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老头一起吃我的奶_强入总裁屋,《春色满园关不住》《故事集锦》《H》《现代古代奇幻》

突然,宁静的读书气氛中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

她白皙的小脸顿时爆红,结巴道,“我、我我我哪有看你!”

她手一紧,吓得低头,就见莫君林拉过她的小手压在自己胀大的那处上。

徐妍立刻慌得要缩手,却抽不回来,她惊骇得抬眼瞧他,莫君林浓眉揪着,如星河倒映的深眸正认真的看着她,眼神带着委屈,“你看!被你看得这么硬,我平时才不会这样子……硬这么久很痛的。”

“你、你你快放手!”徐妍脸上着火似的升腾着阵阵热意。

“是你害它变这么硬的,你要负责!”

“你胡说什么,我、我才没有……”

“你十分钟看了那里十六次,我都记下来了。”

徐妍羞愧得都烧起来了……她、她真的有看那么多次吗?她反过来指责他,“是你自己先、那个、胀起来的,你是不是又在想对我做什么坏事?”

莫君林抿起嘴角,“是你的味道太香了,一直飘过来……我控制不了身体的反应,妍妍,除非你愿意,不然我不会再碰你。”

他、他他只是闻到自己的味道就有反应?

徐妍脸蛋更烫,呼吸也莫名其妙地加快,她受不了地微微喘着气,抬眼一对上他深不可测的黑眸,她更加慌乱,“既然、既然都说不会勉强我,那你还……不放开我的手!”

“我说的是不碰你,可现在是你碰我。”

“……”这、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明明是他抓着自己不放啊!又不是她主动去抓他、那个的!

她咬了咬下唇,手更是使劲地想从他掌中抽回来。

莫君林就是不放开她,她愈是挣,小手就愈是隔着裤子蹭过他的硬挺,来来回回的,莫君林低低的喘息声愈来愈急……

忽然地,徐妍感觉到手下的巨物大力的上下弹动,快速撞击着她的手心,她吃惊极了,顿时不敢再有动作,她抬眼,他俊脸潮红,眼眸浮着一层浅浅的春水,余光荡漾,眼角微扬,漂亮的薄唇微微张着,急促的喘着气。

弹动停止后,她还楞着,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而下一刻,手心就被布料下渗出的水微微的沾湿了……

她没注意到莫君林早松开手了,这时才反应过来赶紧挪开手,视线一低,莫君林的裤档中间,灰色的布料晕出一大片深色的不规则水痕。

她惊讶的抬眼看他,莫君林已回过神,眼角微微的红,俊脸那一层迷人的粉色却还没褪下,望着她的星眸里,潋滟的水光波动不止,他轻轻颤了颤细密的睫羽,‘吱’地一声突然就推开椅子,快步的走了出去。

她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想也没想,人也跟了出去,见洗手间关着,知道他进去那里。

‘哗啦啦’!

水声响起,跟着冒出像是在洗什么东西的搓弄声……

徐妍抬起手,看了看手心微微湿润的地方,靠近鼻间闻了闻,没闻到什么难闻的味道,只有一点淡淡的麝香味,她大概知道他怎么了……

真是的!怎么能被自己摸两下就那个了?

莫君林这个、这个臭流氓!

徐妍脸色又一次烫红,赶紧抽起纸巾擦了擦手心好几次,想了想,用擦的不够干净,她又跑去厨房流理台洗手……

她都弄了半天才回到书桌坐好,脸上的火烫热度终于褪了下去。

而莫君林迟迟没出来,他处理的时间远比徐妍想像的还久,她都怀疑他都在里面洗过一次澡……

等到他出来时,她果真闻到他身上带着自己沐浴水的味道……这认知叫她又红了脸。然后,她又想到他是为什么洗澡,脸上的热潮又升腾得更欢了。

莫君林也没比她好到哪去,俊脸仍微微带着浅浅的粉色,他低着头,闷声对徐妍说,“我今天有点事,先回去了。”

“啊……”这么早?她张开口,又闭上了嘴……他赶快回去不是很好吗?

她垂着头‘嗯’了一声,眼眸眨了眨,“有事你就回去吧。”

窸窸窣窣地,莫君林收拾了一下背包,拿出几张他本来准备给她复习测验的卷子,“你先写,明天来我再看你写的怎样。”

“嗯。”

徐妍接过来看,这些密密麻麻的考题都是他自己做的,每天都不同样,也不知道他得花多少时间准备?肯定,整理得很辛苦吧……

“妍妍,明天见。”

他告别,她没有理他。

他走到玄关穿鞋,要拉开大门时,徐妍有点心烦,终于忍不住走出房门──

她对他喊道,“听说路口红绿灯坏了,你过去要多注意,还有……”她顿了顿,撇开眼,小声说:“明天见……”

莫君林扭过头看她,英俊的脸上绽开了大大的笑靥,“妍妍,我明天早点来!”

她、她哪有叫他早点来?徐妍眼角望着他明媚的笑脸,霎时间心口跳快了两拍,而不知不觉间,她没发现自己的嘴角也情不自禁的微微扯开。

她红着脸撇开头,心中哼了一声──这个坏家伙,笑得真傻!

***

“妍妍,好了吗?”

很快地,一个半月在密集温书中过去。

考试当天,吃完早餐整理好家里,徐母在门口喊着徐妍。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