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美娴的耻辱夜全文|巨物紫红狰狞含吞吐|露西尔

「哦,你是来问岩田家的事吧?我平时没怎麽跟他们来往,所以没什麽好说的。谁叫我是上夜校的,白天几乎都在补眠。」

b抓了抓蓬松的头,双眼惺忪的像是刚睡醒。

「不过那个女孩,叫什麽来着.........」

他想起什麽似的喃喃。

露西尔?内山看了他一眼。

「喔喔,没错。我和她说过几次话,因为她常常大半夜的在街上游荡,我每次都护送她回来。一个女孩子嘛,那样太危险了。」

内山疑惑地眯起眼。

「我说的可是实话。」

他急忙澄清。

「但我没过问什麽,毕竟是私事,不过听说和她家里的事有关,应该是压力大吧,因为岩田太太常忽视她。」

b伸了个懒腰,然後又补了一句。「这是我从其他人那边听来的。」

内山很快地写下细节。

这里的人都知道岩田悠子忽视露西尔的事吗?他问。

「几乎都知道吧,偶尔还能当茶余饭後的话题呢。」

他打了个呵欠。

「对了,我记得有一次.........」

你想起什麽了吗?内山赶紧问。

b有些为难。

「如果没看错的话,她和一个大概三十出头的男人走在一起,对方还塞钱给她...........」

huan-jiao?内山也难掩惊讶。

他唯一能想到的合理解释只有:受不了母亲的偏见而寻求不恰当的纾压管道。

「总之,我能提供的只有这些。」

他说完後便急忙进屋,彷佛做了什麽亏心事。

最後他走到岩田家,看着围起封锁线的屋子,心脏像是被灌了冰水,冷的令人忧郁。

他整理好情绪,走向隔壁的房子,里面住了一个和蔼的老太太。

令他讶异的是,她主动邀他进屋,并递上一杯热茶。

谢谢。内山向她点头示意。

「不客气。」

c温煦地笑。

「我知道你要问什麽。」

她轻啜一口热茶,苦笑。

「露西尔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她常常陪我聊天,我也把她当孙女一样。」

语气略带凄然,她说。

「可能是想弥补她缺乏的关怀吧,但还是没用,她仍走上了不归路。」

内山聆听着,心有感触。

「悠子她啊,就是太执着了,但这也不是她的错,人都是受环境影响的,她也不例外。只是变本加厉,导致了她的偏激。」

c放下茶杯,眼神交织着复杂的情感。

「伸介那孩子也挺令人同情的,得不到母亲的谅解。到头来,最幸福也是最不幸的大概是彬吧,他的出生完全是为了迎合悠子的期许。悠子怎麽说,他就得怎麽做。」

她叹气。

「彬是个好孩子,很懂事、很会讨悠子欢心。」

但他却做出了那样恐怖的事?内山狐疑地问。

c摇头,否认他的观点。

「他年纪小,根本无法辨识是非。真要说起来,那都是露西尔的报复。」

她露出凄凉的苦笑,慈悲的语气融化了内山心里最理性的部分。

「一个无言的报复。」

她哀叹,让他对那个女孩产生了怜悯。

氤氲的白烟融入空中,茶香在口中渐渐苦涩开来。

「那个家不正常,应该说从一开始就歪了。」

内山的心悸动着,他从未有过如此深刻的感受。

c抬头,扬着悲悯的笑。

「你知道在岩田家里,最残忍的是什麽吗?」

她问,神色尽是哀戚。

内山摇摇头。

对方再次叹气,像是要把心中深积已久的情绪宣泄出来。

「不是别的,正是母爱啊。」

心悸。

那是内山唯一感觉到的。

c用有一种彷佛要贯穿灵魂的眼神直视他。

「岩田悠子充满偏见的爱,正是摧毁一切的关键。」

激动地说着,她几乎忘了呼吸。

c站起身,背对他,似乎不想让他察觉她的神情。

透过窗户,她看向隔壁了无生气的岩田家。

内山偷偷瞄着c,似乎能看见映在玻璃上,她略带泪光的眼眸。

「可怜的露西尔。」

最後,她说了这麽一句话。

见过露西尔的人都对她赞不绝口。

纯真、体贴、可爱、善良........,所有正面的词汇用在她身上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她就是那样的孩子。

蓬蓬松松的棕色卷发配上一张甜美的脸蛋,就像个小天使。

露西尔的父亲强森是英国籍的留学生,和母亲岩田悠子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

他们婚姻的裂痕正与露西尔,那时才刚出生的小女娃有关。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