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好紧忍不了了,糊涂小神仙—重生梅香

胡嬷嬷应了,叫了明月和宝珠过来帮梅香擦水,自个出门找青木去了。梅香的母亲是前朝长公主,留下许多产业,青木是胡嬷嬷的大儿子,管着其中一处酒楼。

梅香梳洗毕,宝珠便拿了食盒,摆好碗筷,早餐是一碗白粥,四个小笼包,几碟时蔬下饭小菜。

原本长乐侯府的小姐们早饭都是同侯爷夫人一起用,这段时日侯府那些打秋风的亲戚日日来府里闲话,夫人怕影响几位小姐性情,便让她们各自用饭。

饭毕,梅香起身往夫人那边请安,临出门吩咐宝珠,“今儿多做些杏仁饼。”红襄年纪小喝不得酒,最是爱吃宝珠做的杏仁饼。

梅香带着明月出门,守在院中的众丫环自觉跟上。

桂花香气弥漫在空气中,梅香闻香观景,一路行一路看,心情颇不错。

长乐侯夫人的院子门口一个丫环伸着头四下张望,面色似乎带着愁容。

“红菱姐姐,怎么站在这里,在等人吗?”。明月先行一步上前打探。

红菱姐姐看到梅香一行人面上一喜,对着明月点了点头,过来先跟梅香行礼。

“梅小姐,您可到了……”

“红菱姐,瞧你说的,难不成这一大清早,你在这巴巴等的人是我?”梅香打趣道。

“可不是么,奴婢就是在等几位小姐,”红菱说着面上又带了愁容,“这一大早就来了三家,还带了四位少爷过来,夫人瞧着不像话,怕几位少爷冲撞了小姐们,赶奴婢到门口守着,夫人说,免了几位小姐今日请安,请几位小姐安稳呆在自个院子里,若是有事差下人过来知会一声便可,小姐们不必亲自过来……”

梅香听得了然,笑着说道,“既如此那今儿可以偷懒了,其他姐妹可是已经来过了?”

“梅小姐今日来地最早。”红菱笑着说。

“那可好了,正巧有针线上的事请教几位姐姐,我就不另跑了,在这里等她们一会子。”

梅香说完往旁边走了走,红菱跟着一起走了几步,再回头看去,几棵花树把院门的方向挡了个严严实实,也不用怕会被夫人院里的人瞧见她们了。

红菱陪着梅香说话,明月等丫环站在一旁,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明月等人全都站在靠向夫人院子的那一边。

梅香跟红菱询问着侯府和夫人的身体情况,说了没几句便看到远处一群人往这边走来,却是薛碧儿和钱珠玉一同携手过来了。

“薛姐姐,钱姐姐。”

“梅香妹妹,刚才出门正好碰到钱妹妹也出门,就一起过来了,红菱也在啊,怎么站在这里不进院子?”薛碧儿问。

红菱忙把夫人吩咐的话又同这两位转述了,一群人正说着,远处又来了一群人。

“薛姐姐,钱姐姐,梅姐姐,你们今天好早啊~”

褚红襄人未到声先至,小腿动了动,抱着她的奶娘便放她下地,自个颠颠地跑过来前妻梅香的手,吓得身后一众丫环婆子跟着一起跑了几步。

梅香笑着点了点褚红襄的鼻尖,“你今日倒是准时,怎么没睡懒觉了?”

褚红襄讪讪笑了两声,瞧着薛碧儿和钱珠玉奇怪地道,“怎么三位姐姐都在外面,不进夫人院子呢?”

“褚小姐,奴婢正在说呢,夫人免了几位小姐今日的请安,”红菱说道。

“这样啊……”早知道这样就在多睡一会了,褚红襄暗自嘀咕。

梅香瞧着褚红襄小脸皱成一团,便知她心中所想,忍不住轻笑出声,“瞧你这小样子,是不是觉得没多睡会吃亏了啊?”

褚红襄今年六岁,还是个娃娃,被梅香说中心事,也不懂得掩饰,只摸着自己的头顶有些不好意思地讪笑。

“这小丫头……”薛碧儿和钱珠玉也笑了出来。

“两位姐姐,我昨日做针线时遇到几个问题,不知姐姐们可否指教妹妹一二?”梅香道。

“指教可不敢当,我的针线也就刚刚能见人,若是妹妹不嫌弃,倒是可以跟妹妹讨论一二。”薛碧儿说。

“那请姐姐随我一同去我院子吧,钱姐姐也一同来吧,咱们姐妹正好一同说说话,”梅香说到这里又看向褚红襄,“你要不要一起来玩?”

褚红襄脸上有些犹豫,她在考虑要不要回去继续睡觉来着,可是又想跟几位姐姐一起玩耍……

梅香瞧出她的纠结,附在她耳边轻声说,“我刚才出门子可是吩咐了宝珠做杏仁饼……”

“我去,我也去,”听到杏仁饼,褚红襄高兴地都要蹦起来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