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干潮,射在里面—桃花灿烂

跟他抱在一起,云槿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两人在一起虽然还不到半年,却像是经历过几次轮回,他已经刻到她骨子里去了,别后重逢,让她意识到,自己简直爱死他了。

轻抚着丁骁线条简洁坚毅的脸、宽阔的肩,云槿的手指隔着衣服一点点在他身上抚过,像是摩挲着心爱的至宝,她要好好地勾画这个男人的轮廓,勾画她爱了十几年的一个影子,他终究不是梦幻。

丁骁抱着怀里软绵绵依偎着自己的女人,也感觉到一种异样,他并不糊涂,他是男人里对男女之情特明白的那种,他知道这个女人非常爱他,因此当她含情脉脉、情真意切的用一双烟水朦胧的双目看着他,他没有犹豫的把头靠了过去。

两张脸紧紧贴在一起,彼此呼吸可闻,二十年前,在他们初次相见的时候,肯定没想到将来会有这样一天,原本以为是两个世界的人,最终合并成一个世界。

接下来的事进行的就很顺利了,在两家长辈的促成下,丁骁跟云槿很快就领了结婚证,只等丁家把新房收拾好之后,就让他俩结婚。

没有另买房子,李凤霞早就决定,哪怕是结了婚,也要把儿子看在眼皮子底下。疼着捧着二十多年的儿子,她不会让另一个女人把他夺走的,儿媳妇也不行。

对此,丁骁没意见,云槿不方便提出意见,丁家是个大家庭,房子很大,子女跟父母住在一起很平常。

然而,云槿很快就感觉到了来自周围的恶意。

筹备婚礼那段日子,丁骁一直很忙,虽说丁家向来行事低调,婚宴不可能大Cāo大办,可长孙结婚这么大的事,也不能太随便,起码亲朋好友还是要通知的。

云槿一直憧憬着有朝一日穿上洁白的婚纱,嫁给她少女时代就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为此,她拉着细细跑遍了北京所有的婚纱店,一定要挑选一套最满意的婚纱。

可怜细细两条小腿都跟着跑细了,坐在沙发上捶腿,“姐,你能不能别这么抠门呀,让姐夫从国外给你搞一套高级定制的婚纱回来就是了,他又不是没钱。”

“他是军人,不能出国的,况且男人知道什么婚纱呀,他自己又不穿的。”云槿觉得,选婚纱这事儿还得自己来,男人对这件事从来不会像女人这样热衷。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高级定制啊,只要你付得起钱,他们可以上门服务量尺寸的。”细细痛恨表姐的死脑筋,嫁了这样的金龟婿,还舍不得花他的钱。

云槿并不在意她的牢骚,因为她已经选中了一件满意的款式,正在跟设计师沟通细节,设计师非常热心的记下了她要修改的细节,又让店员替她量了尺寸。

云槿交定金,细细在一旁好奇的看着,见她从钱夹里取出一张白金卡,艳羡道:“姐,这是姐夫给你的吧,XX银行的超白金唉,抵得上运通黑卡了,可以无限额透支的,还可以享受全球所有机场的贵宾服务。”

细细羡慕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自己跟孟小白混了那么多年,那家伙连张五万的透支卡都舍不得给她办。

云槿并不知道丁骁给她的这张卡有这么大作用,她也并不在意这些,“他说给我买结婚用品用的,等买完了,我还得还他。”

“还什么还,他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自己老公的钱,不花白不花。”细细觉得表姐有时候真是不开窍。

婚纱做好之后,细细陪云槿一起过来试穿。

试衣间里,云槿刚换好婚纱,还没看清楚镜子里的自己,就先注意到了身后的人。回头一看,那个幽怨如女鬼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丁骁的前女友安思洁。

八格牙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来了你就别想跑,看老娘怎么拍苍蝇一样拍死你。

云槿对着镜子左照右照,当她是空气。

第 14 章

“你穿这套婚纱,一点也不好看,身材太差了。”安思洁看着云槿,觉得她太胖,比起细如柳枝的自己,她像棵柳树。

“我老公不挑剔就行。”云槿知道她这是找茬来了,笑逐颜开的应对。

“你知道丁骁最喜欢哪种体位吗?”

“我将来有的是机会实践,你只能在梦里回味。”

两个女人在镜子前唇枪舌剑。

“你以为他是真想娶你,他不过是跟我赌气,你看着吧,只要我勾勾手指头,他就会乖乖地回来。”安思洁气得俏脸扭曲,开始口不择言了。

“拿自己一辈子的幸福跟你赌气,这赌注可够大的,我输了他也赢不了,我跟他才是一根藤上的蚂蚱,没你什么事儿。”云槿心里气坏了,却不肯输了气场,气急败坏并不能打败对手。

“我无心恋战罢了,要不怎么能轮到你呢。你当心点哦,丁骁很怕他妈妈的,他什么都听他妈妈的,不会听你的。”安思洁一直以为是李凤霞不喜欢自己,丁骁才会选择云槿。

“男人都恋母,怕妈妈也没什么不好,养儿方知父母恩,丁骁还没有儿子就知道孝顺妈妈,多好啊。”云槿气沉丹田,运起一口中气,化作动力,和安思洁战斗到底。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