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约炮/孤胆枪手之枪手风流/acome糜烂

越沚翻动着庞大的野猪,“你不觉得青莲很像疑天么?”

就算深居深宫的莲公主不如谣言所说的从小体弱多病,胆子不小也不羞怯,可疑天与他相识可是十数年的累积,这位莲公主的种种举动,像足了那小妮子。

祭的法术除了祭本人是没有任何人知道高深到什么程度,就算身为祭的老师们,祭本院的九大祭师长们,也只是各专精一两门的法术而已,能集众家之长的,只有祭本身一个人。

身为这样祭的疑天,要真的使用什么法术和莲公主攀上关系,他一点也不会奇怪哪。

“……你感觉错误吧?”玄森一双绿眸瞪得很大。

“我担心帝王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帝王和疑天不对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自疑天六岁上任祭以来,除了丰功伟绩,就只有闯祸、捣乱、横生是非,让所有人头痛不已。帝王自然是被踢出来训斥和企图诱导她回正途的人,可以着连祭本院大祭师长们也说不听的姓子的疑天,怎么会听从仅仅长她数岁的帝王?这么多年下来,那两个人完全不分君臣的明争暗斗,直接成为视对方根本不爽的死对头。

只要是帝王布置的任务,疑天是会圆满完成,只不过绝对不会按照帝王的要求而是她自己所选择的最快捷方式去料理,这更导致了两人对对方的不满。

以帝王的个姓,万一真是疑天在中间做了什么手脚,那么盛怒中的帝王会做出什么事来,谁也没办法预测。

……不会吧。扫一眼远处只专注马车的俊美帝王,想一下好脾气帝王另外一面的暴怒,玄森抹一下脖子,乐观一笑:“疑天没那么白痴单挑上帝王找死的,别想太多,别想太多。”到了最后,直接等于安慰自己了。

那小妮子不会真干出这种事吧?

她是饿醒的,好饿,肚子没有咕噜乱叫,但是难受的感觉让她没睁眼就知道她的胃肯定已经抗议了良久,现在八成在举牌子抗议她这个错位灵魂虐待它。

好困啊,身体挣扎着要补充食物,精神却在另一边拔河的要求她重新坠入睡眠。昏沉了半天,她才逐渐恢复神智,投降于对食物的渴求。刚要起身,才后知后觉发现,她的腰上搭着一只手,很沉重,而且不属于她。

低头看了半天,她迟钝的决定翻过身看看这只大爪到底属于谁。

借着车窗洒进的些许月光,一张放大的俊逸面孔吓得她差点惊叫。及时哽回喉中的原因是因为俊脸上那双漆黑若夜的美丽眼眸是闭着的,均匀的鼻息告诉她,他在沉睡。一旦吵醒他,万一他有起床气,她就等着被扁好了。

她知道她不该和他睡在一起,她该起身离开他,应该出去找东西收买她饿得惨兮兮的胃。可她移不开眼,移不开身子。当她看到他的那一刻,她连眨眼都舍不得。

早就清楚,他是帝之国最完美英俊的男人。近看起来,她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上也别想找到比他更好看的男人。浓浓的剑眉帅姓飞扬,那双比黑钻还漂亮的黑眸正掩盖在长而微翘的睫毛下。第一次发现,原来男人的睫毛也可以长得这么好看的。直挺的鼻子下是微呡的薄唇,颜色比一般女人的唇色略浅,比一般男人的唇色又偏红,衬着他白晰的皮肤,只让人觉得更加合适好看。

他的肤色不像长年在外的战士的古铜,是偏白晰的,不是苍白,而是有点像婴儿的白中透着淡淡的粉。就算他还有一头媲美黑钻的及地长发,这一切也不让人觉得他有丝毫的像女人,只是一个十足的漂亮男人,漂亮得让她无法呼吸。

伸出手,轻轻拨开垂落在他颊边的发丝,不受控制的任自己手指顺着他的额向他的挺鼻滑下,最后,迟疑的落在他的唇上,柔软温暖得不可思议。

不知触动了心中哪一根弦,她轻声脱口而出:“我喜欢你,帝,我好喜欢你。”

他紧闭的长睫掀出双漆黑若子夜的清醒眸子,盈满温柔。她手下的薄唇微启:“我也喜欢你,莲儿。”呵出的热气,烫了她的指尖,一路热进了她的心。

他什么时候醒来的?她竟然一点儿也未觉察。轻喘起来,眨着眼,不知道该手回手还是任它停留。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