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n男完结小说|美女被草|爱上你也无妨

身体因紧张和期待而紧绷着,她甚至挪动身体主动往前轻蹭了他一下,他到底要玩什么游戏呢?

左庆太一直不行动也不说话,她觉得自己全身的毛细孔都鼓噪了起来,身体兴奋地直发抖。「庆太……」

声声娇媚的呼唤,终于得到左庆太的回应。「想知道是什么游戏吗?」他的大掌一伸,拿了一瓶红酒过来。

「嗯!」白可莉兴奋地等待着,今天晚上她体内的热情一直未曾消褪熄灭过,可能是意识到没有更多的时间能和他相处了,所以她想要仔细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突然间湿润冰凉的感觉从裙摆上大量滑落,白可莉低头一看,身上那件被他撩高到腰际的白色纱裙已然濡染了一大片红酒的痕迹。

「庆太!人家没有带换洗的衣服来啦!呃……啊……」

低声的抱怨随即被左庆太的动作给打断,白可莉忍不住高声呻吟了起来。

顺着红酒滴落的痕迹,左庆太伸出炽热的舌尖开始在她敏感的肌肤上循着酒Y慢慢地舔舐,从肚脐的下缘、平坦的小腹到微微隆起的女X三角小坡,最后灵动的舌尖伸进布满黑色细毛的细缝里。

「啊……庆太!」白可莉忍不住高昂地呻吟出声,兴奋不已的身体持续不停地颤抖着,腿间阵阵湿润的感觉并不全是红酒的关系,她体内的幽X沁出一股控制不住的蜜Y,那才是造成X口泛滥成灾的主因。

舔着她沁出的爱Y,左庆太的舌头意犹未尽地更往嫩X里钻去,虽然有点被热情冲昏了头,不过他并没有忘记这一次玩的是逼供游戏。

她有事情瞒着他,这让他觉得很不开心,决定用特殊的爱抚技巧来逼出她藏在心里的真心话。

「呃啊……嗯……啊啊……」这实在是太刺激了,白可莉克制不住刷过全身的震颤悸动,臀部一直往后方挪动弃守,缩起双腿圈住左庆太的头,小手拚命地推拒,拨乱了他一向潇洒不羁的头发。「不……不要了,求你不要舔了啦!」

「嗯……好美味呀!害羞的小可莉,才这样而已你就受不了了吗?我还有更厉害的耶!」

大腿重新被他左右分到最开,他伸出魔X般的长指在她敏感肿胀的花瓣上轮番拨弄,引来的快感就跟他用舌头舔舐一样,她无力的双手撑在身后,防止自己从其实并不算宽阔的吧台上摔下。

长指沾染上浓稠的蜜Y,对于自己的调情手法一向深具信心的左庆太,俯下头去继续品尝腿间积聚的暗红色酒Y。

「小可莉,你知道自己尝起来有多美味吗?」

他托起她娇俏的臀,将她的下半身凌空抬了起来,好方便自己更加狂野地进行唇舌探索,陶醉在她腿间诱人的费洛蒙气味与葡萄酒香的混合。他收拾起被诱惑的心神,抬起恶质的双眸,一边激情地吮吻着她,一边开始提出质问。

「可莉,你有事瞒着我。」

「嗯?」白可莉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

他刚刚问了什么?因为被一连串的快感给袭击,所以她的神智几乎舒服到脱离了身体。

「对不对?」左庆太停住了挑情的唇舌,转而轻轻地朝她腿间粉嫩的花瓣吹着搔痒的气息。「告诉我,可莉,你瞒着我什么事情?」

白可莉迷乱地摇着头,他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刻逼问她呢?她实在不明白,她就快要被他所引起的狂爆快感给逼疯了呀!

「庆太……」她呜咽地呼唤着。「别折腾我……庆太……」

「我不喜欢看到你闷闷不乐的样子,可莉,你一直皱着眉头,我觉得好心疼,你知不知道?」

左庆太撑开幽X口的嫩瓣,舌尖凑上去在粉红色的内壁间滑来滑去,故意要舔又不舔地逗玩着。

「怎么样?要不要告诉我?」露出银白的牙齿,左庆太在轻舔之余还动口咬了她一记。「嗯?快告诉我呀!」

「庆太……不要……人家会受不了的……」

「快点告诉我,不然我会一直这样折磨你喔!」

他的威胁并不是随便说说的,挑逗的指头更加快速地拨弄她敏感的嫩瓣,恶质的中指更是动不动便伸进她温暖的幽X内,但又不轻易满足她直C到底,只浅浅地在X外环绕,偶尔探进一些深度让她尝到一丁点甜头……

「呜……庆太,不要这样……」

「乖,可莉,快点告诉我,只要你说出最近不开心的原因,我就放过你,不再逗弄你。」

白可莉伸手M索着左庆太的腰,却被他给阻挡了,她现在所处的位置对她真是不利,想要对他发动攻势却连碰都碰不到他的身体。

「不行喔!小可莉,不肯告诉我原因的话,我就不让你继续快乐下去。」

「不要……」简直快被逼疯了,白可莉只能拉住左庆太的手回到自己的腿间,渴求他像刚刚那样继续爱抚自己。「庆太,没有什么原因呀!没有……我没有不开、心啦……」

「说谎!」

「啊!庆太,快点……我想要你……」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