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脚奴_老婆吃春药被群交,注定

周绎轻笑了一声,将手中的乳肉揉捏成各种形状,见身下的人脸红到不行,他俯身在徐畅耳边说话:“舒服吗?”

温热的气息让徐畅觉得耳朵痒的发麻,一阵微弱的电流流过全身,下身微微浸出了一些湿意,她偏头想要躲开,却被周绎一把含住耳垂,将耳垂中的软肉在口中反复啃咬,左手捏着左边的乳尖,右手往下摸进裙子里,一条修长有力的腿横亘在徐畅的两条腿中间使她不得不分开双腿,坐在了周绎的腿上。

隔着棉质的内裤,周绎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按压在柔软的阴阜上,很快便感受到了温热的湿意。

周绎的两指还在隔着内裤反复不断地前后摩擦着阴蒂,惹得徐畅娇喘连连,她红着眼睛,周绎的湿吻落在她的锁骨上,她偏头用下巴摩擦着周绎硬质而扎人的短发,将周绎的头固定在她的下巴和乳肉之间,在多方面的刺激下快感一阵阵袭来,尤其是阴蒂摩擦的快感直冲大脑。

徐畅吟哦着,眼泪从眼眶里流出划过羞红的脸颊,声音娇媚的让周绎胯下的肉棒硬的发疼:“嗯……嗯……啊……不要啊……周绎不要,”她昂着头连连摇头,弓着的背脊仿佛在迎接什么的到来。

周绎左手往下托着徐畅的臀部,揉捏着臀部把徐畅网上托了托,直到把她的乳肉凑在了嘴前,轻咬住徐畅绵软而坚挺的乳肉,不一会儿胸前便布满了口水和吻痕,徐畅轻颤了颤,他感受到了棉质内裤的进一步湿润,加快了右手上的动作。

徐畅朦胧间手搭在周绎的肩上,把他的脑袋按在胸前,她呼吸愈发急促,快感成倍的增加,终于在一波波快感的浪潮下,她大叫一声,身体抽搐不停,棉质内裤的裆部在高潮中被彻底喷湿了。

徐畅还沉浸在高潮中,只觉得下身一凉,裙子和内裤被周绎一起粗暴的脱下丢在了地上,还尚未开发的娇嫩的小穴就这样被暴露在空气中。

周绎无视了徐畅的摇头拒绝,把徐畅打横放在了课桌上,上身的衣物都被推到了胸以上的地方,在胸以下的地方近乎全裸。

他的大手以强硬的、不容拒绝的姿态掰开了徐畅的膝盖,稀疏毛发下粉嫩的小穴和羞涩收缩着的阴唇一览无遗。

徐畅起着哭腔,连连摇头,用手遮着小穴,企图以此为最后的遮羞布:“不要、别看、求你了……”

周绎此刻胯下已经胀痛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他的耐心告罄,没心思在陪面前这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做前戏,拿起身边浸着骚水水渍的内裤把徐畅的手举过头顶绑了起来,大手在她白嫩的身躯上四处流连,他含着她的耳垂,声音里带着蛊惑:“乖一点、别闹。”

他的手覆上了小穴口,沾了一手泊泊的骚水放到徐畅眼前,勾起唇:“你看,你的身体多诚实。”

徐畅哭着摇头,却因为刚刚的一摸下身敏感的小穴骚水止不住的流,她收缩着阴道想要止水,引得沾着骚水的阴唇发出黏腻的声音,周绎的眼眸沉了沉,手拉开裤子拉链,掏出早已经发痛的肉棒。

宛如婴儿小臂粗得肉棒吓得徐畅直往后缩,这回眼泪是真的掉下来了:“不……不要,这个太大的,放不进去,会被撑坏的。”

说着,收缩的小穴口却浸出更多的淫液,做着敞开迎宾的姿态。

周绎扶着肉棒抵在了小穴口,研磨着,粉嫩的花唇艰难的包裹着硕大的龟头,引得徐畅娇喘不断,他喘着粗气坏笑:“不试试怎么知道。”

徐畅的臀部还在拼命的往后移,做着无用的挣扎,好不容易拉开了一点点距离又被周绎的铁掌拉了回来,刚刚高潮过的穴口被铁柱般的肉棒烫的无处躲避,无助的花唇翕动着感受着龟头的棱角,她忍不住颤了一下,紧咬着下唇,阴道里传来的空虚感让她想起了刚刚高潮的滋味。

周绎提起徐畅两条白皙嫩滑腿扛在肩上,腿间肉棒撑开小穴,狰狞的要进入温暖的甬道,借着徐畅刚刚高潮的淫水做润滑,刚让龟头完全包裹在紧致之中,从中间劈开的撕裂感让徐畅摇头低声啜泣。也许是这份柔弱彻底激发了周绎身体里的兴奋因子,他按着徐畅的腿,腰间用力挺进,破开薄膜的阻拦直捣宫口,还有一小截在外面,徐畅收缩的小穴让周绎感觉犹如千万张小嘴在吸咬他的肉棒,舒服的让他长喟了一口气,炙热的精液从马眼喷薄而出,从宫口射进了徐畅脆弱的子宫,足足喷了有小半分钟,子宫被灌满了精液,徐畅在撕裂感和痛感中再一次达到了高潮,一大波的淫水浇在了卷土重来的肉棒上,徐畅眼泪不停的流,不由自主的收缩着小穴:“好胀……”

她觉得她的肚子都要被捅穿了。

“别吸这么紧。”周绎一掌拍在了徐畅的臀部,他的肉棒猛地抽出一大截,又猛地进入,鼠蹊部大力的拍击着徐畅白嫩的臀部,肉棒再一次插到宫口前,徐畅差点痛到晕过去。

春药的作用在此刻似乎终于发挥了功效,周绎尝到了徐畅的甜美,理智却依旧残存无几,他越插越快,次次到底,身上积聚已久的欲火终于有了出口,大力肏的又急又猛,肏得徐畅吟哭不止,他伸手托高徐畅的臀部,让肉棒由上而下、深深地肏人小穴。

“啪、啪、叽咕、啪、叽咕”肉体交合的拍打声和肏穴的水声充斥着教室。

徐畅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子宫里被灌过精液随着淫水的增加逐渐酸胀难忍,随着紫红色肉棒在小穴中的进出,痛感和快感交织在一起,原本紧致的小穴仿佛要被周绎在大开大肏中肏成一个肉洞。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