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妇乱伦/求你太深了顶到花心了/兽奴的幸福生活

安然不说话,看著枫情,他的样子现在看著好像还在难过。

“安然,怎麽办。”枫情嘶哑著嗓子说道:“他们两个谁我都不想伤害,可他们谁都不放弃,我没办法选择其中一个,没办法……”

因为知道没办法选择哪一个,当初才自暴自弃地打算,将宝宝们送给各自的父亲,知道宝宝的名字後自己就离开,然後和安然去世界各地闯荡流浪,知道自己的身子很虚弱,但自己不想管,想让身体一直虚弱下去,然後在他流浪到某一个地方的时候支撑不下去,在那谁都不认识自己的地方埋葬。

他想这样结束就谁都不伤害了,可能安然会伤心,可自己和他毕竟只是朋友,安然再伤心难过总会过去的。

他以为这样结束最好……

可是那两个人不放弃,奉上更甚以前的疼爱,关心他的身体,害他身体越来越好,害他差点丢掉了当初的念头。

“怎麽办,他们的爱那麽真那麽深,我却不知好歹地还想不要,可我要哪个都不行,怎麽办怎麽办啊──”

“办法会有的,别哭。”发现枫情眼角湿润马上有哭出来的迹象,安然感觉安慰。

枫情吸吸鼻子,将要出眼框的泪水眨回。

“安然,你说我有哪里特别好吗,值得他们两个那麽坚决吗?”

“你哪里都不好,总是擅自下决定不管别人的感受,只是自以为是为大家好,以前还有一张脸还行,现在瘦得脸也丑了。”安然撇嘴说著打击的话。

枫情泪水一下子飙出来。

“你才哪里都不好,呜呜呜……”太打击人了呜呜。

“我身体就比你身体好。”安然站起身,“我走了啊,你少哭点,眼睛会瞎掉的。”

走出门外关上门,安然一转上就对上两双杀气沈沈的眼睛。

搞什麽,让他进去是让他安慰安慰枫让枫心情好一点,他居然让枫又哭了?!

埃里克特和索古拉想捏死眼前的红头发,安然耸耸肩,小声说道。

“你们叫我去没有的,关键是你们两个,他的负面情绪是因你们而产生的。”

“该怎麽做?”埃里克特沈声问。

安然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离开他,或者接受三人行。”

“三人行?”索古拉问,离开是不可能的,後面这个三人行是什麽意思?

(0.7鲜币)兽奴46

“就是别争了。”安然娓娓说道:“你们也看到了,他爱你们两个,所以没办法从你们当中挑选一个撇去另一个,他没办法抉择你们就别逼他了呗。”像他这样,那两只狼一点矛盾都没有,多舒坦,只是应付两个X欲高强的色狼让他著实有些累。

“这怎麽行。”埃里克特立即反对,他从没想过让旁边这个小鬼一同分享他的爱人。

“当然不行。”索古拉也反对。

“那随便你们。”安然摊手,表示爱莫能助,走了。

埃里克特与索古拉互相瞪视一眼,冷哼一声,走进房内,哭泣的枫情抬起头,迷蒙的双眼看到模糊却很熟悉的两个影子,泪唰唰唰流得更凶了。

“别哭了,眼睛都睁不开了还哭,乖啊别哭了。”埃里克特坐到床边抱起枫情让他的头枕到自己大腿上,替他擦眼泪。

“是啊,哭地好像脸上多了两颗R,丑丑的,再哭R瘤就更大了。”索古拉也坐到床边,轻轻抚著他的脸细细安慰。

枫情抽噎著,鼻子皱著,双眼水蒙蒙的,吸吸鼻子,哽咽道。

“我便丑了,你还喜欢吗?”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