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一次又一次挺入_公交车上干mm,龙宫

说实在的,要是这鬼拘捕的态度要是不那麽坚决的话,我们还可以多赚点。可人家既然敢当恶鬼的骂名,自然不是省材的炉子,除了哭爹喊娘外加尽力反抗之外还死不悔改。一般情况来说,我们五个对一个应该游刃有余,可这仅仅是针对对方不那麽厉害的“一般情况”下而言。对於这种报著必死决心的孤魂野鬼来说,怎麽著也要跟我们拼个鱼死网破。俗话说得好,不要脸的怕不要命的。我们这群人没挨几下就得吃个药缓一缓,那边却可以撑到死都不休息。虽说每次任务完成後大家可以分到了不少好处,可光吃金创药紫丹罗就得用去一大半,剩下的不多点也在抓鬼的路途中消耗怠尽。算来算去都没赚到,还白白挨一身伤,著实不划算。

这不,半个月下来两人顶著满身淤青,依旧吃著咸菜拌饭。看著对方的熊猫眼,喷饭爆笑的结果是:我们决定换种方法赚钱。

思来想去,突然想到久久未归的师门,顿时灵感一来。想我貌美如花几千年如一日的模样,多半是有饭吃的主。怎麽著我也算是她得意弟子之一,如果我去求她也许可以捞个什麽差事混口粥喝。说走咱就走,拿起破破烂烂的青钢刺空腹直奔盘丝洞方向。飞也似的速度,不为别的,就盼著还能赶上师傅那边丰盛的午餐。

出门没几步,想到刚才端著碗傻愣的枫,我又折回家对他吼道:“你也回师门看看有没有什麽赚钱的差事可以混口饭吃的,快点,别再喝了!”说完打掉他手中那碗可以当镜子照的稀饭,再次无视他茫然的眼神匆匆出门。想到盘丝洞食堂中三荤两素的经典搭配,心中不住呐喊:“师傅,你可吃慢点。没吃午饭的狐狸我,来了!”

幽月情梦(十三)

在师傅打完了十七个喷嚏後,我坐到了盘丝洞的食堂中,美美的吃上了结婚以来最丰盛的一餐。事实证明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师傅的眼珠子一转我就知道今天这顿吃得必定有点贵了。为了不让枫上房揭瓦当掉赔款,我只能被迫签下不平等条约──每天帮师傅搞定二十件棘手的事。作为交换,她管我每天三顿加宵夜吃到撑。虽然不满意,但尚可接受。对於师傅那种抠到姥姥家的性格来看,这样的条件已算优厚。不顾师傅的白眼,我兴冲冲的揣上三十个包子一坛女儿红,回家是也。

见到枫扔给他那堆肉包子,在他狼吞虎咽之余告诉他我今後夥食有靠了。枫塞完了三十个包子後,打打饱嗝儿告诉我一个让我很费解的消息:他决定去学手艺赚钱。看他呆头愣脑的模样实在不像可以学得会什麽的主,为了他的自尊心我还是鼓励他勇敢的去不用考虑我,自各安心的去吧。其实心底暗自欢喜这下俩人都不在家吃饭,家里可以省下好多买米钱。没见到他微微的落寞,吹灯落枕美滋滋的睡了个好觉。夜里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低喃什麽“你怎麽舍得我离开”之类的歌词翻版,寻思著怕是白天回师门听小妖们唱太多了,於是也没多想翻身继续睡。

第二天,天蒙蒙亮,我恍惚间看到床边有个人影。吓了一跳的我一下惊醒,见是枫在那发呆才松了口气。他向我被吓到,温柔的拍拍我的头笑道:“我马上就要出门了,你也快起来吧!有时间我就密你,一个人做什麽都要小心。”语闭紧握那支五成新的丈八点钢矛,急速起身出门,头也没回的离开。见他走那麽急,我突然觉得有点郁闷,也不知是不是没睡醒的缘故。这是我们结婚以来第一次分开,气氛有点怪异,可到底怪在什麽地方我却说不出来。只觉得有什麽东西开始不一样了,自我安慰的想:也许只是我心理作怪吧。压下心头的不快,拉起被子捂住头,不愿多想的准备睡个回笼觉。

