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邻居女孩的性/儿熄妇引诱我—契约玩具

只要你当我的玩具,就不用跟别的男人上床。

闵昊沉默了,他即不想当男倡。

更不想当玩具,但他没有选择权。

===

「难道没有别的选择?没有第三个方法吗?

唐允?我希望能有别的方法……」

「你觉得你有选择权吗?

你只是被卖的野种,野种会有选择权吗?」

闵昊陷入沉思,唐允则坐在沙发。

等闵昊沉思完,反正他没得选。

—15分钟後—

「我…当你的玩具吧…唐允…我不想…

接客人当男倡…我答应你的交易…」

「喔~聪明的选择~那好,我去拟定契约。

契约的期限为5年,5年後你就自由了。」

说完,唐允离开客厅。去拟定契约。

闵昊像泄气的气球。无力的摊在沙发上。

—约莫5分钟—

唐允从书房出来,

手上多了一份用资料夹装起来的契约。

「我契约拟好了,拿出来看吧。

在资料夹里,看完了签名就行了 」

闵昊将资料夹里的契约,拿出来看里面的内容。

是对双方有利的条款。

闵昊不懂,为何唐允要拟定双方有利的条款?

更不懂,为何唐允会这样?

「唐允,你拟定的契约。

为何是双方有利的条款?你这麽做是为何?」

「没有为什麽,只不是想这样拟定。

难道你想要奴隶条款?奴隶条款是不公平?」

闵昊没有回答,他并不是想要奴隶条款。

只是觉得,为什麽要这样做?

唐允看着闵昊,看来他对双方有利的条款。

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怎麽?好奇我为什麽这样拟定吗?

对我来说,你不过是商品。没有任何意义。」

唐允的碧眸,充满了对闵昊的藐视。

碧眸,不带任何情感。

闵昊看着藐视自己,和不带情感的碧眸。

感到有些受伤,虽然他早知道了。

「唐允…我问你…你有喜欢过人吗…

为何你的眼眸…没半点感情…曾被伤得很重?」

「用不着你这婊假惺惺!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只不过是,供我享乐的玩具!」

闵昊被唐允突如其来的愤怒,给吓到了。

难道,他踩到了唐允的雷点?

===

「我没有假惺惺!我只是想关心你!

这样也不可以吗?唐允?」

『你给我闭嘴!我不需要一个婊的关心!

你只要好好当我的玩物就行!』

说完,唐允离开客厅。

回到房,把房门用力甩上。让闵昊害怕不已。

闵昊则滑落在地上,抱着头缩成一团。

他并没有想惹唐允生气,他只是想关心。

—唐允房内—

唐允从木柜拿相簿,拿几张照片。

开始用力撕毁,被撕毁的照片有两人的笑容。

被撕碎的照片,是唐允和另一名男的合照。

照片的人,笑得灿烂又甜蜜。

照片的两人,似乎是恋人关系?

但不会有人知道,另一名男是谁?

唐允看着撕碎的照片,碧眸净是愤怒与仇恨。

不知道是否和相片人有仇?

唐允把撕碎的相片,用手拿起。

把残骸丢进房内的垃圾桶。

闵昊则继续坐在地上,缩起躯体。

因为刚才的唐允,有点恐怖。

将撕碎的照片残骸整理好後,唐允从房间出来。

看见闵昊缩成一团,感到疑惑。

「闵昊你缩成一团干嘛呢?难道你会冷吗?」

「唐允…我不是冷…只是吓到而已…没什麽…

你肯定会问我…为什麽吓到吧…」

唐允满脸疑惑,闵昊说的没错。

他想要问闵昊,为什麽吓到。

闵昊盯着唐允看,看见了唐允满脸疑惑。

於是缓慢的说,他被什麽吓到。

「这样…你知道…我被什麽吓到了吧…

唐允…你有没有吃惊呢?」

「是吗?原来你是被我吓到啊,

我不知道有吓到你。闵昊……」

闵昊摇头,说着没关系。

是他不该管闲事的。因为唐允不需要关心。

「馁,闵昊。竟然你是我的玩具,

我要在你身上。留下属於我的记号。」

「属於你的记号?那是什麽?

我不懂?能不能告诉我?唐允?」

===

唐允不说话,把闵昊拉进一间。

藏在自己书房的秘密暗房,闵昊跟着进入。

—书房内的秘密暗房—

带进暗房的闵昊,被拉到某张椅上。

唐允开启暗房的电灯,亮灯的瞬间。

闵昊傻眼了,因为这间暗房。

有各式各样的道具,也有SM的道具。

『唐允!这些都是什麽!

为何这麽多道具!我不懂啊!』

唐允看着闵昊坏笑,觉得闵昊不可能不懂。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