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了胸罩让男人吃奶头-不管你是谁|我成为魔界王后的日子

「欢迎来到魔界,我亲爱的王后殿下。这里的居民,魔x坚强,没有一个人是真心的。」傅利兹讽刺地向我行了一个大礼,「但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夫一妻一辈子』的确是陛下订下的规则,仅止於贵族。我和沃夫的确都算是犯了法,但是宰相和大将有豁免权,陛下g本奈何不了我和沃夫。你还是早点习惯沃夫的行为吧。我不会对你这样做了,毕竟我跟你除了君臣之外没有任何关系。」

我傻在那里,放弃了争吵,跟著傅利兹前往第十七层。

『我跟你除了君臣之外没有任何关系。』

难道沃夫就有?

☆、第二十三章 残杀地狱

『欢迎来到魔界,我亲爱的王后殿下。这里的居民,魔x坚强,没有一个人是真心的。』傅利兹夸张地对我行了一个大礼。

我就这样默默地跟在他身後走著,去参观所谓的第十七层楼。

「在这里,你最好跟紧我。」傅利兹冷冷地对我说,我还呆愣在那里抚著自己的嘴唇,上面还有他冰冷的嘴唇触感以及一流的吻功。

他看到我呆滞在那边不说话,冷笑说:「干嘛?对我的吻念念不忘?如果王后殿下想要,我随时都可以吻你。」

我愤怒地抓起地上的一块碎石,用力往他身上砸去,这并没有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看著我一语不发而且愤恨的脸庞,傅利兹又接著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在这里』这样做比较好。」说著他往旁边退了两步,第十七层正式映入我眼帘。

跟交媾地狱差不多,但是这里的生物们都相互撕咬著残杀,有些胜利者还把生殖器放到仅剩的下半身孔洞里,就这样奸尸,还是奸那个只剩下下半身的半尸。

见过交媾地狱的我,原本以为可以临危不乱处变不惊,但是我g本就错了。这边残杀的程度,简直就是分尸,跟菲尔在把我的继父撕成碎片的时候差不多。

他们残杀到最後一刻,有雄x有雌x,相互啃咬直到有一方血流乾涸。这边的生物彷佛残杀可以触动x欲一般,全身赤裸著,一边厮杀著,一边还呈现勃起状态,好像不要命或是嗑了药似地,呈现狂暴的模样。

「所以你才叫我跟紧你?」的确是很需要跟紧,我忍不住向傅利兹靠拢了两步,从秋季转到冬天也无所谓,因为旁边的地方更可怕。

「刚才你用小石头丢我的动作,那无所谓,就怕你拿的是大石头,砸出一个血坑来,我们就会被卷入这场战争之中。」傅利兹冷冷地看著我,好像在笑一般。

「如果你不要挑衅我,我也不会那样子做。」我冷冷地回应,「臣不臣的,你还是收敛点。」不知道为什麽,面对这只冰妖,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硬是要在嘴皮子上占点便宜。因为他看起来,是最洞悉一切的、却又什麽都不说的人,这种人最讨厌了。

「说到臣不臣,我刚才正想说这些。还有有些话我刚才说得不甚j确。这些人不是在战斗厮杀,是在练兵。」傅利兹看著我的下巴夸张地掉下来,嘴角好似飘过一丝笑意,「别太在意,会被杀掉的兵士们代表不适合待在军队里。」

军队……我的心头浮现不好的预感。

「王后殿下莅临我这儿,我是不是应该尽臣子的责任,带王后殿下走一圈魔界第十七层,魔界军营?」那个做梦都不想听到的声音从傅利兹身边响起,傅利兹脚步稍挪,侧著身子挡在我的斜前方,一方面可以让我看到说话者,一方面又可以随时采取防备、攻击或是带著我(也可能不带著我)的逃跑姿态。

「沃夫!」我愤恨地大叫,他现在一头金色长发绑成发辫,垂在身後,身穿铠甲,威风凛凛的很是好看,「你为什麽……」

我知道我问是多馀的。

这里是魔界军营,沃夫是魔界大将。

「我是这里的元帅,王后殿下。」沃夫跟刚才傅利兹一样夸张地对我行了一个大礼,却没有任何恭敬之意,「让我带王后殿下逛第十七层吧,宰相大人可以趁机去忙你的公事,我会『完璧归赵』地将她送回你身边。」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