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操60岁老熟女露脸哦-老婆不在家男人玩的|风情万种

“那换我问你了,像你这样儿闲得发慌能陪我遛狗吃饭的人,肯定没有女朋友。但是像你这么抢手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孔雀支着下巴一本正经的问道。

“很简单啊,因为我不想谈。”他双手抱臂,整个人往后靠着,仰躺在沙发上。姿势相当的闲适,不过模样却还是认真地。而且他这个姿势隐隐有种告诫的意味,不要多问,多问,他也是不会回答的。

孔雀明了,当人们双手抱臂的时候,就是在下意识的追求安全感。这个姿势,就意味着拒绝或者是自我保护。她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个错误问题,只能在下一步把话往圆了说。

“因为怕麻烦。”孔雀了然的点了点头,“是的,如果是女伴,你的举手之劳都能当成天赐,你的礼物都能成为贡品。不过成为女友就不一样了。**毛蒜皮的事她都得找电话call你,你敢不接就死定了。所有节日都要牢牢的刻在脑子里,她的生日更是要当做国庆放假一般重视。礼物必须是要送的,不送就是没良心。除开她和你妈以外的女性都是情敌,但是你所有的哥们儿她都得联系。”

说完之后她呼了口气,“所以,女伴是不能少的,女友是看着有没有的。我说的对吗?”

祁北斗挑起了一边的嘴角笑,是蛮对的,或者说,是相当的对。他问,“难道你不会这样?”

“我会啊,因为我也是女人啊。”孔雀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那你的这番话?”

“这叫自知之明。”孔雀看了下手表,“我有约,谢谢你的brunch,下次改我请你。”说着,就拎着包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还转过身跟他挥了挥手。

她请他?祁北斗听得都笑了。他什么时候会要女人请他吃饭?不过她说得那种随意爽快劲儿,也不会让人觉得反感。

他本来就是个怕厌倦的人。定不下性,也就不想耽误人了。但是眼前这个刚走掉的女人,第一次让他觉得有点想抓住的意思。不过就是转瞬之间的事情。

她有事,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比起祁北斗来,那个人还的确算不上什么很重要的人。但是她觉得跟祁北斗讲话蛮累。不能得罪,还要看心情。他心情好,就跟着他别两句反的没关系;他心情不好,你再跟他别两句试试,保不齐以后就搞得人没水喝。谁也不想得罪他。孔雀也不想。这种世家子得罪一个就是一个麻烦,路上永远都有个跨不过去的坎。她懂,所以她也是看祁北斗脸色讲话。而今天,她真的是一不小心,就踩着地雷了。还好她讲话圆的快。

要见的人,她也不熟。不过这个人是通过宋贝特来约她的。那个人叫黄一觉,就是那天一群人来打扰她和宋贝特的时候问她,“打出生就这名儿?”的那个男人。孔雀对他印象不深,还是经过宋贝特的几番提醒,才想起来那个人是谁。

宋贝特向孔雀开口的时候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孔雀倒是一副坦然的表情,“不说了,是不是这个人也不能得罪?”

“他爸爸是准备外放的京官,你觉得是个什么情况呢?”宋贝特摸了摸鼻子,“你掂量着处理,是见还是不见,别人怎么说也是君子,不会强人所难的。”

京官外放的意思,孔雀听得懂。要不然就是拿出去镀金的,要不然就是要天高皇帝远,放下去松绑的。不过宋贝特没说得那么细,但是孔雀依然从她的讲话里猜测到了几分。是准备,但是是什么职务,还在商榷。

“那你这个话的意思我听懂了,祁北斗是个禽兽,他的强项就是强人所难?”孔雀抓住话里的把柄打趣她。

“我还真是这个不能说出来来的意思。”宋贝特伸手掐了下孔雀,“别被那个狼崽子给看上了,他吃人不吐骨头的。任他怎么胡闹,他家里都得保他个万全,以前又不是没有前车之鉴的,你要不要我说给你听听?”

“别了。我就卖你个面子,去。”孔雀这就答应下来了。

黄一觉也是个稀罕人,他不约孔雀吃饭,不约看电影,不约喝红酒,不约散步,约着孔雀去首都博物馆了。正好这个时候在展出宗教艺术文化展,两个人商量了下,也就进去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