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女儿和女儿的同学/宝贝来舔啊受不了了—爱妻

又低笑道,“你的介绍,我很喜欢,招娣,我从来没这么开心过。”

吃过饭,奶奶打电话来,告诉她爷爷醒了,招娣拉着云峥到病房,大哥也在,爷爷坐在床上,戴着眼镜,看起来精神好了许多。

“爷爷。”招娣上前,趴在他手上,“你吓死我了。”

许洪林敲她的头,笑着说,“你这么大胆还会被吓着?”又抬头往云峥,疑惑道,“这是?”

“爷爷,大哥,他叫薄云峥,我的,男朋友。”招娣总觉得在家人面前说这句话有些别扭。

云峥上前,态度恭谨,一举一动十分有礼,“你们好。”

许洪林和许青松都不约而同看向云峥,见他面如冠玉,气质不凡,第一印象很不错,审视也多了和善。

云峥感到迫人的视线柔和下来后,松了口气。他见招娣在给爷爷削梨,目光一柔。

原来她的爷爷是这么温文儒雅的人,哥哥也一身正气,奶奶慈祥秀妍,招娣在这种家庭长大,才华和性格上影响很多,小时候的不幸没有让她变歪。

招娣陪爷爷在病房说话,期间爷爷问起云峥的工作,得知他学历高,学的是德文,在教育机构工作,爸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心里有了底。许青松则问了他和招娣交往多久了。

云峥一顿,“1年。”

许青松是法官,感觉敏锐,“招招,我记得你之前还在青州吧?”

招娣见情况不对,“他到青州出差,和万卷有合作,我们在那里认识。”

“哦?”许青松很狐疑,不过没有再问。

爷爷问招娣最近读了什么书,招娣都能答上来,他很欣慰。奶奶和招娣给爷爷唱完歌后,见时间不早了,就让爷爷早些休息。

奶奶让招娣给云峥找个住处,招娣带他到酒店。

路上,云峥牵着她,笑着说,“我有点知道,你的性格和学识受谁影响了。”

招娣看着路,“他们其实从小很尊重我,我喜欢什么都让我自己去,不过在自律上会督促些。”招娣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能遇上爷爷奶奶这么好的人。

当初她来到榕城,不爱说话,在班上很孤僻,爷爷奶奶开导整整一年招娣才开朗些。

云峥见她要带他去酒店,问她,“你住哪?”

“宾馆,很小,不过这附近有家五星级的。”她带他过去,云峥拉住她,“我和你住。”

“和我住?那地方很小。”

“没关系。”

他们共同忘记之前的不愉快,坚冰仿佛在云峥降落首都机场时就碎了,有着泰坦尼克号一般的决绝。

最终,招娣带他回小宾馆,里面东西很齐全,招娣见他从背包里拿出换洗衣服,她说,“我先洗,等会还要去守着爷爷,大哥在上半夜,奶奶年纪大了身体不好。”

云峥拿着衣服看她,点头,转身将床铺好。

招娣进浴室洗澡,宾馆洗发水很廉价,味道用宝仪的话说的就是,这太化学了。

雾气弥漫,招娣站在淋浴下冲洗身体,忽的,门打开了,云峥一丝不挂走进来,抱住招娣,抬起她下巴吻下来。

难舍难分,抵死缠绵,招娣松开嘴,云峥太高,每次他们接吻她都要高高仰起头。

“我就知道,你会进来。”

“你知道我对你没什么抵抗力。”关了水,水珠一滴一滴从云峥头发上滑落。

他抚摸着她还残留红疹的部位,“还痒吗?”

“是不是很难看?”她问。

“不,一点也不。”他将她抱上洗手台,分开她大腿,手指伸进花穴里抽插,慢慢的,又加了一根。

招娣抓住他翘起的阴茎套弄着。

“云峥,你知道吗?今天我很怕,爷爷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不知道我会怎样。”

“没事了,我在你身边,你还有我。”他轻轻插入她身体,招娣绷紧大腿,手指抓着大理石台,咬紧牙关。

“云峥···我不知道还能和你走多远,你应该知道···我们现在地位不对等···你如果受不了,可以·····”

她还没说完,就被他大力一撞。

“啊····”招娣收紧屁股,夹得云峥险些一射。

“我愿意,不管我们地位如何不对等,错的在我,我活该受着这一切。”

招娣见他这么固执,“你何必···呢?”

“招娣,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你永远不知道。”他喘着起,将阴茎全部塞入她的穴里。他吻着她,“每次,我想到你,觉得很心痛,我又爱你又心痛你,你这么好的人,遇到我真是不幸,我说白了,去掉身上这些光环就是烂人一个,你当初这么爱我,我还让你蒙羞,这一切都是我该,我不怪你,只希望你别推开我,别不理我。”

招娣不知第几次听他告白,唯独觉得这一次,特别凄凉。

叼起那颗颤抖的乳,他身下动作不停,招娣拉住他脖子,云峥将她拉起来,招娣在镜子里见到淫靡的自己,因为兴奋,脸都红了。

一根大棒子在她花穴里进出,因为太激烈而捣出泡沫。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