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吻胸/女医生握住我下体/御街行

我笑嘻嘻的问:“难道内都司被乖乖抓伤过,怪不得它这般怕你。”

如意看看猫儿,又看看我,摇摇头,极轻声的道:“倒是不曾被它抓过,前几日倒是被另一只猫儿抓着划破了后背。”

我涨红了脸,前两日他吻我吻的急了些,指甲不小心在他背上划下一道。

宫人进来,进上几碟小鱼干,我抓起一条,忿忿的咬了口。

深夜里我趴在阁子上倦倦的等如意,星子亮如洗,月色皎似银,他一色天青色宫袍寂声而来,我闻得细碎的的衣袂摩挲声,雀跃起来,扑向他怀中。

他被撞的一声轻响,柔声笑道:“也不知点盏灯,就这样跌跌撞撞的,万一摔倒了怎么办。”

我懒洋洋趴在他怀中,全身挂在他身上:“反正月色这么亮,都看的清,索性就不点了。”

他托住我的臀托高起我与他平视:“公主如今越发大了,臣都快抱不动了。”

我咯咯的笑:“那可不行,你要抱我一辈子的,现在就懒怠了,以后可怎么办。”

他无奈的喟叹:“只能辛苦小人操劳一辈子了。唉....”

我多喜欢一辈子啊,从现在到老死,他都是我的,日日夜夜这么陪着我宠着我。

他把我置于榻上,皎洁的月色泄洒进来,我与他的神色都看的清清楚楚,又带着一丝婉转的意味。他的眉睫在眼睑下投下一席浓密的阴影盖住了眼神,鼻骨如刀唇弓温柔,小小的唇珠不知怎么的泛出一种湿润红艳的光泽。

他扑到我,那诱人的唇便吻下来,我甘之如饴,醉倒在他怀中,任由他吮吸着我的唇舌,互相交缠勾引。

吻得彼此气息不稳,他来剥我衣裳,鹅黄的腰带扔在地上,月白褶裙胡乱的扔在团作一团,那馨香的裹胸勾在他指尖,我羞得不行,窗外月色正亮,一切都照的清凌凌的。

“不要再脱了,如意。”我扯着身上所剩不多的衣料求道。

他眼神流光溢彩,低声道:“让小人再看看....上回....还没看够....”

我忆起上回的掀天情潮,惶恐的摇摇头。

如意喉间鼓动,眼神炙热的盯着我,掐着我的臀,哧的一声撕开我的内裙。又利落的把我身子翻转过去,扯开我系在腰上的肚兜结,把我身子撸了个干干净净。

我趴在榻上,吃痛一声,看不见如意的神情,只觉得身后俯了只吃人的野兽,如意的手摩挲着我的背脊,又在我臀上轻拍几下,逗的我浑身发颤,才把我翻转过来。

我羞的要哭起来,全身的皮肉在月色下白的耀眼,如意的目光好似刀子似得一点点在我肌肤上滑动,深深的停留在胸膛上。

他俯下身子,拨开我遮掩的手,盯着那颤颤巍巍的一团肉,白盈盈的团子,在他的注视下,顶端那点嫣红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在如水的月色下泛出羞人的色泽。

我心跳的那样快,顶着左边的一团起伏不已,如意看的痴迷,笼上一只手,紧紧的攒着它,雪白的肉从他指缝中溢出来。

我受不住他这样的目光,呜咽一声:“如意。”

他好像从梦中惊醒,目光又逡巡往下,灼灼的钉在我的腿间。

我只觉体内的花,在他目光的灌溉下,瑟瑟的开了。

我紧紧的闭上眼,他流连许久,最后抚摸上腿心,摩挲着我羞人的地带,手指牵带起滑腻的水声,喟然道:“湿了啊.....”

我曲起身子,颤声道:“不许像上次那样对我。”

他倚在榻上,把我团入怀中,亲吻着我的额头,半响道:“公主不是对男女之事好奇么?小人来教教公主。”

他的手滑入我腿间摩挲着,沾带起一手水意:“因诸爱染,发起妄情。情积不休,能生爱水。就像饿了看珍馐要流口水,想念故人要流眼泪一样,男女动情,这身子底下,就自然就流出水来。”

他搅动着我那处,摩挲牵扯着软肉,我浑身发颤,攀着他的肩膀躲闪。

“公主莫羞,小人心下不知有多喜欢,恨不得淹死在公主流出的水中才好。” 他啄着我的唇,把我的呜咽封在喉间。

我光裸着身子,他却衣襟紧合,我伸手去剥他的衣裳,被他严严按住。

“真不乖...”他叹道,“一直这么不讨人喜欢。”

“如意,你放我下去。”我颤抖着身子抵抗他的手。

他拨弄了两下,咻然伸出一指,顺着水意探入我体内。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