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插妈妈下的面-宝贝放松点我抽不出来|草草了事

结果,除了一个鬼跳蚤卡屁眼里了,什么都没咋地,孽他个啥,还, “宝贝,疼不疼”“乖,不会让你疼太久” 山山大神一晚没睡,听一夜哼哼哈哈,就搞这个?

更让大神受不了的是,

启草草这个混帐东西去了医院还正儿八经打个电话回来,“我在302医院,你过来接我”你说是不是让山山吐血?!她还真能把件狗屎事搞得精致无暇咧!

尽管,山山想,这事没绝,反而想害她的人更有了条件,这不,又多了四个炮友跟她的秘密,她秘密越多,自己掌控她更得心应手,不过,这一晚折腾,山山大神筋疲力尽啊——咳,算了,先暂时放她一马,郑显来的时候,山山也没在使坏心思推波助澜,等待时机再搞个大的吧!

拖着一夜未合的眼,山山大神去接草草混蛋了.

52

咳,山山在门口蛮有礼貌的咳了一声,草草在郑显怀里转过脸,见是山山,稍稍做起shen体,趴了趴头发,有看向郑显,“你不用送我回去,我直接要到山山的学校去一趟.”

山山一听,一愣!她去学校干嘛?

草草被郑显扶着下了床,其实,她后面还是很疼,忍着了.

咳,这个嘎巴子阿,做什么事都是想起一桩事一桩,他一听说侯爱兵他们亚欧送她回去,想起的倒不是别的,她突然想起来好像山山老师给她发了个短信,让她这个正好明天早一点去学校,草草一想,这都折腾到凌晨三四点了,直接要山山来接她一起去学校的了,这才说要山山来接她.

可,山山不知道啊,她这突然说要去学校一趟还真把他搞糊涂了,不过,也没作声,面上如常,过去从郑显手边接草草的胳膊扶起来,像个乖孩子.

草草站稳后,抓着山山的手,抬头望向郑显,“我要还肚子疼得厉害,肯定还是要到军总的高级病房住几天”

郑显笑,草草也笑,朝他摆摆手,拉着山山走了,抓着山山的手,很紧,是因为疼,可是还要装着不疼,走的还要蛮有精神.

一出来,上了电梯,草草就歪靠在电梯壁上清嘬着气,山山问她:怎么了?

草草看他一眼,“你会开车吧,直接去你们学校”说着,掏开手抓着直接把车钥匙丢给他,

山山接住,“你不舒服还去我们学校干嘛,回家休息——”

草草跟他摆手,她现在疼得厉害,实在懒得说话,“先去再说,先去再说”

山山心理烦死她了,可,还是忍着没作声,两个人,莫不作声的,草草慢慢走在前面,山山冷着眼,走在后面,走到草草车前.

草草自己爬上副驾驶座,屁股稍坐着靠在椅背上,山山上了驾驶位,看见她窝在里面,其实,怪可怜样的.

不过山山努力装作视而不见,启动,开车,

一路上,草草都闭着眼睛,微蹙着眉头,山山开车,面无表情.

突然她动了下,睁开眼朝窗外望了下,“停一下” 山山把车停了,

这一溜边全是品牌名店,有的是夜店性质,山山看她下了车,干嘛,她这时还要买衣服?

山山跟着下了车,“唉,以还要干嘛?” 山山这个时候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她到底折腾个啥.

谁知,草草这个时候转过头,像个小孩子,拉了拉自己身上的小西装,“我要去你们学校,穿成这样怎么行” 嘴巴还微噘着.

山山简直——看见她又挺直腰努力正常地走进一家名店,——女人!!个鬼女人!!

山山几烦几没法的,只能硬着头皮又跟着她走进去.

看见她微皱着眉头在里面逛了一圈,手里就捞到几件衣服,满自信洒脱的样子.

“山山”

草草在更衣室喊他,

“干嘛”山山还站在店门口百无聊赖的样子.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