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故事重口味细节苏苏/50岁的女人一周几次—谁与救赎

席暮殇走到孩子身前,摸了摸xiōng前幼嫩的皮肤,然后用力掐了一把。小女孩卒不及防的发出惨叫。叶馨柔的心一下就揪紧了,几乎在自己身上也感受到了同样的痛楚。叶馨柔低下头,不忍心再看一眼。

席暮殇扭头盯着叶馨柔,冷冷的说:“以后她就是你的小奴隶。我给你两年的时间,按照当年我调教你的方法,把她训练的和你一样。如果两年之后,她不是我希望的那样,那她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别忘记我处理次品的手段。”

再不情愿,叶馨柔也只能低着头答应:“是,主人。” 席暮殇走近她,巨大的yīn影笼罩在她身上。席暮殇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仰起头来,面色冷酷的说:“不要再跟我耍心机,这次是我给你的最大的恩惠。她早一天让我满意,你就可以早一天少受点罪,明白吗?错过这一次机会,你以后的日子会是什么样,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仔细想明白吧,想想怎样的选择对自己才有利。”

叶馨柔无言以对,只能选择沉默着与席暮殇对视,澄清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波动。席暮殇松开手,后退一步说道:“开始吧。”

叶馨柔目不斜视的走到小女孩面前,努力给了小女孩一个安抚性的笑容。显然的,小女孩看到叶馨柔的时候,惊恐的神色稍有缓和,但是眼中的哀求意味更加的浓重。

叶馨柔扭头扫视墙壁上的刑具,她知道做什么都瞒不过席暮殇的眼睛,索性大大方方的取了一条短柄的小牛皮鞭子,先在空中空甩一下,感觉了它对力度的反应,然后走回到女孩子的背后,在她的臀部重重抽了一记。伴随着惨叫和夺眶而出的眼泪,小女孩开始挣动四肢,带动铁链哗啦啦的直响。

叶馨柔快速仔细的看了一眼受伤的皮肤,还好,和自己希望的一样,虽然会疼痛,但是并没有破皮,更不会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为了不让席暮殇起疑,她没有用更多的时间来观察皮肤,就接二连三的抽了好几鞭下去。鞭鞭清晰散落,无一交错重叠。

房间内的哭声震天,叶馨柔冷傲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专注的挥鞭,选择下手之处。席暮殇冷眼看了一会儿,然后噙着一抹儿冷笑离开了调教室。

在席暮殇离开后,叶馨柔仍然继续又抽了三下,使得哭声又持续了几分钟才渐渐停下来。叶馨柔转到孩子的身前,温柔的抹去女孩脸上的泪痕,看着女孩子恐惧更甚的眼神,心里一阵抽痛。

叶馨柔把小女孩放了下来,轻轻抚摩她身后的伤痕,然后安慰她说:“乖,一会儿就不痛了。以后每天都会象今天这样,鞭打是肯定少不了的,但是,我保证会尽最大努力把给你带来的疼痛减轻到最低程度,把对你的伤害降到最低。而你要学会配合我,学习怎样应对刑罚的伤害,明白吗?”

看着小女孩似懂非懂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叶馨柔叹口气,轻轻搂住她说:“我们谁都跑不掉,这就是命。忍不了现在小的痛苦,就会有更大的痛苦等着我们。所以一定要忍。乖,不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最后的那一天。”

* * *

卓越在两天后独自返回,陆行远则继续留在了姜谦的身边。

按照三人分析后制订的行动计划,卓越先回去调派人手选择席家几处主要的大产业所在的城市分别进行监视布控,寻找机会看有没有可能潜入产业内部,以便确定叶馨柔现在身处何地。显然,卓越和陆行远所在的城市,是不具备羁押折磨叶馨柔的条件的,因为这里首先没有席家的产业,其次又是卓越的地盘儿,有什么事情是很难瞒过卓越的,对手不会不考虑到这一点。从对方送光盘的方式上来看,他们足够谨慎,而且旨在挑衅和试探这边的反应,并没有立刻开战的迹象。尽管如此,卓越还是同时在当地安排了秘密的地毯式的调查和搜索。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