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幺日儿媳/少将不要了插太深了/童小囡重生手册

“你们认识啊?”童童瞧瞧这个,看看那个,一脸好奇。

“见过几次。”蔚央对她微微一笑,又朝陈昊言点了下头:“好久不见,你长高了许多。”

陈昊言在蔚央面前显然很是拘谨,他原本还想跟童童再聊聊的,但蔚央出现了,他哈哈了两句,也就转身走了,临走前还不忘跟童童抛个媚眼,顺便表达一下希望以後能互相联系的心情。

☆、(10鮮幣)52、失控了

52、失控了

蔚央心里是不开心的,可他没有表现出来。他不想让自己任何情绪化的一面被童童看到,他希望在她心里,他永远都是最好的。所以即使陈昊言流露出很喜欢童童的意思,他也仍然强行克制着自己,虽然没有多麽生气,脸色也如常,可只有他自己知道拳头握得有多紧。

摸摸童童的头,落座,然後把她拉到自己大腿上,见她的裙摆被压在下面,又给她拿出来。童童噘着嘴巴搂住他脖子,可不开心了,小屁股在他膝盖上蹭来蹭去的:“哥哥,我们什麽时候回家呀,这里一点都不好玩。”她谁都不认识的诶,以後这种无聊的宴会她打死都不来了╭(╯^╰)╮

蔚央又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想回家啦?”

当然想,回家她可以窝在房间的大床上,爱看电视就看电视,爱上网就上网,想怎麽翻滚就怎麽翻滚,总比待在这里强。

“那就回吧。”说着就牵着她要走。童童却在这时候怂了,她巴住沙发不肯动,抬头问:“我们就这麽走没关系的吗?陈老不会生气吧?!”再怎麽说他们也是代替爷爷来祝寿的,到了不到一小时就要回去……是不是太不给陈老面子了呀!

杞人忧天的小家夥。蔚央笑着掐掐她的嫩脸蛋,把她捞到怀里,说:“没关系,我跟陈老打了招呼了,咱们可以先走没关系,他跟爷爷的交情又不需要这样才能体现。”两个老人家来往一辈子了,这根本算不得什麽,再说了,今天这寿辰来往祝寿的人不少,他们就是留下来也没什麽用。只要心意到了就好,其他不重要。

“真的吗?”漂亮的大眼睛陡地发出亮光,童童高兴的不得了,恨不得马上就到家。

蔚央牵着她从侧门走的,几乎没什麽人看见。两人快快乐乐地回到车上,半路又去买了些小吃,童童坐在车里啃煎饼果子,别提有多开心了。

到家後,卤味啊热干面啊等等吃的都被童爷爷抢走了,童童也不在意,反正那些本来就是买给他老人家的。一到家,蔚央就被蔚爷爷叫到书房去问话了,童童就自己回自己房间,开了电视,抱着爆米花坐到床上,吃得那叫一个开心。想想这样的好日子也马上就要结尾了,心里不由得有点痛苦失落……跟放暑假的感觉不同,其他人都要上学上班,只有自己可以整天无忧无虑地玩,这是件多麽快活的事情啊!不过再快活也就这麽几天了,马上就要开学了。

塞了颗爆米花进嘴里,童童歪着脑袋看着电视上的综艺节目,不怎麽好笑,戳不到她的笑点。眨眨眼,蹦下床抱过笔记本,登了Q一看,好多同学都在,大学的群里正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晚上的篝火晚会表演,还有人拍了照片上去。

这都是她新的生活呀,跟前世完全不一样的生活。童童满足地笑了,她的要求并不高,哪怕自己不能重新活一次,只要家人都能过得好,很开心,那也就足够了。不过就目前看来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她也就不强求更多了。

玩了会儿就觉得有点累,眼皮上下打架睁不开,但困是困,却又不想睡,一时间纠结的不行,最後抱着电脑倚着床头睡过去,连自己都不知道什麽时候睡着的。

蔚央进来的时候童童小脸酡红,乌黑的头发掩盖住了半边的脸,小嘴粉嘟嘟的,睡得正熟。他轻手轻脚地走过来,小心翼翼地把电脑从她怀里拿起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然後伸手去脱她的衣服。小丫头回家来连衣服都懒得换,直接钻床上了就。

裙子脱掉後露出白色的可爱xiōng衣,小小的隆起令人血脉喷张。蔚央已经二十多岁了,不是毛头小子,但处男之身到现在都没交出去,他也不知道是为什麽,明明有那麽多美丽且知性聪敏的女人示好,可他对她们一点感觉都没有。如果能够忽略之前跟囡囡之前的那个吻,他甚至可以欺骗自己说是暂时对女人没兴趣。

但事实不是这样。蔚央眉头皱起来,他怀疑自己有恋童癖,但看了其他好看的小女孩儿,却是一点亲近的意思都没有,更别说是跟她们亲密接触了。世界上恐怕也只有一个童童能够得到他所有的情绪和感情,偏偏小丫头才十二岁,根本就不自知。

给她换衣服的次数,蔚央自己都数不过来,童童简直可以说是他带大的。她来例假,都是他一手照料调养的,这娇嫩嫩的身子,从小到大他不知道看了多少回,可现在他居然有点紧张,心脏怦怦怦地在跳,好像一个愣头小子。

穿着xiōng衣睡对她的发育不好。蔚央如是想,伸手到童童颈後解开了蝴蝶结,取下了印着卡通小猫咪图案的少女内衣,一股甜甜的糖果香扑鼻而来,蔚央很犹豫,但还是把那小小轻薄的布料放到鼻端轻轻嗅了一下,然後跟做了什麽坏事怕被人发现一样连忙叠好放整齐,伸手把童童抱起来往被子里面放。她是那麽香那麽软那麽娇小,抱在手里感觉跟一个甜蜜蜜的糯米团子一样,牛奶般的嫩肌滑嫩无比,蔚央深吸了口气掩饰住xiōng口的悸动,一不小心眼睛看见了娇rǔ上两粒小小的粉尖儿,虽然rǔ房不算大,但青葱羞涩的隆起是那麽容易让人心动。

他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下,然後做贼心虚一般火速收回,脸色难看至极。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猥亵未成年少女的变态一般……在这样的罪恶感下,他连忙把睡衣给童童穿上,被子给她盖起,然後看着她甜美的睡颜,突然无声的笑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