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给别人调教_边吃奶边xxoo动态图,邪恶圣战

哨塔上的水晶球快速的射出两波霹雳,紧接着发射的速度一次比一次迅捷,三波、四波……

村外的狼嚎变得撕心裂肺,显然能量球能给它们造成一定的伤害,可是罗德曼知道,那些伤害远远不够,不够阻止成群结队的苍狼。

少时,哨塔顶端的光球变得黯淡了三分,闪电魔纹已经不再发射,能量的枯竭让罗德曼内心一颤。

四周一片寂静!可是没有人会认为狼群已经撤离,至少跟它们打过交道的罗德曼不会相信;他只知道苍狼的狡猾与奸诈。

“浴凤展翅”罗德曼周身火光大作,通体烈焰流光清浊,法杖一挥,火焰幻化出两只硕大的羽翼,宛如一只灼热滚烫的凤凰在黑夜中展翅翱翔。

这是魔法师的战斗状态,呼风唤雨的本事,自古以来就让这个职业深受火凤符印的眷顾,跟重剑骑士的“战意磅礴”有些类似;唯一不同的是,骑士的入阶状态是强化攻击,而魔法师的则是用来净化身上所受的邪恶,得以沉淀心神。

哨塔的水晶球不再发出能量,窸窸窣窣的树木交割声由远而近;罗德曼没有判断错误,狼群没有离开,正在向村庄悄悄靠近。

轻盈的凤鸣席卷炫色光华,将村庄的四周照的幽黄,人群能深切的感觉到魔法带给他们的温馨。

而苍狼似乎有些惧怕!在“浴凤展翅”的辉映中,四周密林中出现了几十双邪恶的眼睛,一眨一眨时而发红、时而变蓝,无时无刻不显的诡异!

狼群中,让人大吃一惊,甚至让罗德曼也兀自颤抖不已的一幕发生了。

嗥……

这一声让整个裁决之地都陷入恐慌!这一声盖过了之前所有苍狼嚎叫的总和,村庄的两名妇女在震耳欲聋的狼嚎中吓晕了过去。

狂暴的声音,野蛮的叫嚣,甚至敢直起兽躯、扬起双爪跟罗德曼的火凤叫势;怎奈“浴凤展翅”终归只是一个战斗状态,在苍狼睥睨的爆吼下,黄芒逝去。

声音来自一只红眼苍狼,它的体型没有其它的苍狼高大,也没有别的狼魁梧,肌腱拉伸四肢、力量爆棚,头顶的一簇漆黑的毛发与发着猩红之光的眼睛,突出了它的与众不同。

嗥……

红眼狼在怒吼中豁然直起,双脚踩踏着坚硬的哨塔基石,双掌猛烈的拍打着前躯,宛如一只咆哮的大熊,腹部闪烁着微弱的红光,如一团鬼魅,瞬息万盏。

“狼人始祖莫特的直系后代!狼人?居然是一只能在暗夜变身的狼人!难道……难道黑暗没有将它们彻底泯灭么?”罗德曼嘴唇发颤,状态瞬间萎靡了七分。

狼人!这是一个邪恶的字眼,它们的称号甚至成了人类的禁忌;狼人除了长着狼头和遍体的毛发外,它们的体型还比一般人高大许多。贪婪跟无知让它们沉迷在弑杀与鲜血之中,它们喜欢找人类下手,它们是比吸血鬼更加可怕的怪物。

狼人?它的始祖是冥界之神、混沌之神、干旱和歉收之神:莫特!

很明显,此时在阿里纳斯外部的狼群,分为两种。

一种是天生的狼人,它是始祖莫特的直系后代,虽然是五代狼人,没能得到始祖的传承,却也拥有了暗夜变身的能力。只可惜它是一只饱受黑暗诅咒的苍狼,没有月光精华的吸引,只能变成不人不鬼的模样;就是这样,也足以让灵者惊讶万分!

而那些跟随狼人的忠实者,大多数是没有理智的野狼,这类型的狼血统分化,所以得不到始祖的眷顾,因此它们穷其一生也无法突破变身的瓶颈,除非月亮重现人间,除非光辉替它们净化了“五星煞”的邪恶诅咒。

否则,它们只会成为黑暗的使徒,只会用它们布满诅咒毒液的牙齿去毁灭世间的良知,最后将正义带入无尽的黑狱之中。诅咒让它们有了同化人类的属性,被它们撕咬的人,也将变成狼人家族中的一员……

随着狼群首领的变身,整座村庄外围开始变得躁动,树木摇曳、寒风凄凉,余音绕梁的狼嚎将阿里纳斯围堵成一座人间炼狱。

村民之中,大多数人面容失色,这些平日在自己的女人面前习惯耀武扬威做孤胆英雄的猎手们也开始浑身哆嗦;几名呱呱坠地的婴儿,尚未离开母亲的怀抱,他们幼小无知,含着手指目光呆滞,似乎在看着不远处的异族生物,似乎在重新审判这个世界……

“夫……夫人,快,快带着大家进房中躲避……快。”三阶魔法师显得底气不足,说话间口舌连连寒战。

“快,大家快去房中躲避,我们的家园有法师的能量罩保护,比我们在院子里安全。”索拉挽着纪氏的手,轻声的警示着周围的村民。

一群女人拥簇的回到房中,短短一刻,大多数男人也窜入房中躲避起来。

“一群胆小鬼!”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