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王的侍妾/非主流的故事/末语无言

“主上的邀约,还没人回绝得起,末少主,若想见见那天韵楼主,这就请吧……”

白依依躬身伸手做邀请状,可只有她知道,在她话说完的同时,全身立刻像浸在了寒天腊月的冰水里一般,僵硬得几乎无法动弹,脸上的笑容更是难以维持。

没有人看清末语的动作为何,只是见一个淡紫色的身影在杀盟的十几人间来回的穿梭舞动,那诡异如同鬼魅般的行踪让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只听见空气间那些骨头或是断裂或是脱臼的“咔啦”声响,有几人反应过来,却被另一个一抹灰色的身影飞快地制住,动作了几下便停在了原地,显然,这些人远不止十三人,在末语和瑰动作时,又有几个人闪身冲向了马车旁的炎风,却在霎那间被一个橙色的身影给拍落在掌下,R身相接的闷声带着骨骼碎裂的脆响,隐在暗处的几人已经躺在了炎风的脚边,大口地呕血,而橙衣的魉则是一脸肃杀地站在炎风的身边,双手在身后交握,眼睛微眯,双耳微动,戒备地看着四周。

白依依直到今日才明白,杀手有时也可以淡笑着如若平日来杀人于无形之间,四肢成不规则的扭曲状如同烂R几条一般地躺在身旁,整个人狼狈地趴在地上,满嘴的泥土,而不远处的几名属下狼狈之色不下于她,但总体来说,被末语脱去四肢远要好过她手下那两人的一剑一掌,至少她们尚能活命,武功也能恢复,而那些人,恐怕不出两个时辰,便是呼吸全无了吧……

“告诉她,动了我的人,要做好后悔的准备……”

末语轻轻蹲下身子,俯身在白依依的耳旁说完,便带着淡然的笑意从白依依的怀中掏出一个纸筒,然后起身,拔掉火信,“嘭”的一声炸响,半空中出现了一个五彩的烟花,而末语在地上那些人的惊愕神色中,迈步走向不远处已经看呆了的几名锦衣女子。

“瑰!”

末语的话音刚落,一把雕刻J美的长形方盒便出现在她的眼前,瑰一脸平静,但眸中也显然有着剑客该有的激动,看来,这把冰刃还真是个好东西呢!不过,对末语来说,这些不过是破铜烂铁罢了。

“东西还于你,还请诸位答应在下一个条件……”

将手中的长盒交与方才大喊出声的那名女子,末语淡然微笑,可看在这些人的眼里,那就是□裸的威胁。

“小姐送还我庄至宝,在下已是感激不尽,有何条件,但说无妨……”

深蓝色的锦袍女子虽然畏惧面前这个女子的诡异制敌手法还有属下那狠戾的功夫,但毕竟还是管了她们山庄的闲事,这便是有恩于她,心下的畏惧也渐渐变成了敬畏和感激了。

“今日之事,烦请各位离开此地后尽数忘记,否则,会惹来杀身之祸……”

“此话怎讲?”

深蓝锦袍女子一脸讶异,瞪大双眼看着末语,而末语则是使了个眼色,瑰缓步上前,递给仍瘫坐在地上的几人几枚灰色的药丸,便退回了末语的身后。

“方才我放了那白依依的联络信号弹,不出半个时辰,便会有人前来接应她们,这药能解去你们身上的毒素,还是速速离开吧……”

“哎,这位小姐……”

锦袍女子还想再问,末语却已带着一脸深不可测的笑意转身离开,几人动作迅速地上了马车,扬尘而去。

“少庄主,这东西能吃吗?”

蓝衣女子身后的一名淡粉装束的女子握着手中的药丸,迟疑不定,却见少庄主一言不发,毫不犹豫地吞下了手中的药丸,但眼神仍旧盯着那消失在林中的马车方向,好一会儿,待身后的几人都吃下了药丸,开始恢复了气力,蓝衣女子才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尘土。

“今日我们偶遇强盗,不敌之下侥幸脱逃……”

身后的几人没有说话,她们知道少庄主是答应了那个女子的条件了,视线不禁调向不远处躺着的十几人,身子抖了几下,那女子是什么人?竟然如此神秘莫测,身形鬼魅,这般出色的人物,她们竟然半点印象都没有。

“听清楚了吗?”

蓝衣女子突然放大声音,沉声喝道,打断了身后几人的思绪,几人身子一震,连忙正色躬身齐应。

“是,少庄主!”

几人随着蓝衣女子翻身上马,迅速奔离了树林,而她们不知道,她们的少庄主功力过人,方才也是身遭暗算才会脱力受伤,既便如此,她还是听见了方才那些人的对话,也听见了那女子的名姓从白依依的口中说出。

“你……便是末语么……”

续之 血衣(上)

“拜见门主!”

末语刚进门,一抹绿色身影便已跪倒在地,躬身下拜,末语的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皱。

“诏蓉,你乃诏国国主,已非我门鬼众,还是起身说话吧……”

诏蓉抬头看了看末语,眸中的落寞一闪即逝,但还是站起身让开路让末语坐定。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