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偷窃实拍图_工棚里的原始欲望,超级群P

仿佛是下意识,我来到张队长老婆李媛身边,先吸她的舌头,她的舌头拼命向外伸,让我深深地含在口中,我又吮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坚挺,我再用舌头插入她的阴道,上下舔动,她阴道中的水不停往外流,床单都湿了一大片。我掏出那坚挺已久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用力一挺,深深插入其中,我感觉她的阴道湿滑,不住地收缩,屁股不停地扭动,紧紧地向我阴部顶住,整个阴茎连根部都插入其中。与此同时,冯兵与赵茜也在肉搏,一会儿冯兵将阴茎插入赵茜的阴道,一会又插入她的嘴里;许力志正用双手将於娜的阴唇分开,舌头拼命向深处插,於娜也口含许力志的阴茎,疯狂抽插;王大棒用手揉动着余靖的阴蒂,然後,掏出阴茎插了进去,只听余靖一声尖叫,像是晕了过去,张开双腿,任王大棒抽动。过一会不知谁说了一声:“换个位!”於是男人们都将阴茎拔出来,挪动位置,换了一个女人。我总是关注着我的小玉,这次是王大棒插她,当王大棒端着阴茎对着小玉的阴道准备插入时,我不由惊呆了,难怪刚才插余靖时余靖惊叫,王大棒的阴茎简直大得吓人,比我的至少粗一倍。只见王大棒用手分开小玉的阴唇,龟头先对准阴道,接着用力挺入,显然,插入是比较费力的,尺管被我的阴茎插入过千百次,但小玉的阴道显然很紧。在王大棒不断挺入的过程中,小玉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随着王大棒深深地插入其中,小玉已经魂不附体了,阴水混着尿液随着抽插不断涌出。现在我轮到插我同学的老婆赵茜了,我这位当年的大学的同学,那时连想都不敢想,如今已骑於跨下,发情地迎接着我,我用手端着那根沾满李媛淫液的阴茎,用力捅入赵茜的阴道。恍惚间已感觉真魂出窍,如入仙境了。如此一次一次的更换,已经不知几个回圈了,男人们个个激情澎湃,不断品味一个个新鲜的女人,或侧体,或斜插,或轻撩,或猛攻,而女人的阴道或丰腴肥大,或纤薄紧绷,乳房有的硕大无比,有的小巧坚硬。即使是干我的爱妻小玉,今天的感觉也格外美妙,而干别人的老婆又觉得更加刺激。我浑身热流激荡,忽然间恍如茅塞顿开,江河决堤,一泄千里,一股激情不能抑制,从阴茎喷薄而出,射入了女人的阴道。当血压回稳,激情已过,定住神才看清,这股激流射入了冯兵老婆余靖的阴道。我终於败下阵来,坐在一旁,神情糊涂地看着他们继续轮战。余靖也长长出了一口气,可这口气还没出完,张队长的家伙又插了进去,於是她立即又疯狂起来。他们继续走马灯似地搏斗,将阴茎从一个女人的阴道里拔出,又送入另一个女人的口中,一个个随着尖叫声射出精液。我已分不清谁射谁了,只记得王大棒是最後一个下来的,他最後花大量的精力干我的小玉,小玉一定已经失去了知觉,王大棒粗大的阴茎把小玉的阴道撑得紧紧的,几乎要撕开了。

最後王大棒一声吼叫,将阴茎紧紧顶入小玉的腹内,随一阵剧烈的抖动,他射精了,射了好久。当他从小玉体内抽出疲软的阴茎时,我看见,一股激流从小玉体内涌出。大家都睡去了。第二天醒来,已近中午。女人们都已洗漱完毕,穿戴整齐,男人们也很快起来了,洗毕穿好,叫了不知是早餐还是午餐的饭。大家都饥肠辘辘,坐在桌边等待,一个个都不说话,仿佛什麽事也没发生过。看看女人,一个个端庄的端庄,矜持的矜持,俨然都是良家妇女。这时冯兵先发话了:“小玉,你说谁干你最舒服?”他问小玉。小玉突然脸涨得通红,低头不语。见有些难堪,冯兵又转向他老婆:“老婆,你觉得谁最棒?”“你们这麽多人轮流干,真缺德,早就干晕了。”余靖吱唔道。“咳,真是。”冯兵站起身,来到小玉跟前,说:“我再让你体验一下。”说着就弯腰脱掉小玉的裙子,内裤。小玉一边眼盯着我,一边配合着动作,他们俩脱得精光,小玉坐在凳子上,冯兵弯下身去干,冯兵老婆余靖看冯兵不得力,就用手扶着冯兵的阴茎,对准小玉的阴道,让他直插进去,冯兵猛列抽动几下,一阵抖动,射了,精液顺着凳子流到地上。“你这是点眼药水啊?”小玉放开了,说道。“就是,还是我来吧。”这时王大棒站起来说道。他把小玉平放到桌子上,又对他老婆说:“拿个枕头垫屁股下面,别让精液流出来浪费了。”於娜顺手从沙发上抄起一个靠背递给他说:“你不能插深点,直接射进子宫里?”“那要看小玉能不能配合了。”王大棒说道。“直接射到子宫里?!”冯兵惊讶地问。“是呀,只有他有这本事,我常领教呢!”於娜不无得意地说。“尽力吧!”王大棒说道。王大棒脱光衣服,将小玉抱起来,紧贴他的身体,用力亲小玉的嘴,可怜的小玉,在王大棒钢筋铁骨般的怀里,像一只温柔的羔羊,任凭王大棒玩弄。过一会,王大棒见小玉浑身发软,就将她放到桌上,用双手揉搓她的奶子,尽管小玉的奶子丰满,坚挺,但在王大棒的大手掌里,显得那样柔弱。大家众目睽睽盯着小玉,不一会,小玉的阴部开始湿润,一股清流从体内流出,阴道轻微张开。“像小玉这麽秀气纤细的女孩,必须热透了,放开了,才能放得下我这家伙,而且舒服到极点,不然反而很痛苦。”王大棒老练地说道。他端起阴茎,将龟头放在小玉的阴唇间,上下滑动了几下并没有插入,只是在阴唇间挑逗,每挑动一下,小玉的身体就微微颤抖一下,两条腿也更加使劲地分开,阴唇也迅速变得饱满,并充满血丝,阴道口慢慢开大,像一只可爱的小嘴。

