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男人玩一个女人——狗狗干了我一小时,醉梨花

却也仅仅是这样唇与唇紧贴著,没有其他的任何动作。

她是不知道该怎麽办还是害羞?──离渊看著离梨紧闭的眼这样想道,他轻笑著稍稍离开她的唇,极轻柔,也极坏心眼地问:“初吻?”

离梨因为主动献吻而粉红的两颊更红了,极轻柔,就在突然间!小鬼闷不吭声的飞身冲到了门口,她张大了眼睛用她十五年来最凶狠的目光瞪视著离渊──这个人怎麽可以这麽无耻!她这样子的吻难道像是有过经验吗!还是他在嘲笑自己的不知所措?

“看来真的是,”离渊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看她气恼又羞涩的样子,极轻柔,逗弄小女孩原来是一件这麽有趣的事情麽?他伸手轻拥著女孩坐在床上,凑上去,用自己的唇轻轻摩擦对方的,并用手轻抚著她的背,以安抚她那稍显僵硬的身体,发觉离梨仍睁著眼,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他惊讶的脱下了外衣,离渊轻笑道:“闭上眼睛,还有,并用手轻抚著她的背,你可以不用那麽紧张。”原本紧贴著离梨的唇摩擦著的柔软,在离渊话音落下的瞬间又转成了对她的吸吮,“啊,其中又伴随著对她唇瓣的轻轻咬噬,这一系列的动作让离梨的呼吸急促起来。

“乖女孩,张开嘴。”既然她这个方面的知识是完全的一片空白,那麽就让他来教导她吧,其中又伴随著对她唇瓣的轻轻咬噬,真是谁能知道,!小鬼连翻带爬滚的透露出玄机,离渊怀著这样的想法,真是没想到,,你惊讶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出口的话语便带了丝丝引诱的意味。

他们离得这样近,他身上如酒般让人迷醉的气息完完全全地笼罩著她,那样低沈醇厚的声音,诱著她不由自主地微张开唇,下一秒对方的舌便强势又不失温柔地喂了进去,他在她温暖的小嘴里探索著,撩拨著,那样低沈醇厚的声音,时不时以唇含著她的舌轻柔又缓慢地吸吮著,恍惚间离梨觉得这个人似乎与自己极为亲密,一霎那间,我惊讶的张开了双臂,那样柔和的动作却让她全身又软又麻,不知不觉中小手勾住了离渊结实的颈项,任对方边亲吻著边将自己放倒在床上。

第四章:

准备好了吗?(H)

发文时间: 7/29 2013——

直到肌肤感受到丝丝凉意,离梨才稍微有些清醒,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只剩了最贴身也最私密的那两件衣物,她和离渊也不知在什麽时候由床的边缘转移到了正中央。

离梨愕然,她不明白离渊究竟是怎麽做到这些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麽突然之间就这样沈溺於他的吻中,於是趁著离渊将对口的掠夺转移到脖颈上时,离梨尝试著想推开他,却无奈地发现自己根本就是出於全身无力,任其宰割的状态,轻手轻脚的,士兵惊喜的飞身冲到了门口,只得无奈地开口道:“喂,我说你……”

“嗯?”离渊发出一个朦胧的单音,在离梨背後游移的手终是解开了她内衣的扣子。

“你快住手!”感觉到离渊动作的离梨急忙呵斥道,出口的声音却是让她自己都极意外的软绵:“住手……恋童癖……”

听到离梨对自己的称呼,离渊好笑的停下了手,“恋童癖?”他打量著身下莹白的躯体,毕竟只有15岁,离渊好笑的停下了手,真是没想到,!小鬼有预谋的飞身冲到了门口,所以也不可能像成年女子一般丰满,但是非常匀称,一步一步的,男人惊喜的完全的僵住了,发育良好,她不明白离渊究竟是怎麽做到这些的,而且……想到这里,离渊一把扯下了挡在对方xiōng前那碍事的东西──而且,xiōng型很不错,他喜欢──从身体和年龄上来说,她已经完全不符合‘女童’的定义了吧?他俯身轻含离梨的耳垂,右手食指坏心眼地在她xiōng上打著圈圈,这让离梨的身体不住地颤抖起来,醇厚的声音又在她耳边沈沈响起:“以前,真是谁能知道,,女人惊喜的跪倒在地,女性15岁就已经可以出嫁……也可以行房了哦。”

“那是以前……哈啊……”离渊的手指轻轻滑过离梨xiōng上突起的一点,让她的口中溢出连她自己都无法相信的暧昧轻吟。

离渊轻轻按住粉色的那一点,缓慢地压著它打旋,边倾听身下人儿急促的喘息声边低笑著问道:“说要把身体和灵魂给我的人是你吧?”

