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姐姐睡摸了她胸-五夫入榻|一言不合就扑倒

“好!”龙宸说完,埋在她体内的肉棒动了动,然而,下一秒,他又停了下来,“我要你亲口说出来,要我继续干什麽!”

简小西仅余的神智告诉自己,不能说,怎麽能说这麽不要脸、这麽下流的话呢?

可是,真的……忍不住了呢!

她於是“呜呜”地哭着,一边抽泣一边说:“要总裁的大肉棒……操……操我的小骚穴,大力操我~呜呜~”

“好,如你所愿。”终於听到了满意的话,肉棒也早已忍得要爆炸,龙宸听完她的话,便大力动作起来。

他扶着她的双腿,让她的腿张到最开,紧接着,他紫色红的大肉棒便如同打桩机一般,不停地插入、抽出、再插入、再抽出。

“操死你!操死你这个淫兔子!操烂你的小骚穴!”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了十足的力气,对准她早已经红肿、泥泞的花穴,用力地冲刺着。

两人下下体相连之处,紫红的巨物在粉红的小穴间不停地进出,娇嫩的花瓣被撑开成圆形,花瓣翻卷到两旁,紧紧地夹着大肉棒,随着他抽出,花瓣马上紧闭,紧接着,又再次被撞开,整个画面淫靡无比。

“噗嗤~噗嗤~”

小穴处传来汁水被撞击的声音,显示出它的主人是多麽淫荡,流了多少水。

“啊~啊~太大了!救命啊,不行了~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简小西浑身上下都被冲撞得没有一丝力气了,胸前的大白兔都撞得跳来跳去,原本撑着的腿也放了下去,剧烈的刺激让她的指甲都深深刺进了龙宸的後背,“总裁,我不行了,啊~啊~”

在简小西的苦苦哀求下,龙宸考虑到她毕竟是初次,於是又按着她快速地抽插了几十下,这才低吼一声,将精液全都灌进她的小穴深处。

他的肉棒其实并没有完全软下来,於是便继续放在她的骚穴里,让那些软肉吸着,感受着那处的温暖。

他整个人也松了下来,放弃了手臂的支撑,直接任由自己趴在简小西身上,胸膛贴着她的酥胸,下体相连,腿也纠缠在一起。

又狠狠地亲了简小西一口,龙宸轻轻一笑:“真是个淫兔子!”

简小西已经是小死了一回,她累得想睡觉,可是,身上压着他全身的重量,小穴里也满满胀胀的,实在睡不着。

她推了推龙宸的肩膀,有气无力地说:“总裁,麻烦你起来一下。”

“怎麽?”龙宸挑挑眉,“利用完了就要跑?”

“不是,”简小西摇摇头,声音带着高潮後的柔媚,又有一丝哭音:“小穴好难受。”

“怎麽个难受法?”龙宸说着,停在她体内的肉棒又动了一下。

“呜呜~好痛~好胀~好想尿尿~”

“好吧,亲我一口,我就出来。”

从刚才到现在,所有的都是他主动,说起来,这小兔子可完全没有主动亲近他呢!

这麽简单?简小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又是凑近龙宸一点,在他好看的薄唇上重重亲了一下。

呵,小兔子真乖~

龙宸满意地又回吻了她一下,这才起身躺倒一边,“去吧!”

半软的肉棒“啵”地一声,离开了她的小穴,简小西一下子又觉得有些空虚起来,紧接着,她又感觉好多好多的水从她的小穴在往外流,黏黏糊糊的。

她於是用尽全身力气坐了起来,又忍着下体的疼痛一瘸一拐地走进浴室。

浴室的镜子很大,她整个人站在那里,全身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简小西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些惊呆了!

全身上下到处是青紫不一的吻痕,乳头和小穴,都已经肿得厉害。

可是,脸上却粉粉的,满面春风,娇艳无比,简直像另一个人。

她看了一会儿,便抽了纸巾,对着镜子去擦小穴。

只见透明的水中,夹杂了很多白色浑浊的液体,是总裁大人的子子孙孙。

她羞红了脸,又全部擦乾净。

接着,她忽然看了一眼旁边的浴缸,好大的浴缸,在里面泡一泡,应该会很舒服吧,她偷偷隔着玻璃看一眼外面,只见总裁大人正侧着身,漆黑明亮的双眸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也不知道是看了多久。

简小西吓得一抖,感觉刚才明明已经擦乾净的小穴,又有东西流了出来,她颤抖着开口:“总裁大人,我可以借用一下你的浴缸吗?身上好痛。”

“用吧。”隔着镜子,总裁大人点点头。

简小西感激极了:“谢谢总裁!”

说完,她便小心翼翼,忍着疼痛慢慢地跨进了浴缸,又打开水龙头。

暖暖的热水很快便将大大的浴缸注满,热水泡着她全身上下的肌肤,原本紧缩的毛孔似乎都张开了,真舒服啊。

借着热水,又趁总裁大人看不见,她把手伸进浴缸底,找到小穴,又轻轻地伸指头进去,抠了一堆精液出来。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