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调教花核嗯啊/H纯肉无剧情/堕落之后 二

这个认知在为首青年脑子中闪现时,他不禁缩了缩身子,有点恐慌的咽下了口唾Y,用力握着手中的小刀,对啊!他还有小刀,刀锋逼紧少年的脖子,壮着胆子向林音叫嚷道:“你不要忘了我手上还有人质,如果你不想让他受伤就不要反抗!”

林音一愣,看了他们几眼缓缓低下了头,就当他们以为成功的时候,发现她的双肩不停的颤动,他们正不明白所以然的时候,一阵闷闷再也压制不住的狂笑拉开了静寂的夜幕。

笑的前翻后仰的林音,眼眶中都浮出了水波,她以为他们只是一群好色的胆小老鼠,只要吓一吓就会夹着尾巴逃的,可是她没有猜到他们竟然白目道这种地步,“有人质又怎么样?我他受伤和反抗又有什么关系,不要忘了是你们自己招惹我的!”

“你动下我就划一下他漂亮的脸!”为首青年作势的在少年脸上划出了道淡淡的红印。

显然这群青年没有完全了解林音话中的意思,一旁的蘇芳真咲倒是听的一清二楚,他向林音移动了几步,轻声道但口吻中却是不容拒绝的命令,“我不希望他受到伤害!”

大敌当前的青年们也无心去阻止蘇芳真咲和林音的靠近,对他们来说美色是很诱人,能吃到是很好,但是还是自己比较重要,他们不约而同为首的青年背后聚集。

嘴角往两边一翘,似笑非笑的回了蘇芳真咲一眼,“窝囊废!”

“你说什么!”竟然敢说蘇芳家少主的他是窝囊废,蘇芳真咲漂亮的眼眸中燃起了怒火。

林音丝毫不在意青年们对她一举一动的惊恐,转向了蘇芳真咲,注视着他美的冒火的眼眸(现在真的再冒火),一字一句说道生怕他听不清楚似的,“我凭什么要听你的,难不成你也要我像你一样,为了他乖乖在他们眼前用‘无私奉献’的J神为他们服务吗?”

她最讨厌那些没有本事保护心上人,还要做出一副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的样子,弄的好像为了爱你我可以放弃整个世界的可笑模样,这其实是种自私,极端的自私,是为了满足自我心理的一种扭曲表现,看似好像是无尽的爱意,但实际上这是种束缚将心爱之人,用所谓“爱”的名义捆绑在身边的一种枷锁。

“他是无辜的!”蘇芳真咲缓和了被激起的自尊试图说服林音。

她倾侧了脑袋像是在思考,夜风揽起了几G青丝翩翩飞舞,“那么我呢?我就应该为了你所谓的‘无辜的他’,仍有他们像作贱你一样糟蹋我吗?我活该倒霉喽?”

没有人应该为了其它人而牺牲的,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生存而奋斗,若失败也不要祈求他人的庇护,因为没有人应该照顾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独立的生活。

“我只是想把伤害减少到最小的范围内!”虽然这个女人的话说的实在太刺耳,但蘇芳真咲还是要辩解下自己的原则,他不是佛祖没有舍R喂鹰的癖好。

怀疑的扫了他几眼,猜想这是不是他推卸懦弱的理由,林音润声道,“那么你更应该速战速决,不要犹犹豫豫的拖到现在,这样拖下去反而更麻烦。”

蘇芳真咲蹙起了剑眉,“我不打无把握的战!”

“呵呵!”清脆悦耳的笑声在茫茫苍穹,平寂的夜晚竟让闻着有些毛骨悚然,林音倩影一闪,轻语道,“那只能说明你的无用,连心上人都无法保护的G本不配做男人!”

一失神那百般羞辱他的女子已经没了踪迹,再寻时只见她已跃至挟持人质的为首青年身前,动作之快他觉得自己就像在看好莱坞的科幻大片,简直是非人类的生物。

不到二分钟另外六个人也纷纷倒地,蘇芳真咲从小学剑道,额外的连续过空手道,可是他却看不懂那个女子用的是什么招式,甚至连她是不是在用空手道、柔道、跆拳道,或是自由搏击都看不出来,她用的很杂上招明明是跆拳道,下招忽然变成了拳击的样子,不可否认她的攻击是乱无头绪,但出奇的管用,每招下手到位又出手快、狠、没有丝毫的犹豫。

林音一把抓过了被挟持的少年,昏暗的灯光下受惊的面庞十分苍白却无损他丝毫不亚于女子的秀美,不愧有男人为他牺牲自我,不过对看习惯了魏妙君那妖孽艳容的林音来说,这楚楚动人的日本少年只能算中等货色,媚人勾魂比不上魏妙君,清醒脱俗的绝丽比不上杜蔚然,更不要说他们两个身上绝伦逸群的尊贵气势了,说中等货色也太抬他了。

泷川秀翼害羞的对林音喃喃道谢,那轻如蚊吟的声音你不注意听绝对听不到。

“唉呀,我还说呢,一个活人去洗手间去了那么久,还以为你放了我的鸽子呢,原来跑道这里来上演救美记啦啊!”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噪音除了魏妙君,还能有谁。

他一贯惑人的眉宇间带了几分慵懒,黑色的夹克衬出了修成挺拔的体态,像只正在月光下狩猎的野兽,狡诈又无比美丽,让人想在征服和被征服之间沉沦。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