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沟沟茂密的森林——老外在我家上我,男妖重重

“嗯——”我隐约中能听到殿下众男子压抑的呻吟。看着他们仰望女王时那迷离的眼,我能猜到他们此时一定都将自己幻想成女王口中那颗幸运的葡萄粒了吧?哈哈……

怎么样?你们都憋爆了吧?我突然很想笑~~~~~~~~~

忽然,空气中一道甚人的目光S来。

蛇J哥哥,你丫的不装酷能死啊?!

“就是她?”女王终于享用完葡萄了~~~~~

“是!”蛇弟弟乖乖地点头。

“是妖王转世吗?”

“不是!苏珍已经查看过,她确实只是一个凡人愚妇!”

靠!你才妇女呢!要杀就杀,少在这块儿人身攻击。

“你确定?”的43

“确定!”

“那还带来作甚?拖下去喂蛇!”

啊?!这就完啦?!我这就要gameover啦?

“呃,姐姐,这名女子还是交给苏珍吧!我最近正在炼丹,需要一具女体做药引。”

“行,你做主吧!”

“是!”蛇J大哥说完,作势过来就要拎我。唉!认命喽。做药引就做药引吧,总好过做蛇饲料。

“等一下!”的c5

咦?歪下巴,你要干嘛?

“启禀陛下,属下有一事要讲。”说完,他Y森森地望我一眼,看得我一个心惊。

“黑护法有事但说无妨。”

“陛下,当日倾城公子曾竭力袒护过此女,还说她是自己的心上人。”

“什么?”异口同声,蛇J姐弟同时向我投来如炬的目光。可是随即,蛇大哥便迅速回过神去不再看我,而蛇姐姐就……

“就凭她?!”甜美的女声突然变得乖戾异常,在场的人皆闻之色变。

咻——一道紫光闪过,美女蛇已经站在我面前。伸出纤手,捏起我的下巴。

靠——痛啊!这姐弟俩怎么一个爱好啊!真是恶趣味。

她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时间貌似已经过去很久了……

“那死狐狸是瞎了眼吗?!”再一转眼,美女蛇已经气鼓鼓地坐回榻上,一双美眸却还冷冷地盯着我。

“所以——”歪下巴拱手上前,“属下认为,不能让此女死得太过便宜。陛下不如将她交予属下。最近刚好有一批刚成人形的雄妖,他们法力不行,没法控制自己的发情期。所以……嘿嘿!”歪下巴Y笑着扫我一眼,继续道:“丑归丑,可是她器官还是有的嘛!”

啥意思?什么发情期、器官的?偶没太听懂啊……

“陛下!”倒是蛇J大哥好像忽然变得十分急躁起来,刚想上前一步,却被美女蛇王一摆手挡下。

“好!就按黑护法说的办!”她突然侧过头,冲我妩媚一笑。

搞什么啊?不练丹啦?我诧异地转过头,看到蛇J大哥一脸极力隐忍的的焦急和心痛。

心痛?!我眼花了吧?他这是为谁啊?

啊呜————

伴着一声凄厉的狼鸣,偶被人关进了一个密闭的大地下室。

吧唧——

又摔?!真chu鲁!人都快死了,就不能温柔点对我?

歪下巴,M着下巴,似乎看透了我眼中的愤怒。

“怎么?嫌我手下人chu鲁啊?不懂得怜香惜玉?”他邪恶的笑着,步步向我靠近。

“喂!你别过来哦!我有aids,小心传染哦!”我很配合地裹紧自己的前X,身体反SX地往墙边靠去。

“aids?”他疑惑地重复了一遍。

半晌——

“老大,小妖J们已经快受不了了!”门外忽然有人焦急地喊道。

“药准备好了吗?”他边喊边冲着我诡秘的眨眨眼。“丑八怪,该你上场喽!”

“禀老大,早准备好啦!”

“好!进来给她灌下去!”

随即,门外进来两个彪形大汉,一个人上前chu暴地扒住我的嘴,另一个则将一碗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汤药灌进来。

什么东东啊?安乐死吗?

咳咳咳咳——呛到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