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被兰陵王插高潮,租个女友回家过年12|女配修仙记

在打开盒子的一瞬间,葭葭终于感到了周围的一丝极弱的灵力波动。

这是一场持久战,耐力战。以葭葭的修为,派金丹修士暗中监视她的可能性不大,监视之人应在筑基期,纵使他的修为比起葭葭来天差地别,终究没有达到金丹神通,长的监视,又恰逢阿若做了件之前没有与那人商量过的事,那人惊讶之下,便有那么一瞬间,自身所带的灵气与周围的灵气没有完全融合,就这么一瞬间,恰巧被葭葭察觉到了。

能那人的存在,真可谓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这实实在在是葭葭的幸运了。

葭葭闭眼,脑中不断回放着那道灵气的波动,即使掩藏的再好,那一瞬间的泄漏,锋利无比,似乎能化为实质割破人的皮肤。

昆仑剑修!而且修的是极为锋利的一把剑。葭葭下了断言。

这又着实是她的幸运了。剑修,一生只习一把剑,战斗力在同阶修士中可以说是最高的。来人若是对剑的领悟没有那么高,或者领悟的并非是锋利之剑,战斗之剑,或者干脆是讲究融于外物的隐剑,那么他身带的灵气便不会那么与众不同,也不会让葭葭了。

暗处监视她的人,葭葭竟反而松了口气,最可怕的不是被监视了,而是明明被监视了,却始终无法察觉。

她现在也几乎可以肯定,阿若并没有采取那个最简单直接的办法,至于她心中是认为葭葭实力太弱不值得杀,还是心有恻隐,不想无故取她性命,只有她本人。对葭葭来说,阿若这一决定,无疑是给了她一条生路,只要没有意外,她有极大的把握能化险为夷。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讲,葭葭最好的选择便是不下山,乖乖的呆在清心峰,但这是在葭葭得知有人在监视的情况下作的决定。若是完全不被监视了呢?葭葭自问。

她日常行事极为规律,即使以往没有人会注意到她,但想必以执法堂的手段,要了解她过往的生活习性也是轻而易举。

每三月下山去明定城坊市一趟,添些必要的物品,这几乎已成为葭葭日常必做的事情。平日,下山去明定城葭葭的心情都是不的,可这回却是不得不下山,如同赶鸭子上架一般,没有人这种时候还能开心的起来。

列了张清单,葭葭带着储物袋便推开了院门,恰巧一位修士手里拿着大红的“福“字从她们门前走过,电光火石间,一个想法在葭葭心中渐渐形成了。连日来的忧郁一扫而光欢喜,下月可是正月?”

“恩!”欢喜头微微抬起,有些愕,这些日子,葭葭一直便是无精打采的,突然间这么兴奋,倒是让她一下子没转过弯来,愣愣的看着葭葭。

“新元历二十三万两千七百一十七年正月?”葭葭有重复了一遍,看向欢喜,目光灼灼。

可却没等她反应,便一把抱起桌上阿若送的盒子连同里面的混音钟放进储物袋里,出门时竟是一副欢欢喜喜的模样。

变脸之快,让欢喜傻了眼。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第十六章 烫手山芋终甩出

?定城。

虽说是昆仑控下的主城之一,更因为身处昆仑脚下,明定城中修士颇多,可凡人却也是不少的。

将近年关,明定城中被布置的一片火红,便连坊市中的小摊小贩都会在摊前挂两个灯笼,更遑论百草堂、天工坊、炼宝阁这些老字号名店,在门前布下了一些炫夜之星,这些以灵力催动的低阶法器,因身带灵气,更是将明定城点缀的如梦似幻,甚是美丽。

与往常一样,买了些符纸、灵麦,又在小摊上淘了两本修真人士写的杂记,要买的东西就买的差不多了,葭葭同往常一样开始闲逛起来。

许是受了这等气氛的感染吧,虽说修真无岁月,可大多数没有修成老怪物那等境界的低阶修士还是偶尔会如同凡人一般庆个把节日的。

三三两两的修士自葭葭面前走过,葭葭惊奇的发现竟多数是男女搭配型的,如她一样独自一人在这时候闲逛的也纯属少见,因此也时常有好奇的目光打量她一眼。

只有葭葭自己才知道,她可不是一个人,身边至少跟着一个以上的高阶修士呢!

葭葭也不急,竟饶有兴趣的看起了街上的舞狮,时不时的和众人一道拍手叫好!

跟着舞狮队的人一路走着,葭葭也拿了几颗灵珠抛进了舞狮队里,一曲舞罢,人群再度骚动了起来。

明定城中有规定,不到万不得已,不得随意在明定城使用法术。葭葭人长的小,为了避免自己被人群冲倒,便一闪身躲进了一旁的炼宝阁。

此时,多数人都在外头看那舞狮,炼宝阁中人倒是寥寥无几,葭葭便趁机看起了炼宝阁中各类法器法宝。

“这位道友,不知您是想寻些什么宝贝?小老儿倒是愿意为你解说一二!”那位掌柜似是没有看到葭葭身上的灰色杂役弟子服,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葭葭倒是想买些法器法宝来着,只可惜囊中羞涩,唯一拿得出手的两块上品灵石还是萧璃雪给的,葭葭现在并不打算使用,而是打算战斗或者修炼到极为紧要关头时再使用。

外头传来阵阵叫好声,想是一曲又舞罢了,葭葭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只锦盒,将锦盒推至掌柜面前。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