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的第一次,多情将军樊哈儿—快穿之水乳交融

“女人,你是不是恶魔派来诱惑人间的妖精。“权志龙低哑着嗓子,吐露出他不平稳的情绪。收回黏住的视线,强制得回过了头,却又被微微嘟起的嘴唇诱惑了心神。伸出手指来回抚弄着秦慕楚的嘴唇,然後向下捏住那精致的下巴,满含qing=se得伸出舌头舔了舔。权志龙危险地眯了眯眼,他已经管不了这莫名睡在他酒店房间浴缸里的女人是怎麽进来的,又有什麽企图。现在只想狠狠得吻她,让她的全身布满他的痕迹。

权志龙用巧劲撬开她的牙关,舌头灵活地在里面搅动着,挑起啧啧的水声。可是这还不够。他一边深吻着一边死死地盯着秦慕楚的脸,想从她的表情中观察点蛛丝马迹,可是没有。秦慕楚依然像个睡美人,没有丝毫动静。权志龙看着她那紧闭的双眸,有点期待得想着如果眼前的人睁开眼,会是什麽大好光景。

微微勾起嘴角,权志龙恋恋不舍得从她唇齿间离开,然後解开了皮带扣,将裤子连着neiku一并褪下,昂扬的巨龙在被释放的那一刻兴奋得弹了弹。”小妖精,我可是有点迫不及待想尝尝你的滋味了。”

权志龙跨入浴缸,索性位置够大,他用力揽过秦慕楚分开她的腿让她跨在自己身上,两颗饱满的rufang此时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两具chiluo的routi相触的时候,酥酥麻麻的快感像一股电流冲上了他的头皮,∓quo;嗯……∓quo;权志龙不由得喟叹一声,将整个脸埋进那波涛汹涌的naizi里,揉绵又富有弹性地触感让他不自觉地蹭了蹭,这个动作让他想到了他养的小宠物家虎。随即便有些懊恼地从胸里脱离出来,看了眼秦慕楚,她依旧是那平静的面容。权志龙松了一口气却又有点失望,真想看到这张谪仙般的脸染上qingyu的样子。

这麽想着,权志龙迫不及待地用手指探入mixue,刚一进入那层层叠叠的roubi就将他的手指紧紧吸住,实在太紧了。权志龙不由得皱了皱眉,随後又加大了开垦力度,两根手指,三根手指……不断地做着扩张。突然他好像闻到了淡淡的ruxiang,惊奇得发现秦慕楚的rutou竟然溢出了奶白色的ru汁。∓quo;这,真是极品……”权志龙由衷感叹,捧起硕大的rufang,hangzhu那一颗红豆,用力地吮吸起来。这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尝到人ru的味道,有点奶腥味儿,淡淡的,却意外得可口,让renyu望大增。身下的巨龙已经迫不及待地顶在mixue的入口,下意识地研磨着。∓quo;哦……这真是要命。”他不想再等了,mixue也扩张得差不多了,一手扶着秦慕楚的腰,一手扶着yingjin缓缓挤入深处。被层峦叠嶂的湿热包裹,权志龙舒服地叹了口气,感觉到那薄薄的阻碍,他深吸一口气,缓了缓动作,然後用力一挺,直接撞破了那层处女膜,顶到了huaxin深出。mixue里的roubi紧紧地吸着他的巨龙,居然是名器九曲回廊,权志龙舒服地想狠狠得将jing+ye就这麽交代在里面,他忍了又忍,才控制住自己不早早缴械。

而就在处女膜被捅破的那一刻,秦慕楚感觉到一股疼痛,悠悠转醒。她吃痛得皱了皱眉,颤颤巍巍得睁开了眼睛,却对上了一双沾染qingyu不满血色的眼睛。身子不自觉地向後退缩,却牵动了下身交合的地方。∓quo;嗯……”疼痛带着酥酥麻麻的快感传到神经各处,秦慕楚不禁仰起头来。

“小妖精,你终於醒了。”权志龙双手托着秦慕楚的naizi,挑逗得将rutou塞进嘴里吮吸,下身缓缓挺动着。噗噗噗的声音在水下显得闷闷地带着诱人的性感。

∓quo;你是谁?不要这样……嗯啊……”秦慕楚的美目染上了欲色,迷蒙地看着权志龙,感觉到rufang和mixue儿正被陌生男子侵犯,虽然伸手推拒着,却是没有半点力道,mixue儿和rutou的汁水却是流的更欢了。

