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的肉体联欢续,玩弄校花阴部的小说_游四境

云兽解了麒麟星的腰带,亲吻从后颈一路向下,手指揉捏粉嫩的乳珠,令怀里的人儿发出好听的叫声,散发出更加馥郁的莲香。

硬挺的巨物隔着布料轻蹭臀缝,云兽一把撕开麒麟星的裤,只是在前面轻揉两下便满手汁水白浊,长指将蜜液涂抹在穴口,又拍拍软嫩的臀瓣,握着他的腰将巨物对准穴口,慢慢挺进。

「呀……!」麒麟星张嘴欲叫,却被以吻封缄,苍鹰一边亲吻他,一边拉着他的手抚上自个儿裤头,意思不言而喻。

那勃发之物在他掌下一跳一跳,麒麟星这下更是羞得不能自己。感觉身后之人终于顶到了深处,他发出一声满足的娇吟,乖巧的解开苍鹰的裤带,握住昂扬肉棒套弄起来。

苍鹰一手抓揉麒麟星的臀肉,一边挺腰让肉棒在对方手更快速的抽送,马眼溢出的汁水都将白净小手染得湿答答的,充分达到润滑的效果。

云兽吸咬着怀人的耳垂,加速前后抽插,肉棒狠狠肏入深处,顶到前方玉白的莲茎都挺直着一点点哭出来。带着武茧的指腹微微刺激敏感的乳珠,他将两颗茱萸夹在指间摩擦,轻压揉按。

「呜呜…啊……好…舒服……」承受不住这样的玩弄,麒麟星绷紧身射了出来。淡淡的白浊喷洒在苍鹰的深色衣料上,整个人变得瘫软无力。苍鹰将人捞起,把麒麟星的双腿环在腰间,肉棒直顶着刚刚发泄过的玉茎摩擦。

云兽在雪肤上留下一个个嫣红印记,还没泄出的肉棒依然埋在小穴里猛肏,刚才高潮时的收缩不禁让他射出了一点,好不容易咬牙忍住,那嫩肉却又像无数小嘴吞吐吸舔茎身,直逼得云兽越干越凶猛。

「嗯…哈啊……太深……轻点…」小穴和玉茎都被肏得湿漉漉,肉棒在体内肆无忌惮的进出,嫩肉紧紧吸吮着,就好像深怕它离去一样。猛烈操干的声音夹杂闷哼与呻吟,“噗哧-噗哧-噗哧-…”抽插声一刻不停。麒麟星一边发出淫乱的娇哼,身体也随着节奏摇动,玉茎更是随着顶弄猛烈晃动。

春潮如同在身体里奔涌,一股比一股更强烈的抽搐顺着被龟头顶弄的花心扩散到全身。他高扬小脑袋,身在兴奋和耻辱颤抖,内壁猛烈收缩。在温暖潮润的内壁挤压下,云兽闷哼一声,扼紧麒麟星的腰肢全根没入。他停止了抽插,灼热的精液直接喷射在深处花心,激烈的快感令麒麟星舒服得要晕过去。

云兽扳过他的脑袋,含住小嘴啧啧亲吻,同时抽出肉棒,龟头顶端沾满白色的液体,一股粘稠的液体还连在马眼和穴口之间。云兽用手指挑起自己马眼上这一头的黏液,抹在被干到红肿的洞口,一点也不想浪费。

此时的城主像个被玩坏的娃娃,高潮后的余韵还让他有些呆滞,只是虽然后面的猛兽舒服了,前面的猛禽却还没有。云兽从苍鹰手上接过麒麟星,他把人抱起来,让麒麟星的背靠着他的胸膛,大手托在大腿和小腿的关节处,把修长双腿高高抬起。云兽身材高大,抱着麒麟星的姿势就像大人抱小孩把尿一样。

刚被狠狠肏弄过的下体正对着苍鹰的方向。私处全被汁水和精液粘湿了,穴口半开着,一股浓稠的精液从小穴流出,滴在光亮的地板上。麒麟星还未性高潮恢复过来,腰酸腿软,垂着头任他们摆布。

苍鹰轻轻抚摸眼前人雪白的发丝,吻去眼角溢出的泪水,向下舔吻那张还在喘气的小嘴。他扶着自己的巨物,借着刚刚云兽射出的精水顺利插入,直径抵达最深处。

麒麟星发出软濡的嘤咛,主动将腿张得更开,扭动腰肢,苍鹰抱住他的身体上下前后左右套动,而云兽刚泄过的肉棒又被小屁股蹭得硬起,顶着臀缝用力摩擦,白嫩的肌肤被肏得嫣红。这样的姿势,麒麟星一低头便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蜜洞和性器交合,甚至还可以看到小腹里龟头的轮廓。

无论对方怎样套动,下面那张小嘴总是紧紧吸着入侵的巨物,令人欲罢不能。麒麟星迷蒙的意识逐渐回神,身体里的欲望再次被催动,他顺从的扭动屁股,配合两人的肏弄。

到后来这两人干得兴起,一前一后夹紧麒麟星,用他的身体上下套弄自己的肉棒,玩弄红肿的乳珠。此时苍鹰倏然抽出,麒麟星还搞不清怎么回事就整个人被翻过身面向云兽,双腿颤巍巍的踩住地面。他们把麒麟星已经散乱的衣物全扯下,浑身赤裸的麒麟星面前有一巨物,身后也有一根,苍鹰抬起他的腰,麒麟星被迫撅起屁股,分开双腿,让猛禽继续从背后插入小穴。

红肿的花穴再次被粗大的肉棒插入,这时云兽把恢复精神的肉棒塞进他的小嘴里。他们就这样开始一前一后干着,雪白银丝滑落肩头,宛如柳絮一般纷飞飘荡,乳珠时不时被不同的人捏在手里把玩。第二次高潮来临时,花穴又把肉棒夹得缴械,苍鹰发出低吼,射入麒麟星的体内后,原本在肏弄前方小嘴的云兽就换到后面来,而苍鹰又把肉棒塞进他的嘴里。

广大的会议堂里正上演狂乱的宴会,他们用各种各样的姿势肏弄这朵小莲花。麒麟星在情欲的控制下也配合他们的动作。精壮结实的身躯和白嫩娇小的肉体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云兽和苍鹰粗重的喘息夹杂着麒麟星软濡的呻吟,射精时惬意的吼叫伴随着高潮时失神的娇哼,这一切构成了今晚的春宫表演。

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男人已经把他们积存多时的精液悉数排泄在麒麟星的体内。小莲花瘫软在会议桌上,小穴被干得微张,粘稠的精液不时从里面流出来。

深夜。谈无欲合上书册,吹熄了桌台上的灯火,准备就寝。

这个时间八趾麒麟他老人家早就睡了,无忌天应该还在深夜苦赌。至于素还真……他下午说要找崎路人,之后便一去不回,不晓得是不是留宿在对方家。谈无欲忿忿不平,一边褪下外衫,一边胡思乱想。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