时,她一个转身,便看见一身白袍走过来的道士,他的身後还有一个裹着白袍的女人。

“谨泽子,你怎麽来了?”林音音见他真的寻到了这里,有些疑惑他找自己为了什麽事,难不成,还是为了丹药的事情?

“你没事吧?”谨泽看见林音音依旧穿着这身衣服,头发却是披散着的,不由得走到进出,提起手里的灯笼仔细看着她的表情,见她神色和往常没有异样,这才放下心来。

“嗯,我没事。”林音音察觉到谨泽是真的关心自己,心里不由得暖暖的,她主动走过去,抓过他的手就说道:“谨泽子,你对我可真好!”

谨泽抽了抽嘴角,面上略过两团可疑的红晕,虚咳几声:“姑娘唤我谨泽就好,无需加个子字。”

林音音没怎麽在意他的话,在黑夜中,她的眼睛也是看得清的,看见他面上的红晕,她突然有些好笑,更加凑近他几分,直接蹭进他的怀里,故意让胸前软软的隆起两团仅仅挤着他的胸膛,嘴唇凑到他的耳边,触到他的耳垂,声音软软的吐着气说道:“你是来接我回去的吗?”

“你这个狐狸精,好好说话!别对我师兄动手动脚的!”柳絮在一旁忍无可忍,这个狐狸精把自己当做空气,就连师兄,也居然把自己当做空气!

谨泽扶着她的肩膀,稍稍推离自己几分,手掌隔着她薄薄的衣料触到她的温软,似乎又想起在床上时,她皮肤的滑腻白皙,想到她的问题,他轻轻的“嗯”了一声,他找来,的确是要接她回去的。

“嗯~”林音音察觉到腿心猛然闯入的物体,突然低吟出声,身体一颤,彻底软倒在他的怀里。

“你怎麽了?音音……”谨泽也顾不得许多,把她整个身子揽入怀里,让柳絮把灯笼稍微提起来一些,就这泛白的灯光,却看见她脸色潮红。

林音音有些尴尬的把脸埋入他的颈窝,声音沙哑的说道:“我困了,想休息一下,啊~”说完,腿心又被深深顶了一下,她顿时咬住嘴唇,不再说话。

谨泽担心她真的出问题,便抱着她施展着轻功,往山顶飞去。

林音音咬着牙,心里暗恨,居然这条蛇,趁着自己不注意,身体滑入自己的体内,她刚打算动用法力,把他逼出来,没想到下一刻,他却自己出来了,向自己胸部滑来。她心下一松,他却刚好来回在她的rujian处故意滑来滑去。

林音音乾脆张嘴就咬住谨泽的肩膀,就是不肯再发出声音。这条蛇见林音音一点反应都没有,可能也觉得有些无趣,乾脆缠在她的手腕上,没再折腾她。

她暗自松了口气,而谨泽肩膀莫名其妙被她咬了一下,还沾着她的口水,他虽然疑惑,却也没多说什麽,到达自己房间门口,他想了想,还是抱着她放在床上,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他转身吩咐下人打水。

“你洗吧,我刚才已经洗过了。”林音音一边说着,一边自来熟的掀开被子钻了进去,今天被折腾了一天,她本来睡得很香,却发现穿着这麽多衣服睡很不舒服,便直接在被子里扯了腰带,把衣服用脚踢了出来,穿着肚兜和薄裤,蹭了蹭枕头,鼻端闻着他的气息,睡下了。

林音音睡得正香,她手腕处缠着的蛇,觉得有些无聊,便从床上滑下来,很快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离开了这个房间。

谨泽眉头一皱,往蛇离开的方向看了过去,这时,下人刚好打来水,他拿着要换上的衣服往屏风走去。

谨泽洗好澡出来,见她睡得很沉,脸颊是正常的白里透红,想到刚刚从她衣服钻出来的那条蛇,分明已经是修链几千年的了。他掀开被子,可能是凉意透进来,她在睡梦中缩了缩肩膀,谨泽刚洗好澡,身上带着热气,她乾脆缠上他的身体。

谨泽看着她大片光裸白皙的背部,还有有些透明亵裤下,浑圆的tunbu,他一把拉下她的裤子,顿时便看见她bainentunbu上,清晰的红色指痕。他眉头一皱,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掰开她的两条腿,看向她的腿心处。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