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与母猪交,宝贝咱不离婚—妖颜修色坊

“说了你这是胡闹,浩儿不会答应的。”林海的脸涨的更红了,他之前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就是不愿意让林浩听到,谁知道母老虎竟然这般口无遮拦。

大夫人也不生气,反倒扯开林海xiōng前的衣襟说:“呦,可真是兄弟情深啊,有何不答应?一包春药下去,不愿意也愿意了。算了,我今天就不难为你了,你只要把我伺候的好,我就先放过林浩,不然……我可是会让他乖乖爬到我床上的。”作家的话:谢谢绯洛鸢喊喇叭的祝福,嘿嘿,那个具体咋叫俺也不清楚,总之要感谢你对俺和俺家宝宝的祝福,我会传达给它滴~

(10鲜币)第059章又见羊眼圈(限)

“你!”林海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但这母老虎说的没错,他们林家的命脉确实把握在她手中,祖业靠她投银子,连他们的父亲都是靠她用老参掉命的,最主要父亲还成了她手中威胁他们的王牌。

混的这般窝囊,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吧?柳嫿在柜子中等待著林海的反应,看他是忍下一时之气呢,还是直接拍桌子翻脸。

半晌,林海终於在大夫人直勾勾的目光下,一点点的脱自己的衣衫,刚刚动手,那张略显苍白的脸已经憋的通红了。

柳嫿暗地里摇了摇头,却感觉到身侧的林浩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仿佛随时就要爆发一般。她急忙握住了他攥紧的拳头,给他了一个“要忍耐”的暗示,林浩的怒气才略微减轻了半分,恢复了些许的理智。

柳嫿很想告诉他,如果他现在冲出去,那他哥哥做的牺牲就都白费了,但她不敢轻易出声,或许林浩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原本不想向外看,可是母老虎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哎呀,你怎麽跟大姑娘一样羞涩?今天就玩点花样,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说完打开了一个木盒,柳嫿他们在柜中看不到木盒里是什麽,但却清晰的看到林海的脸色白了几分,露出了十分屈辱的表情。

很快,母老虎又说了一些非常yín荡的话,仿佛她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也很满意林海一会变红一会变白的脸。这时候,一件小玩意套到了林海的男根处,竟是柳嫿曾经看到柳眉用过的──羊眼圈!

她心中不由啐了一口,看来那些所谓的贵妇都喜欢这种玩意。

紧跟著,大夫人又把一个金属制造的圆环卡在了羊眼圈的内圈。柳嫿上辈子做宅女,但也看过类似的片子,大概猜到是锁精环。

很快,大夫人也开始脱衣服,不得不说,她虽然性格不讨人喜欢,但身材还是一级棒的,不似少女的削瘦,反倒有一种成熟蜜桃的味道,连皮肤都是诱人的蜜色,只可惜林海根本没心思多看一眼。

大夫人看林海不是太有情绪,也不恼,不知道伸出舌头舔了一些什麽东西,便俯身趴在林海的分身处反复舔啃起来,还不时的吸出极大的响声,让人遐想连连。

终於,在大夫人的挑逗下,林海的分身也昂扬起来,他忍不住大口的喘气,似乎被什麽药物影响了,急欲找个洞口发泄一番。

“瞧你急的,来吧,可不许偷懒,不然我可要惩罚你哦。”说到最後,大夫人的语气竟然变成了之前没有的娇嗔味道,让人以为她在开玩笑,可是没过几分锺,她便拿出了一根鞭子,在林海屁股上狠狠的抽了一下,表情狰狞的说:“用力,你还是不是男人,一点力气都没有!”

柳嫿握著林浩的手,感觉到了他全身的颤抖,她看向他,发现他好像哭了,大概是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哥哥竟忍受著这样的屈辱。她心中有些酸痛,身边的男子其实就是个十六岁的孩子,竟让他面对这样的事情。

她伸手将他的头抱在自己xiōng前,轻轻的抚摸著他的头发,一下下的安慰著他,又捂住他的耳朵,不让他去看、去听……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後,大夫人终於满足了,而林海也得到了解放,被卸下了锁精环,终於痛苦的发泄了出去。

看著大夫人满意离开的背影,柳嫿都不知道该怎样走出这个柜子,林海再次面对他们,肯定是尴尬的,而林浩面对自己的哥哥,肯定是愧疚的,连她这个旁观者都觉得别扭。

最终,还是林海主动打开了柜子门,看到趴在柳嫿怀中痛哭的弟弟,眼中也流下了苦涩的泪水。

“浩儿,出来吧。”多余的话他没说,因为他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词语。

“哥,你为什麽从来都不告诉我!都怪母亲当年误信了她。”林浩哭著说道。

“子不言母之过,不要提了,再说我们不是要摆脱困境了吗?”

柳嫿在一旁并未插嘴,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开口说:“当日是两位少爷救了我的命,大恩不言谢,我会尽全力帮助你们的!”

再次回到院子的时候,林浩已经从悲伤的氛围中走出来了,哥哥说的不错,不管有多苦,他们还有希望,所以他不该把时间浪费在悲伤上。

林浩还想吃吃柳嫿做的饭菜,但明显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看到月亮慢慢的爬出来,柳嫿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林浩吃著大厨房送来的饭菜,感觉像嚼草一般,没想到他才吃了一顿,就把嘴巴养刁了。他看了眼柳嫿,说:“不是担心你身上的毒吧?放心,有我在。”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