王大棒将阴茎向洞内轻轻试了一下,好像感觉可以了,就坚定地向里插入。仔细观看王大棒那粗大的家伙,真让人惊呆了,光粗不说,上面一根根青筋暴突,显得格外坚硬有力。随着王大棒向深处插入,小玉浑身一激灵抖动一下,双腿使劲向两边分开,迎接这粗大的阴茎向更深处插入。王大棒不断地插入,抽出,显得越来越规律。於娜站起身,双手握着小玉的双乳说道:“按我说的做,我说收缩,你就使劲收缩阴道口像是咬紧阴茎,并收缩小腹及里面的子宫,我说放松,就放松阴道及小腹,要有规律,好吧?!”小玉微微点头示意知道。随着王大棒的插入,抽出,於娜不停地叫着收缩,放松,很快地,小玉配合得节奏很完美,俩人整个动作看起来都很协调。於娜得意地说:“小玉,你真灵,就等着享受吧。”王大棒不停地抽插,小玉不停地收放,大概进行了二、三百次,只见王大棒抽插越来越急促,小玉收放也越来越快,最後王大棒一声低沉的吼叫,将阴茎深深地插进小玉的腹中不动了,接着看见他的阴部规律地抖,这是射精的频动。只见小玉依然规律地一收一放,王大棒一挺,她就一放,王大棒一缩她就一收,如同喝水一般,将王大棒的精流尽收腹中,王大棒也尽显英雄本色,足足射有二、三十下。随着王大棒射完最後一滴精液,小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仿佛完成了一次艰巨的任务,并喃喃道:“我的天!”小玉像痴了一般。“小玉太棒了,龟头顶在子宫口上,那一收一放的感觉太妙了!”王大棒赞叹道。说完他将小玉抱起来,放到凳子上坐好,对大家说:“怎麽样,滴水不漏吧?”果然,小玉的阴部没有一滴精液流出来。大家看呆了,张队长站起来说:“小玉,让我也试一次吧!”小玉贪婪地点了点头。张队长如法炮制,他的阴茎没有王大棒的粗,但很长,当他深深地顶进去射精时,小玉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无论如何这也是一场滴水不漏的战斗。当张队长要扶小玉起身时,小玉望着我说:“老公,你来干一下吧,真的很舒服。”我站起身,掏出我那中等身体的小弟。此刻看着这个我千干百捅的阴道,觉得它有点神圣。

当我在她体内抽插时,她那一收一放的动作,让我五腑皆爽,六魂出体,乐不可言。最後与其说是我规律的射精,不如说我精液是被小玉规律的收放吸进去的。小玉已经炉火纯青了。吃完饭後,当冯兵问大家还有什麽要求时,於娜率先提议,请那五个按摩师来。当冯兵徵询地环视大家,竟都得到同意的答复。冯兵打了电话去问按摩房的老板,说这次要真枪实弹,绝地决战。过了一会,冯兵面有难色地对大家说:“老板说了,每人要800元。”余靖插口道“800就800,要不然你们再上。”大家一致说道:“好,好,好,800就800。”她们与那五个按摩师的激战,我们已没精力观看了。大约过了三个小时,五个按摩师相继离开,又过了好一会还不见她们下来,大家上楼一看,五个女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床上,头发蓬乱,面容疲惫,一个个脸上,嘴角,鼻孔,胸脯,肚皮,阴道口到处都沾满精液,一个个床单上也都湿了一大块。“操,看来她们是无孔不入。”冯兵说道。“感觉怎麽样?”冯兵问她老婆。“像死过一回。”余靖回答,疲惫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这次游玩後,大家都经常走动,到别的人家过夜。除了许力志家太远无法去外,我们四家经常串住或合住,而且不久我也发现,这四个女人也都滴水不漏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