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几个男的舔我b—男人说你是我的女人,床上报复

我说:“这当然不是写给你,是写给政府的,你拿了支票去交,就解决了此事。”她很生气,说:“这样不好,我要你写给我,我存进我的户口!”“不好,”我说,“这不方便,你甚至不必拿去,到时贴个邮寄去就行了。”她的脸更黑,我知道她在生气诡计失败。如我祗是给她现金支票,她可以拿去用掉,下次又拿着税单问我要。现在这样她就没法施展,不能挪用。

但现在发脾气已经无效了。我说:“那就算了,我也要走了,我去洗澡。”我起身去洗,回来时她仍坐在床上。换了以前,她已经穿好衣服要走了。

我动手穿衣服,她拍拍床边说:“坐下来我们谈谈吧。”我坐下来说:“谈些什麽呢?”她伤感地说:“你不爱我了吗?”

我冷然道:“你走过,要我爱你,要由你努力去证明你是值得爱的了!”她流起泪来:“我拿了这张支票可以交税,但没有钱用,现在我身上祗剩下几十元了!”“哦,”我说,“我给你一些吧!”我从衣服里取出钱包,拿了二千元给她。

她说:“这一一算是什麽呢?”

我说:“这是现在的公价,有些人还收不到这价钱呢。”她眼泪都喷出来了。她说:“你--你--当我是什麽?”我说:“我是在什麽地方认识你的,你忘记了吗?”我是在夜总会里认识她的,那时价钱是每次一千五百元,几星期以后她就不用做了,生活由我负担。一直以来,我给她的价钱何止十倍。现在祗是还完基本步。

她跳起来穿衣服,我也穿衣服。我们好像比赛谁穿得快。大家差不多,不过女人穿好了之后还要用时间在脸上补些化妆品。

我说:“我先走了!”说着去开门。

她又哭了。她说:“不要走,等我一等。”

我说:“等什麽呢?”

她说:“我想你回来,我想象以前一样。”她抱着我,脸靠在我的胸膛上,大哭起来。

我说:“现在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吗?”

她呜咽着:“我是做错了,我想发达,我自己去闯,去做生意,但运气不好,这你可以原谅吧?”本来这一下是一定能使我心软的,但这一次不行,因为我知道她的眞相。她是仍在对我说谎。假如她讲出真相,真的有诚意,我还可以考虑,但她仍是在骗我。

我说:“你究竟做什麽生意呢?”

她说:“我--开书局。”

我说:“是有限公司还是无限公司?”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