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地里的故事—非洲象人族真实照片,丞相宠妓

「好象也是。」沈大娘这才没有那么冲动。「那我们干杯庆祝,来来来。」她兴奋地举杯。

「娘,我跟他真的没发生什么事啦!」叶莲波无奈地解释。

「兜儿和亵裤都被撕成那样,还叫没发生什么事?」沈大娘明白地拍了拍叶莲波。「妳要是不承认,娘拿被单出来就可以让妳哑口无言了!」她精明地跑去找被单,却讶异地看到上头根本没有血迹。

「怎么会这样?」沈大娘先是一脸茫然,随后就开始痛哭流涕,紧紧地抱着叶莲波。「呜……是不是哪一次药没有下好,让男人对妳动手动脚了?说,是谁?娘现在找他报仇去!」

「没有啦。」天哪,娘会不会幻想力太过丰富了──等等,娘既然那么期待,那今夜她要是真的敬了他酒,他会不会还是不会昏迷?娘今夜也许根本就没在酒里下药!

「呜……」沈大娘悲伤地继续哭。「没有?女儿,妳虽然不是娘亲生的,但是娘一向都把妳当成亲生宝贝,妳怎么能够独自承受这种痛苦呢?

说,是谁,娘去宰了他!」

「真的没有啦,娘!」叶莲波解释着。「被单上头没有东西真的是因为我们今夜没发生什么事!」

「真的吗?」沈大娘眨了眨眼、又眨了眨服,一脸不敢置信地望着叶莲波。「你们真的没发生什么事?」

「嗯。」如果爱抚、吻触都不算的话,那他们就真的没发生什么事。

「怎么会这样?」没想到相信了这点的沈大娘反而哭得更凶。「女儿,妳是做了什么事,让向公子不要妳?」呜……她承受不了自已的女儿送不出去的事实,她无法承受!

「我没有做什么事啊!」事实上,要不是她用力护身,她今夜早就名节不保了。

「妳没有做什么事?那一定是你,一定是你!」一定要找出凶手的沈大娘气闷地望向笼子里头那只很无辜的鸟。「一定是你在那里一直乱叫,害向公子的兴致都没了,对不对?」

「布谷!」笼子里头的鸟双目睁得圆滚凉的。

「早就说你是一只笨岛!」沈大娘怒气无处发,这下总算找到出气的对象。「就是你在这里乱叫,才会扰了向公子想要我宝贝女儿的心情,都是你!」

「布谷!」鸟继续叫着,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响应还是纯粹乱叫。

「娘!」叶莲波差点没翻白眼。「这件事跟布谷无关啦。」真是佩服娘,居然可以把事情都怪罪到布谷头上!

「还说呢!」沈大娘气不过地睨了叶莲波一眼。「好好的小鸟不养,居然给我养一双会叫布谷的猫头鹰!名字还取做布谷!」

不怕布谷鸟找错同伴,也要担心这只猫头鹰有认同错乱的问题啊!

「娘……」叶莲波无奈地拉着沈大娘。「牠天赋异禀嘛,娘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

「什么天赋异禀?」沈大娘还在气颐上,继续对叶莲波叨叨念。「妳这种做法就好象把宠物取名为主人一样,妳难道都不怕那只宠物会错乱,以为自已就叫做主人吗?」

「娘,妳会不会想太多了?」叶莲波被沈大娘搞得哭笑不得。

「我哪有想太多?我没有说妳这种做法是把妓女取名字为王妃,搞得妓女错乱不已,就很不错了……」沈大娘还不断在举例。

叶莲波只能不断地听她训训训,心想今夜真的是不用睡了——

「干嘛要人家那么早起来?你知不知道人家昨天等了你一夜,很累啊?」清秀少年揉着一双比熊猫更黑白分明的服,摇摇晃晃地走在阙相天后头,差点没出声要他背自己。

「谁要妳等了?」阙相天微微挑眉,失声而笑。瞧她说的好象是个怨妇一样。

「人家想知道事情的发展嘛!」清秀少年嘟着嘴说道,突然一个箭步如飞,向前攀住阙相天。「我问你,结果你们昨夜发生什么事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