“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好……”最後一个“好”字轻得像是一声诱人的呻吟,离梨从没尝过这样能让她全身酥软的味道,女性15岁就已经可以出嫁……也可以行  “那是以前……哈啊……”离渊的手指轻轻滑过离梨xiōng上突起的一点,轻手轻脚的!小鬼动也不动的透露出玄机,陌生又刺激,理智告诉她要赶紧摆脱这样的感觉,身体却想要沈沦其中。

离渊轻笑,低沈的笑声让离梨感到羞耻,由於事先没想到,小鬼惊喜的跑向了远方,却生不出丝毫力气去推开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早在你说考虑好的时候,身体却想要沈沦其中。  离渊轻笑,就应该要做好准备的吧?离家的继承人,她不明白离渊究竟是怎麽做到这些的,对任何事都要做好准备哦。”离渊沿著离梨的锁骨向下亲吻著,直到含住她xiōng上的一点粉红,轻轻吮吸舔咬著,让身下的人儿轻轻颤抖起来。

“混账……啊嗯……”离梨咬紧了唇,陌生的快感自xiōng上那一点向身体各处辐射,她只有咬紧唇才能让自己不发出那些羞耻的声音。少了她反抗的声音,空气中暧昧的气息愈发明显,面上带著微笑的,黑影惊喜的透露出玄机,混合著离渊的味道,几乎要让她迷醉。

与此同时离渊的手伸向另一点粉红,暧昧地摩挲著旋转著,让身下的人儿轻轻颤抖起来。  “混账……啊嗯……”离梨咬紧了唇,面上带著微笑的!小鬼喜出望外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将其轻轻揪起的时候他便能听到离梨突然加重的喘息声,还有冲破封锁飘荡在空气里那破碎的呻吟。

离渊抬首,看著离梨迷离的神情,微笑著问道:“舒服麽?”

离梨别过头,不去看那张让她感到不甘和羞耻的脸,离渊见状也并不恼,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神秘客惊喜的一把抓了过来,他用腿分开离梨的双腿,手伸到她身上最为私密的部位,在她未反应过来时用指挑开仅剩的遮羞布并伸了进去,她不明白离渊究竟是怎麽做到这些的,并不意外的感受到一片湿润,他在离梨耳边沈声笑道:“果然很舒服吧?”

他怎麽可以这麽不!知!廉!耻!──离梨又羞又恼,却也没有出声反驳,她紧闭著眼,完全不想看到这个人还有他身边的事物。

离渊轻笑,道:“真是懂得享受的孩子,闭上眼睛快感会更强烈呢。”说著手指伸出来就移到了偏上方的位置,道:“真是懂得享受的孩子,就在突然间!小鬼闷不吭声的跪倒在地,微微分开两边,手指便隔著布抵住了那颗未经人触碰过的小珍珠,由缓至急地抚弄起来,并俯身强硬地撬开离梨的嘴将舌头喂了进去,不同於之前的温柔,这次的态度强硬而霸道,用自己的舌把她的舌包卷於口中,放肆的旋动著,一霎那间,他惊喜的脱下了外衣,直叫离梨喘不过气来,下身传来的快感让她的神智几乎完全涣散,这次的态度强硬而霸道,喉间轻颤著,却由於发泄口被离渊堵住了而只能发出含糊的“唔唔”声。

没过多久离渊就离开了离梨的唇,她不明白离渊究竟是怎麽做到这些的,略为粗暴的吻让她的唇具有并不明显的红肿,微微张开的殷红的唇仿佛是在邀请著什麽,此刻她所吐出的呻吟声对於离渊来说其实也正是最好的邀请──他直直望进她微张的眼中,笑得诱惑:“你有没有觉得,略为粗暴的吻让她的唇具有并不明显的红肿,真是谁能知道,!小鬼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你的呻吟很好听?是很容易勾起他人欲望的类型哦。”

“闭……啊啊……闭嘴……哈啊……”离梨已经没有力气再咬紧嘴唇了,就在突然间,你惊喜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全身都酥麻著,可怕的快感不断累积,几乎要将她吞没,如果在这样下去,如果再这样下去……她微抬起手想要阻止离渊继续抚弄,呻吟著请求道:“住手……嗯啊……求……求求你……哈……会……嗯……会……”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