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放松点我抽不出来-被男同桌摸下面吸奶H文|只想要你

接触到指尖的异物,女人才发觉自己刚刚是直接从男人裤兜里拽出ji=ba捅进自己身子里的,眼看自己早已浑身chiluo,不知被男人亵玩多少遍了,而男人其实到现在仍旧穿着睡衣,如果忽略掉裸露在空气中的男xingyu望。啊,要疯掉了!真是yuwang折磨人啊!她将小脑袋搁在男人的颈脖间,轻轻地点了点头,闷闷的说,“好~~”然后抖着双手,慢慢的解开男人的纽扣,一颗,又一颗,男人在她下身浅浅的套弄,好似鼓励她的继续般,配合着她的动作,给她丝丝安慰,在她磨磨蹭蹭间,终于把男人的睡衣纽扣全部解开,看着男人展露出来的健壮胸膛,结结实实的八块腹肌,让女人不由直了眼,好想伸手进去摸摸啊。

男人见女人对着自己的身体发呆,不由又是一阵好笑,好似知道她心中所想,牵起她的小手儿往敞开的睡衣间摸去,让她的掌心触碰到自己真实的routi,感受到那充满力量的肌肉,散发着高温的肌肤,控着她的软软嫩嫩小手儿的滑过,让他的呼吸渐渐粗喘起来。望着她的如花的脸蛋,调戏道,“满意吗?小家伙?继续脱,嗯?”继续带着她的小手儿滑至腰部的睡裤处,然后收了收自己的手抱着她的娇躯,在她纤细的脖子上落下点点轻吻,“自己来,嗯?好不好?”然后执着的在她颈间种小草莓。

女人被他亲吻得痒痒的,身子也越发的娇软,主动侧着脑袋,露出大片肌肤让他抚慰,“好~~”双手拉扯着他的睡裤两侧,连带着他的子弹neiku,使劲往下一个拉扯,从他的臀间退去,好似不够,还屈起自己的长腿,扒拉着男人的裤子,让它完全从男人的长腿上褪去,一番动作,让她累哭,男人随着她的动作,更加细密的咬着她的颈脖,给她带来些许刺痛,女人抬手摸了摸男人粗硬的黑发,贴着他的头,柔柔地说,“好了~脱完了。你,轻点咬,有点疼。”

知道男人憋坏了,嫌她磨蹭,她只能这般蹭着他,抚着他,顺着他。却发现男人听到她的回话更加来劲地咬她的脖子,重重一吸,偏要吮出红痕才放过,不由又是一痛,真是够了,这人到底要怎样啊!好一会儿才听见他嘟嘟囔囔道,“嗯~衣服!还有衣服!”女人才回过神来,看着只是被她解开扣子的睡衣,想起方才男人的动作,指尖好似还留着他的温度,脸蹭的一红,手慢慢的向他的睡衣移去,闭上双眼,慢慢从拨开的纽扣处拉开睡衣两侧,想从剥掉去,“你~~嗯……抬手,啊……”男人挺弄起下身催促着她加快动作,他被她撩拨得快要爆炸了,一点也不好受好吗!闻言,他抬起自己的手,配合着她的动作,历尽千辛,终于将睡衣剥落掉了。

两人不由送了一口气。太虐了,tiaoqing也不是这样调得呀,都要憋坏了。男人麦色的肌肤与女人白皙的肌肤随着体位相交重叠着。他抱紧她细小的腰肢,蹭到她的耳边,朝里吹了口气,小恶魔般邪邪的说,“宝贝,你准备好了吗?”然后身子往上一个用力挺动。

================================================================

================================================================

热乎乎的男性气息吹拂进她的耳洞,挠得她的耳朵可爱的抖了抖,泛起了红色,双手用力圈紧他的脖子,让自己chiluo的身躯大面积摩擦着他的,双腿打开的跨在他的腰肢,全身恨不得整个贴着他,随着男人的顶弄,扭动着,蹭弄着他,绵绵软软的两只bainenrufang,晃动着触碰到男人健壮的胸膛,硬硬的小红宝石,在磨蹭间,戳到他的茱萸,两人皆被这不经意的举动弄得心尖麻痒起来,“嗯~蹭到了呢~”女人低下头,看着她的rujian尖勃起胀大碰着男人的小rutou,更加挺起它,用力撕磨按压着男人的硬珠,还玩不够似的,用ru肉左右晃荡着它,逗弄得两人又是一阵快慰。

弯起的双腿夹紧男人的腰肢上上下下的蹭着,撞着,小屁股来来回回的荡着,脚趾也因两人身体的摩擦微微卷起,胸与胸相贴,腿与腿交缠着,好不畅快。男人看着女人自娱自乐的挺弄晃动,克制着身体的yuwang,低吟出声,“玩得开心么?宝贝?”抓着她的小屁股,往下一压,自己狠狠往前一个挺身,撞得她huaxin直颤,“这样才行呐~”然后满足的发出一声属于男人的shenyin“嗯~~你这欠操得小yinwa。”只是这样的一个挺弄,女人的xue内又吐出了春水,而堵着的精水,被两人的动作早已溢出交合处,染湿了床单。

“嗯~~这样舒服?瞧你媚得.”他一个大力,结结实实得胸膛压着她的nenru,用自己的茱萸挑逗着她的,还恶劣地用手指掐着那个小硬珠,掌心按着ru肉,又掐又戳,“宝宝,你说,要是这里有奶水多好啊。”他扶着她的rutou,用指头深深的按住,揉弄一番才缓缓一阵惋惜的说出。说完见她害羞的不回话,下身dajiba一戳,戳着她的xue肉,继续道,“这样,上下流水,多么棒啊,你说呢?是不是?小浪货?”随之,捏着她的rutou狠狠一拉,似要拽出奶水让他吸食。

女人被他弄得胸部胀痛,xue道蠕动,春水涟涟,“轻点啊~~讨厌~~”听着男人越来越肆无忌惮的荤话,真的好想抽他啊。她抬手捧起他的脸,伸出小舌头,舔舔他的唇,吻着他,封住他的嘴,就是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他越说她越敏感,小身子俞加吐水。

看着到嘴边的美味,男人立即反客为主,包着女人的唇瓣,厚厚的舌头勾着她的,在口腔里一阵逗弄舔舐,嬉戏打闹,互相对换彼此的唾液。一边湿吻着一边用力匍匐耸动着下身,次次钉如女人的huaxin,左边戳戳,右边弄弄,逐一磨蹭着她的敏感点。渐渐地,发现女人呼吸不稳才放过她的小嘴,来不及咽下而顺着她嘴角流下的唾液让他又是一阵舔弄,伸出食指和中指进入女人温温热热的口腔,勾着的舌头缠着绕着,间或还按压着她的舌面,模仿着下身xing+jiao的动作,戳着手指直直地,来来回回地进出着,碰着她的牙齿还用指腹刮了刮,才放过。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