闭著眼绻在床上,脑子却清醒异常,就连风吹著门动的声音也超级清晰。风吹著门动?咦!不对!枫出门的时候是关了门的啊──正在害怕,忽闻到熟悉的气息,原来是枫。不明白为何他回去而复返,心里却美滋滋的。正想坐起来吓他一跳,恶作剧的想法被他覆上来的一只手打断。温热的手掌透过薄薄的被子传到我背心,真感到昏昏欲睡,却听到枫无奈的低语:“我会给你最好的,你为什麽不相信?”我觉得他这句来得有点没头没脑的,没来得及问清原委,就听到他已飞奔出门。

这麽一走,便是一个月不见,也许习惯容易让人思念。所以我总不由自主的想到那天的疑问,还有那天那些莫明的话语。可是我没多想,也不敢多想,继续鸵鸟的每日回师门蹭饭吃。

说实在的,这师门饭不好吃啊。那BT师傅鬼点子不是一般的多,我在她手下基本就成了杂役奴隶加长工。三不五时的就要我去打强盗抓老虎什麽的,末了还要我去帮她买这样买那样。就拿这次来说吧,说什麽九转还魂丹吃了去斑,非叫我去给她弄一瓶来。我摸摸我空空的钱包,再摸摸我空空的胃,苦著脸去商会妄想找寻价格低廉点的九转。

磨磨蹭蹭到了商会,在乱七八糟的商店中想找一家卖得最便宜的,找了个遍却一无所获。想到商店中那高昂的九转,还有渐渐远去的晚餐,没来由的心情一阵低落。摸摸空空如也的胃,我转身离开商会。由於去势过猛,撞到了一个人。正想说对不起,却看到来人手中把玩著一瓶我梦寐以求的九转还魂丹。

顺著瓶子往上看,看到一双含笑的眼,这时我唯一想法是──我晚饭有著落了。

幽月情梦(十四)

开心的冲上前接过枫手中的九转还魂丹,乐呵呵的随著他到酒店准备美餐一顿。

“烤鸭豆腐长寿面,豆斋果桂花丸佛跳墙……”光就点菜就花了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也没顾著跟他客气,就著梅花酒扫荡完了一桌子菜。酒足饭饱打著饱嗝儿才发现,枫几乎没动筷子。难道是被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吓到了?可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和我一次吃饭啊!虽然我是比平日吃得快了一点点,多了一点点,可也不至於吓傻了吧。

有点担心的用手在他眼前晃晃,见他开心的握著我满手的油腻道:“老大,现在开始我要跟著你,一辈子牵著你的手不放开。”我有点奇怪他突如其来的甜言蜜语,真不太像往常的他。不是家里出什麽事气坏了脑子吧?

想到家里那个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的屋顶,我担心的问:“你今天怎麽了?是不是家里的瓦片掉下来砸到你的头了?”他听了我的话脸色变了变,摇了摇头,故作深沈起来。我怀疑是什麽妖怪幻化成了他来骗我,於是使劲拧了拧他瘦瘦的脸皮。在留下了两个又红又油的指印之後,才确信了其主人的真实性。

见他捂著脸两眼盯著餐桌上的一遍狼籍,我警觉的问:“不是没钱付帐吧?”天啊!要让我在长安的酒楼洗碗抵饭钱的话,我是十辈子都抵不完啊!见他苦笑的摇摇头,我顿时放下了快蹦出嗓子眼的心。又不怎麽明白他一副苦瓜脸所谓何事了,难道有钱吃饭了还不值得仰天长笑几下来庆贺麽?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