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故事细节_扶丽宝贝,大丑风流记

大丑的心怦怦乱跳。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细想,春涵不过是跟自己开玩笑罢了。自己怎么那么当真呢。她怎么可能挖人的眼睛。自己笨得够可以的。看来,我偷看她屁股,她并没有生气。想到她没有生气,大丑心里一宽。

大丑振定一下,在客厅踱步,耐心地等着小雅的到来。说实话,这段时间以来,自己想她的时候还没有想小聪的时候多。自己难道不爱她了吗?自己不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细想小雅其人,也没什么大错。接触时间少了,自然会生疏吧。

大约半小时左右,小雅背着包上楼来了。进门后,大丑一打量,小雅依然如故。清秀,俊俏,脸蛋似乎比从前丰满些了。一套合体的牛仔装,使她显得干净,利落,亭亭玉立。

小雅一放下包,便笑看着大丑。柔声问:“这么久不见,你想我不想?”。大丑故意歪着头不出声。好象在判断自己是否想念她的样子。等见到小雅脸色由喜变悲变怒,这才上前抱住她,亲了个嘴儿,说道:“你是我老婆,我不想你,还能想谁呀”。小雅眼圈一红,说道:“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

大丑一手放在她的屁股上,一边摸,一边说:“我天天都在想你呢”。小雅推开他,有几分呜咽地说:“你在骗我。那你这段时间不给我打电话。如果你不喜欢我了,你就吱声。我不会缠住你不放的”。

大丑又过去抱住她,轻声说:“你别那么多心好不好?这段时间我住院来着。好多天都动不了”。小雅一惊,忙问:“你怎么了?咋住的院?”。一双美目打量着大丑的全身。

大丑长叹一口气,说道:别提了。我太倒楣了”。于是,把自己受伤之事,很详细地说出来。听得小雅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紧紧地抱住大丑,生怕他会突然消失。

大丑搂住她,坐在沙发上。大丑问:“你妈妈好了吧?你哥哥他们怎么样?”。

小雅把头靠在大丑肩上,说道:“妈妈没事了。身体很硬朗。她常说起你。叫你好好干。还说,等我毕业了,就叫咱们结婚”。听到结婚两字,大丑的脸上有了笑容。是的,自己应该结婚了。

小雅又说:“哥哥还好吧。只是经常和嫂子吵架。他经常说,哪天也出来闯闯,象你一样,出来打工呢”。大丑叹息道:“出来混也不容易呀。外边的世界虽精彩,也很无奈。我有时真想回到家乡生活。在那里消停,安心的过一辈子”。

他想到自己来省城后的遭遇,自感幸运无比。如果自己不曾中奖,不曾遇到老李头与倩辉等人。自己现在混得一定很惨。这外边可不是到处能捡到金子的。

大丑摸摸小雅的脸,问道:“坐了一路车,累了吧?还没有吃饭吧。我给你做去”。大丑说着,要站起来。小雅说:“大丑哥,别走。陪陪我。我这些天来,经常梦见你。梦见你不要我了。你有了别的女人”。

大丑说:“别胡思乱想。我不会离开你的。我这德性,哪有什么别的女人”。

小雅突然坐起来,拉住大丑的手,认真地问:“听说,咱家里还住着一大美女。是不是”?

大丑说:“是呀,是呀。不就是小聪吗?她回家了”。小雅摇头道:“小聪回家了我知道。我不是说她。我是说铁春涵”。

大丑一听,笑了。说道:“你说她呀。是我的一个同事。她是我的房客,我是她的房东。她每月都交房租的”。

小雅拉拉大丑的胳膊,说道:“这些我都知道。我想问你,她有多漂亮。是不是真跟仙女一样”。

大丑搔搔头,讨好地说:“你也不差呀。只是她比你大几岁”。

小雅抱着大丑一条胳膊,又问:“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她?我要亲眼瞅瞅她怎么个漂亮法”。小雅接到小聪的电话,听说这个铁春涵美如天仙。小雅很不服气。自己在学校向来以美貌著称。她不信自己比不上人家。

要不是得照顾母亲,她早回来了。眼看着要开学了,她妈只好放她出来上学。小雅到省城的第一件事,便是要瞧瞧铁春涵,看她怎么个美法。不见见她,心里总不踏实。

小雅斜视大丑,问道:“大丑哥,你喜欢我,还是喜欢那个铁春涵”。大丑撇撇嘴,说道:“那还用问吗?你是我老婆,我当然喜欢你。她是我的同事,我向来不大理她”。

这几句话听得小雅大为高兴,明知这话未必全真,她还是爱听。脸上自然有了开心的笑容。

小雅问大丑:“你看我是胖了,还是瘦了”。大丑在她脸上注视一下,说道:“我看不出来呀”。小雅笑骂道:“你怎么这么笨呀。跟头牛似的”。说着,拉起大丑的手,放在自己的胸上,红着脸,低声问:“你摸摸看”。

大丑的手按在柔软而有弹性的尤物上,心中大爽。再看小雅的脸,羞意加媚态,非常撩人。多日压抑的欲火一下子窜了起来。嘴上答道:“这样摸,摸不准的。要脱光了摸才行”。

这么说着,他的嘴已经凑上来,吻住小雅的嘴儿。象只饥饿的狼一样,在小雅的嘴上舔着,拱着。那手也加了力气,毫不客气地抓弄着nǎi子。在两只奶上轮流把玩着,捏弄着。小奶头经不住挑逗,很快便硬挺起来。

小雅知趣地张开嘴,让大丑的舌头进来,跟自己的香舌交缠起来。你来我往,亲得直发响声。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