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想就怎么做怎么说—教练边教我开车边吸奶,父女文情缠

她蹲在树下,一边哭一边胡乱用袖子抹去小脸上的眼泪,眼泪跟短线的珍珠似的往下掉,怎麽抹都抹不完。

她正郁闷著,却忽然听见一个男孩的声音:你为什麽在这儿哭她抬起头,眼前是个约莫三岁的小男孩,锦衣鲜亮,白bainen嫩的,眉目清秀,就像年画上的小童子。

微云也不应话,只打量著他,眼泪珠子也继续往下掉。那男孩瞅了她半天,故作大人样地叹了口气,伸手把手心的点心递到她眼前:喏,我把我喜欢的点心送给你,别哭了。

微云看看他手心里早看不出原先模样的点心,颇为嫌弃地皱皱眉头,果断摇头:我不要。

男孩却固执得很,小短腿往前迈了一步,硬是要把手心的点心往微云手里塞。微云顾不上哭了,手上一用力,倒把小男孩甩开去,男孩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的点心也掉落在一边,他定定看了看微云,忽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微云吓

了一跳,觉得自己不对,待要安慰他又不知道说什麽。这小姑娘被景政帝宠惯了,除了偶尔狗腿地讨好景政帝以外,从来都是被旁人宠著。犹犹豫豫之间,旁边已经有几个丫鬟婆子慌慌张张地跑过来,看见哇哇大哭的男孩便惊叫起来:哎呦我的小主子,这是怎麽了

为首的妇人一把搂住男孩,低声哄著。一边的丫鬟看见微云,登时推她一把,杏眼圆瞪:哪来的野丫头敢惹我们小主子说罢手上一抬,一巴掌正要打上去,却被人用力捉住了手腕。

她横眼过去,脸色却一下子变得苍白,身子也瑟瑟发抖:王爷

来人正是景政帝,浑身都散发著无法克制的怒气。他的气力很大,顺势一撇,便听见细微的骨折声。那丫鬟重重摔在地上,瞬时白了脸,额上布满细密的汗珠,疼痛难当却又不敢呼痛,只能磕头求饶。

微云这会儿也顾不得生景政帝的气,扑过去抱住景政帝的腿。眼泪珠子又掉下来,濡湿了景政帝的锦袍。

来寻微云的侍女太监们见了这幅景象,暗叫不好。没眼力见的,好好地惹了微云这个主子,景政帝决计不会轻易饶过。

景政帝低下头,小女儿衣裳沾上了泥土,大眼睛眼泪汪汪,越发显得可怜。景政帝忙把微云抱起来,转身吩咐一旁的内侍:把这不长眼的东西拖下去,重打四十大板,关柴房去旁边的人忙应了是,把那还在地上苦求的丫鬟拉了下去。

那小男孩也止了泪,惴惴不安地冲景政帝叫了声父王,微云这才知道这是自己的弟弟。男孩不是别人,正是王妃生的嫡子承胤。微云一向和外界接触的少,这个弟弟不过远远见过一两面而已。

景政帝对淑妃硬塞过来的王妃一向冷淡,连带著这个儿子也不太喜欢,只冷冷答应了一声,就抱著微云走了,不曾注意到身後承胤的失落。

百度搜: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已经过了用膳时间,侍女估著微云应该饿了,连忙摆了膳。景政帝搂著微云坐在桌前,小人儿还抽抽嗒嗒的,又是忙不迭地哄。

偏这小姑娘又不领情,一边哽咽著一边还不忘指责景政帝:坏父王,不理云儿。景政帝忙柔声认错,宝贝不哭了,是父王不对,下次再不会了。

怀里的小人儿渐渐止住了抽泣,仰起小脸怯怯地问他:父王会不会不要云儿了景政帝心疼地亲亲她的小脸,郑重保证:不会,永远不会。

微云这才心满意足地窝进景政帝怀里,不一会儿又不安分起来,小身子往景政帝身上蹭蹭,娇娇地唤他:父王,云儿饿了。

景政帝低下头,看著女儿脏兮兮的衣服和小手,不禁失笑,亲了亲小丫头的额头,拿起桌上的银著:乖,父王喂你吃。

微云惬意地换了换坐姿,直起小身子,小嘴巴张开,舒舒服服地享受自家父王的伺候。直到小肚子变得圆滚滚的,满意地打个饱嗝才停下来,转过头来看景政帝:云儿饱了,父王吃。

景政帝并不饿,但看小女儿吃得惬意,倒是有了些食欲,随意用了些。

侍女撤下食盒,又退了出去。微云半眯著眼,在景政帝怀里蹭了又蹭,想要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一磨一蹭间,小屁股下景政帝的那话儿渐渐火热,有了抬头的趋势。

景政帝不免尴尬起来,想起前几天的那件事,心中有些懊悔,但要起身,微云又娇娇地不让。那东西越发的坚硬,景政帝只好按住微云的小身子,叫她不要乱动。

微云向来不是乖乖听话的主,有时候就爱和父王对著干。景政帝越不让她动,她偏动。虽被景政帝按著,却还是不住轻轻磨蹭。

这样的磨蹭微微痒痒,让景政帝越发的受不住,火热热地抵在微云的小屁股上。微云也察觉到了,伸手往小屁股下面一把,不满地叫嚷:父王,有东西抵著我。

她这一抓,正好把景政帝的那巨物抓住。她的手还小的很,一圈也尚未握满,景政帝却感到一阵酥麻。那灼热透过布料传至微云手中,微云又抱怨,父王,还热热的。

虽是童言无忌,景政帝却觉得刺激,yuwang又涨大了几分。微云又是有话直说:父王,它还变大了诶。她兴奋於自己的重

大发现,扭过头向景政帝报告。

这张小脸真是漂亮,眉眼致,景政帝这样想著,低头吻下去。他的唇先落在微云的额头,细细的亲吻她幼嫩的肌肤,一路下移,到小鼻子,再到粉嫩的嘴唇。那日的情景又浮现在他脑海中,他也不管不顾了,攫住那小嘴唇,舌尖探进去,纠缠起微云的小舌头。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