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肉肉特别多/灌肠调教/继续!

管家陈妈也跟着上了楼,看着司徒傲的房间里一片狼藉,紧张的问道:“少爷,您这是怎么了?”

他巨大的咆哮声,把跟在陈妈身后的几个新来的小佣人吓得低下了头,站在墙边瑟瑟发抖。

陈妈是司徒家的老管家了,司徒傲还没出生她就在司徒家帮佣了,她是看着司徒傲从小长大的

在她的记忆里,司徒傲从小都是一个高傲的、凡事都不屑一顾的的,他也从来不把自己的喜怒表现在脸上。

如今,司徒在自己的房间里大发脾气,她还是第一次见。

她想,难道是他从国外回来之后转性了?

可能吧。

陈妈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对着身后的几个佣人使了下眼色,示意他们先下去。

“少爷,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

说完,陈妈也退出了房间,然后把门给关上。

四周恢复一片安静之后,司徒傲坐到了吧台前,再拿出一瓶酒,只是这次他变得文雅了许多。

不再对瓶吹,而是倒在杯子里慢慢悠悠的品。

金属打火机的声音,在他空荡的房间里清脆的响着,一声接着一声。

雪茄独特的香气萦绕着司徒傲,他缓慢的抽着烟,目光盯着不远处的虚无。

他薄而性|感的嘴唇弯起了好看的弧度,似乎正在想着什么。

*************************

第二天,司徒傲很早就起来了。

昨晚那股强烈的欲火一直没办法消下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冲了第几次冷水澡之后才睡下的。

被自己折磨了一晚上,司徒傲的脸一大早就黑漆漆的,看什么都不顺眼。

他一出现在客厅,陈妈就殷勤的凑了上去:“少爷,早饭吃什么?”

但司徒傲却没给她好脸色看。

他拿起报纸,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又把报纸放下,走进了餐厅。

拿起佣人涂好果酱的土司咬了一口,他的脸就突然变得更黑了:“这土司谁做的?”

一个佣人站在他的身后,战战兢兢的答道:“是厨房的师傅做的。”

“扔掉。”

把手里的土司丢到一边,他又端起了牛奶。

“谁让你们在牛奶里加糖的?”

“是……是……”

身后的佣人被他吓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通通拿去倒掉。”

“可,可是……”

“可是什么?”

听到佣人吞吞吐吐的话,他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小|姐平时都是这么吃的,所以厨房已经习惯这么做了。”

好,很好,又是司徒云儿。

怎么一沾到她,什么事都变得这么不顺起来?好像是只要一沾到她的名字,全世界都会跟他作对一般。

司徒傲微微勾唇:“这个家谁说了算?”

“是,是少爷说了算。”佣人回答道。

第18节:这个家谁说了算?(2)

“很好,从今以后,这些东西通通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

“是,是。”

佣人满口答应,但她还是久久未动。

全都倒掉,那小|姐起来吃什么?

在厨房忙着炖汤的陈妈,把方才司徒傲与佣人的对话全都听了进去。

她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献媚一样的跑到小佣人身边,劈头盖脸的就一顿臭骂:“少爷让你倒你就倒,还楞在这里做什么?”

小佣人刚来,知道陈妈是司徒家的老管家,所以也不敢得罪,连忙把餐桌上的食物全都撤了下去。

“少爷想吃什么,我这就去给你准备,她是新来的不懂事,请少爷不要怪罪。”

司徒傲高傲的扬起脸对陈妈说道:“从今天起,我搬回来住,你们以前的习惯通通给我改了,一切以我为主。”

陈妈连忙弯腰答应:“是,是,我记下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