∓quo;不要?不要这样?”权志龙用牙齿研磨着娇嫩的rutou,看着秦慕楚身子一阵阵战栗,满意一笑。“还是这样?”随即又更坏心加大挺动的力度,先是几乎从mixue内抽出,只留下guitou浅浅的埋在里面,然後再狠狠地插入,一举贯穿huaxin。反复choucha几个来回,秦慕楚早就被操得全身酥软,只能附在权志龙身上,jiaochuan连连,mixue儿里的roubi更是颤颤巍巍止不住得收缩着。

“小妖精,想夹断我吗?乖,放松一点。”权志龙被夹得很爽却也很疼,实在是太紧了,他都难以抽动。伸手探向两人的交合处,准确地找到了花核所在,rounie起来。感觉到她放松了些,便开始大力抽送起来,每一次撞击都深入顶开子宫口,他很享受huaxin包裹guitou的舒服感,气息更加粗重。

∓quo;小妖精,你叫什麽名字∓quo;权志龙动情不已,恨不得就这麽在秦慕楚身上死掉,即使是第一次他们的身子已经这麽契合。他突然有了种疯狂的念头,既然她出现在他眼前,而他占有了她的第一次。那麽以後就当他的女人吧,让他操一辈子。似乎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权志龙看着秦慕楚的眼神更加chiluo裸。

秦慕楚被无尽的快感包裹着,听到权志龙的问话,下意识地咬着嘴唇不想回答他。这个陌生的男人带着也她手指所不能企及的快乐,但是当她对上他那危险地眼神就知道他不是什麽善类。

∓quo;不说吗嗯?”权志龙用手掰回秦慕楚偏过去的脑袋,凑过去,鼻尖紧贴着对方。而秦慕楚早又闭上了眼睛,不去看他。

“呵呵呵……”低沉的笑声从权志龙喉咙深处传来,胸腔的震动带动着紧贴在他胸膛的两颗大naizi。

“你不说,我就不动哦。”说罢,权志龙便停下了choucha的动作,转而用手蹂躏起那两颗naizi,用力挤出各种形状。

“唔……”秦慕楚难耐地动了动身子,睁开眼看到权志龙似笑非笑的表情,有些气恼。倔强得咬着嘴唇就是不说话。虽然她的mixue儿现在很空虚,好想他动一动,这人怎麽这麽讨厌呢,秦慕楚嗔怪地睨了权志龙一眼。

“真是磨人的妖精。”权志龙被这眼神一勾,本就忍得很辛苦更是忍不住了。从她的身子里退了出去,然後一把抱起秦慕楚,不管身上湿漉漉的,就踏出浴室,将她狠狠地丢在kngsze大床上。

两人的性器分离,秦慕楚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身子一轻,被抱着出了浴室,然後就感觉被重重一抛,昏昏沉沉跌落在柔软的床上。缓过劲儿来,便发现权志龙伏在她的上方,而她的双手被权志龙紧紧地握住,mixue儿的入口也被他的巨龙死死地抵住。秦慕楚直视着权志龙的眼睛,她看到了散乱着头发,一脸狼狈的自己。

∓quo;看着我,记住,我叫权志龙,不管你叫什麽,你都会是我权志龙的女人。“说完,下身一挺,两人又紧密结合,权志龙充满占有欲的眼神紧紧地锁着秦慕楚,不容她逃避,而秦慕楚毫不示弱得瞪了回去,两腿勾起,盘在权志龙的腰肢上。一番灵与肉的较量,现在才开始。

“叮,欢迎来到系统空间,我是萌萌哒的小萌~专门帮助宿主在各个世界玩得尽性~”

秦慕楚被做晕过去後,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置身於一个混沌空间之中,她的前方还飘着一个奶白色的肉圆子。

“我是在做梦吗?”秦慕楚皱了皱眉,腹议道。

“不是哟~人家可是货真价实的系统萌物呢~主人~”小萌不满地撒娇着。

“一切都是你搞得鬼?到底是怎麽回事。”秦慕楚刚醒来那会儿完全没办法思考,她明明是在自己家浴室里滑了一跤,怎麽就出现在明显是酒店高级套房的地方。而且还跟那个叫权志龙的……想起那场酣畅淋漓地xingshi,秦慕楚两颊升起了粉色,心也随之一荡。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