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总将舌头伸向我的私处/狠狠插口在线/馨洁

“馨馨,我……没办法忍太久”,一边揉弄着她的花珠,一边低下头含住了雪峰上的红梅。温柔的爱抚,只为让她快点适应他的存在,然后,任由他尽情享受她的身子。

“啊~”,低低地呻吟着,柔美的身体磨蹭着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火上浇油。

“这是你自找的!”本来是打算给她一点时间的,可是现在……

大掌握住了她的腰,狠狠地撞向了自己。

“啊啊~”,馨洁身躯后仰,尖叫出声,“干爹啊啊啊~”

“馨馨的身体好棒”,柔软的身体好像一用力就会碎掉,但是实际上弹性好的惊人。还有又小又紧的蜜穴,有意识一般的吸吮着自己,好像要把自己榨干似的。

“呜~啊~”,修长的双腿环住了男性的腰肢,身体在撞击下不停的颤抖着,胸口的雪白荡出炫目的波浪,“碰到、里面了……干爹……里面……哦~”

“馨馨知道那是什么吗?”一边冲刺,一边在她的耳边说着,“子宫,馨馨的子宫被干爹碰到了呢……”

“唔唔~啊~”,子宫,那是孕育小宝宝的地方啊,都被干爹给……

“让我再进去一点,馨馨”,将她的腰肢上抬,肉棒进出地更为轻松与深入了,“干爹不仅要干馨馨的小穴,还要干馨馨的子宫!”

“咿~”,咬紧牙,体内的狂潮几乎要逼疯她。

她能感觉到,他柔软又坚硬的顶端不停地戳弄着她子宫的小口,有时候甚至会顶开小口进入宫体内!

她被干爹宫交了!

她尝到了世间大多数女人都尝不到的滋味!又疼痛又酥痒,实在是太可怕了!

更可怕的是,她的身体,居然完全沉迷在这种变态的快意中。高潮,不断的降临,水汁一刻不停地喷涌着。

“啊~呜呜呜……”,泪水被逼了出来,她摇着头哀鸣,身体不停地抽搐。

“好棒!”酒精的刺激,药物的刺激,加上馨洁身体的销魂蚀骨,让顾城彻底撕去了温文尔雅的伪装,如同发狂的野兽一般,蹂躏着身下的女人。

“不……啊~不行了,要死了~要……”,又是一阵剧烈的痉挛,身体软成了一滩水。

“死?你想得美”,几乎要吻肿她的唇,“我要把你操得想死都死不了!”

“呜~呜呜呜~”,又要来了,来了啊……

“爽得高潮个不停”,将她的软舌吸出来,品尝个遍才放过,“馨馨居然是这样的骚货!”

“呜呜呜~”,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只因为,是干爹你啊!才让我无法自控的一次次沦陷呐!

听到他话语的馨洁知道,她应该悲伤尴尬的,可是身体却因为这不堪的话语更加亢奋,在他的玩弄蹂躏下,不断地沉沦、再沉沦。

梳理得整整齐齐的秀发已经彻底凌乱,浮着粉红氤氲的身躯抽搐颤抖着,妩媚的凤眼泛着盈盈水光,嫩唇微启,透明的液体从嘴角滑落,唇瓣中不断的发出嘤嘤的低泣声。

馨洁被固定在男人的股间坐着,躺在床上的男人不停地向上挺动着,柔软的身体被腰间的手掌掌控,配合着男人的动作,一次次的下降上升,好让他进的更深。

“呜~啊……”,严重的体力消耗让她没办法大声哭叫,只能默默地流着泪,发出细微的低吟声。

她的身体,已经几乎动不了了。就好像,其他的部位似乎失去了感觉,唯有蜜穴,依然不断地传来令人堕落的快慰。

长时间的顶弄与摩擦,让她的宫口有些无法闭合,白浊的液体从两人的结合处不断地溢出,滑落。床单上已经随处可见潮湿的痕迹了。

“呼,呼”,纵然顾城有特意的锻炼,但是几乎一整夜的剧烈运动,也让他气喘吁吁。

酒,早就醒了。药效,也早就过去。他也知道,自己早就应该停下的。可是,这种几乎能腐蚀人心智的快意,叫他怎么也舍不得罢手。

要怎么面对馨馨呢?他有些抗拒思考这个问题,索性就破罐子破摔——不管明天如何,今夜他要好好的享受一番才行!

“啊~”,体内硕大的肉柱又涨大了一圈,馨洁知道,干爹又要将精液射给她了。那种炙热感,让她心尖发酥,蜜穴中紧跟着水液狂泄。

又一次极乐之后,她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男人宽厚的胸膛上。

“睡吧,馨馨”,感受到她的疲累,顾城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

唔,他应该带她去擦洗的,但是,如果这样的话,他就要从那处甜蜜幽谷中出来了。这不好,不好。那,就这样睡吧,醒来再说好了。

顾城想着,吻了吻她红润的脸颊,轻抚着她的后背,闭上了眼睛。

天色大亮,怀中人儿还没醒来,顾城却有些按耐不住,依然被馨洁含在蜜穴中的物件开始觉醒,将她再一次填得满满的。

近两个月的“存货”一夜都给了馨馨,顾城觉得神清气爽得很。

相比之下,馨洁就很惨了。初次体会,就被“喂撑”了。体力告罄不说,身体更是被折腾得酸疼不已。一夜完全休息不过来。

虽然明白她的状态,但是要他停手,完全不可能。顾城微微抬起她的腰臀,小幅度的抽插起来。已经完全适应他身体的蜜穴,很快的从微湿变成了一片水泽。随即,他一点点的加快,也加重了动作。

依然陷入深眠的馨洁却睡得很不安稳。好像被人丢到了刮起风暴的海洋中,一会儿被席卷上半空,一会儿被拍落进海底。她想尖叫,却只能发出细微的呜咽声。

“馨馨,乖孩子”,看着娇媚脸蛋上分不清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表情,顾城低头轻吻了下她既是睡梦,也紧蹙的眉头,“好姑娘,我要再多给你一点了……”

“呜~”,在感受到炙热体液冲击自己脆弱子宫的一刻,馨洁忍不住溢出短暂而破碎的泣音,来不及从睡眠中醒过来,就已经完全失去了反应——她昏了过去。

“……”,从她体内抽出变软的男根,顾城哭笑不得:居然将馨馨做晕过去了?!他是该自豪自己能力出众呢,还是该骂自己禽兽呢?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