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自述/呃 再舔 舔的好爽/欢喜宴飨

会遭到狼咬的洛玄愤恨的将手抽回,重新拉开距离,准备伺机而动。

一人一狼的打斗就这样持续了快半个时辰,两方打得难分难舍,洛玄虽略占上风,却也没讨到什么好,雪狼的身形实在太迅速,总是差了那么一点,打的他越来越兴奋,招式也越来越凌厉。

看了一场彩打斗的秦欢虽也是直想为他们拍手叫好,但一方面怕打扰他们,一方面坏心的想着,若是现在有茶喝,有点心吃,那就真真是太幸福了

这时,打斗中的洛玄突然停下了一切进攻的招式,直身静立,双眼一闭,两手垂在身侧,整个人进入入定的状态,甚至连呼吸都似无可闻。

雪狼见状,也停下攻击,一双狼眼紧盯着他,缓慢的绕着他的周身慢速移动,气氛一时间紧绷了起来,就连风的吹动都嫌多余。

一片枯叶被风吹开,沙沙声一响,这时正绕到洛玄身后的雪狼抓住时机,只见雪狼化成一银灰残影,往他的死角一攻,厚实的大狼掌成爪拍上洛玄背上的大。

就差那么几米厘的距离一直静止不动的洛玄倏地以气绕身,整个人在未有支点的情况下,弹身后翻,就在睁眼的瞬间,迅速出手,一个简单的擒拿,牢牢扣住雪狼的背部。

哼哼,呆狼,认输了吧洛玄得意一笑,嘲笑完牠后就要将牠放下,谁知雪狼并未放弃,转身就朝他身上扑去,洛玄虽再次擒住牠下颚的脖颈处,却没挡住雪狼的一双大狼掌,直往他面上抹,地上的泥沙和着牠的狼气味就这么散在他的鼻间,臭的洛玄浓眉一皱,臭狼,你真该洗洗了别再抹了再抹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被吼的雪狼狼嘴一撇,高傲的转头,却也乖乖地收回狼掌,一个跳跃来到秦欢身边,伸出狼掌推着她。

长年的相处让秦欢和雪狼间深有默契,输了打斗的雪狼不想承认丢了狼面,又想当一切没发生过,催促着她带牠去洗澡呢。

知道其实雪狼和洛玄之间的感情也是很好的秦欢微微一笑,也不急着离开,问道:玄,打了这么久,你也出汗了,一道洗吧。

嗯,我最讨厌汗黏腻的感觉了走吧,呆狼。

被唤成呆狼的雪狼虽听话的往澡间移动,却一路上硬是要赶在洛玄身前,用着牠的大狼尾巴,使劲的扫着身后的洛玄,洛玄也不怒,只手轻松的拍开,雪狼更是来劲,尾巴灵活的左右摇摆,和洛玄的手玩起了你拍我打的游戏,在洛玄身边的秦欢见状,好笑的扬起笑容,清脆的笑声随即溢出,一行人就这样笑笑闹闹到澡间洗澡。

百度搜: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l; &quo;uf8&quo; src&quo;hp:vp.98..∓s0∓b139∓w300∓h120∓bl0∓bb0∓ls0∓∓fc∓bkc&quo;&g;

死狼,别再甩水了刚洗干净都要被你弄脏了

不肯安分洗澡的雪狼此时整个狼身站在水桶中,调皮的甩着头,对着隔壁水桶的洛玄就是一阵雨袭,甩完水的牠甚至勾起嘴角,戏谑的望着洛玄。◢傻◢逼◢小◢说,”

洛玄见状也不甘示弱,以手刀划着水,片片水花朝向雪狼泼去,看我的你这只呆狼

两人再次玩起泼水大战,可怜了在一边忙碌的秦欢,不但要注意闪躲突如其来的水滴,还得不断加水。

直到大战进入白热化,一个闪失,她被洛玄掀起的暴雨淋湿了全身,又好笑又气的她决定加入战局,水也不烧了,鞠起冷水就朝着雪狼和洛玄泼去。

欢儿,你怎么可以朝我们泼冷水

谁让你们泼到我,看招顽皮的笑容漾在秦欢的脸上,以往的她是不敢反抗洛玄的,但是经过这几次的事情,她渐渐发觉她和洛玄之间亲近多了,也不再那么怕他,刚才准备时,洛玄甚至自动帮忙,让她好生感动。

好啊,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扬起嘴角,洛玄换了攻击目标,却也放轻了力道,朝着秦欢洒水,连一旁的雪狼都对准秦欢一阵扫。

呀你们两个太奸诈了怎么可以一起攻击我嘴上抱怨着的秦欢却加大了脸上的笑容,一双小手也不停歇的持续反攻。

就这样局面成了欢乐的戏水大战,原本该洗的洗了,不该洗的也洗了。

这里好热闹啊。

直到来人轻倚着门边,妖孽般的柔面容上似笑非笑,这才让笑闹的一干人等停止胡闹,齐齐回首。

夜澜师兄欢喜的笑盈满了秦欢的小脸,她欢快的迎向离夜澜,虽没有整个人撞进他的怀中,却仍旧让她身后的洛玄心微拧了一下。

欢儿,现在都已快入秋了,妳这样浑身shishilinlin的,是想向我讨汤药喝吗离夜澜细致漂亮的狭长眉眼直勾勾的盯着秦欢,粉嫩的双唇微抿,带着一丝责怪。

这都是因为玄和小狼给闹的。秦欢可爱的嘟着红唇抱怨着。

在离夜澜的面前,秦欢总是会不自觉的显出女孩儿的娇态,在众师兄中,三师兄离夜澜是对她最好的一个,虽然只有当他们俩独处时,离夜澜才会宠溺她,在人前他也是对她不冷不热的,但是秦欢并不在意这些,小时候娘亲就曾告诉她,人要知足才能长乐,她喜欢快乐,不喜欢悲伤,所以一切的一切,只要有那么一丝的希望,她就愿意去接受,并满足着。

玄怎么改口了离夜澜弯起他狭长的眉眼笑问着,整个人透着一股妖异的美丽。

我让她唤的,怎么,这你也要管心情忽然下起雨的洛玄不耐烦的回着,夜澜对秦欢比较特别他是知道的,但不知为何,以往因此只是有些烦躁的心,在今日却像遭遇雷云般,雨阵阵,烦躁的让他突然有股想大喊的冲动。

二师兄,我怎么敢,只是好奇问问罢了。已经习惯洛玄暴躁脾气的离夜澜并不在意他的语气和明显下沉

的脸,依然挂着他招牌的迷人笑容。

夜澜师兄,你这趟有采到想要的草药了吗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的秦欢连忙转变话题,深怕脾气冲的洛玄挑起战端,却不知她这明显护航的举动让洛玄心中更加老大不爽。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