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穴什么样子图片\\儿子强行占有我身体|放过我吧

“这里面不会也有你的吧?”见我有些沮丧,古扬打趣起来。

我实在没心思和他开玩笑,我沮丧的原因是因爲我把文菀的信放在了第一个位置,答应她的事情,却没有办成。

“你瞎说什麽,我才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我斜了他一眼,说。

“看看,连你都说无聊了,那麽我这样做就对了。”古扬抓住我的这个字眼,心情是无比地开心。

“歪理。”我懒得和他说,好像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对于这件事,我很抱歉,晚上睡觉的时候也觉得不踏实,以至于第二天的早晨,我顶着一双黑眼圈上了班。爲这事,我没被古清这个哥哥嘲笑死。

坐在座位上,我忐忑不安地盯着门外,想看看文菀的情况。见她进门,我开心地给她打了一个招呼,她也热烈回应了。我以爲没事了,直到文菀红着眼睛将一封脏污的信拿出来,我才知道,她是在强装着。

“对不起。”我不敢看她,觉得心里有些愧疚。

“没事,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她的话语却是如此轻松,让我惊讶出声,“嗯?”

“你还不知道吧,三少从来不看情书,就算我们学校的第一校花当面给他表白,他也是不接受的。”

“那你干嘛还写?”这不是自讨没趣嘛 ,我心里想着。

“抱着那渺茫的希望吧!”文菀撇撇嘴,无奈地说,“看来星座书上的东西也不准。”

“文菀,别想太多,要不然,放弃吧!”

这话一出,引来文菀强烈的反对。

“这怎麽行,我才刚刚开始,不能这麽容易就放弃,我还要继续努力个十年二十年。”

“需要这麽长时间吗?”我擦了一把头上的虚汗。

“当然需要。”

“你好执着。”除了这话,我也是在找不出什麽词语组合了,

“这有什麽,我不过才写了半个月,写了15封信,记得初三有个学姐,从小学幼儿园就开始写了,估计那信现在足有一个楼层那麽高了。”

“天啊。”我惊叫,从幼儿园就开始了,这是什麽概念,太那个早熟了吧。

“我估计自己是最少的了。”文菀脸上一下子从斗志昂扬变成了

“这东西不在乎多少,关键是缘分。”

“对哦,你看上次我让你介绍我古扬哥哥认识,你说看缘分,後来我们就遇到了,这是不是缘分?”

“呵呵。”我无力笑了一下,这真不是什麽天意。按正常推理,我才来学校,人生地不熟的,他肯定要多照顾我点,所以和我在一起遇到,真不是什麽缘分。不过,我没说出这话,怕打击了文菀。

“点点,星期六我能去你家住一夜吗?”文菀忽然拉了我的袖子,见我看向她,她才说道。

“这个。”我有些爲难,毕竟自己在那个家里不是什麽主人,没有什麽发言权。

“我爸妈都出差了,家里虽然有保姆,但是我一个人睡,很怕的。”

“这个,我……”

“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犹犹豫豫的话语,让文菀的脸顿时沮丧起来。我想,我严重伤害了她的心。

“不是的,你得让我回家问一下。”

“好的,我还真以爲你不愿意呢!”文菀立马乐开了花,她的脸真的很像四川的脸谱,说变就变,阴晴转换太快。

晚上回家吃过饭的时候,我被古叔叔和妈妈叫到他们的卧室问话,不过就是有关我这几天上学的事情,话题就是我习不习惯,需不需要其他的帮助什麽的,而我心不在焉,有一下没一下地回答。

“点点,有心事?”古叔叔看我这个状态,很肯定地问道。

“没……没有。”

“说吧,又没有什麽外人?”

“古叔叔,我想问一下,我可以带朋友回来玩吗?”犹豫再三,我还是说出口了。

“我还以爲什麽是大事情,让咱们家的点点这样爲难,这个,当然可以了。”

我脸红了,没敢看向他们,吕烟没有说任何话。在这个家里,她是从不插嘴阻拦的,好像在扮演一个温顺的好妻子。自从我被买到这里,我们都没怎麽正常说过话。但是有一点,我知道,那就是扮演好女儿这个角色,不然,自己会有大麻烦。

“那住一夜呢?”我继续询问,耳朵也很烫。

等了好长时间,不见古仁华回答,我擡头,见他正想着东西,小声问:

“不可以吗?”

“是不是点点答应了别人?”他没回答我的话,反而问了我一句。

“没有,我只是不想让朋友失望,古叔叔,要是不可以的话,我,我回绝她好了。”

“哈哈,点点,和你开个玩笑,过夜更是没有问题,我是非常欢迎呢。”

“真的吗,谢谢古叔叔。”我太高兴了,忍不住在古叔叔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古叔叔很惊讶,继而欢喜地抱我转圈圈,我们好像一对真父女在玩耍,而吕烟在一旁开心地笑,嘴里不停地唠叨“慢点,慢点。”

第二天我先告诉了文菀“不允许”的这个假消息,然後又告诉她“允许”的真消息。文菀是一时失落,一时开心。她瞪着眼睛看我,不和我说话了,我怕她真生气了,赶紧哄一哄。大家都是喜欢玩闹的人,所以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点点,你说明天我要穿什麽衣服去?”

“随便。”

“这怎麽行?第一次到别人家里,肯定要正式一点。”文菀皱着眉,忽而又舒展开,“古扬哥哥喜欢什麽顔色?”

“三哥,好像很喜欢绿色的东西。”我想了想,古扬除了黑色的校服穿的次数多,好像绿色就是填补他假期的所有色彩。

“太好了,我正好有个绿色的连衣裙,也是喜欢得不行。”文菀很开心,爲他们同等品味而开心。我忽然又想到上次在楼上吃饭的情景,嘴巴乐个不停。

“点点,不准笑。”文菀当然知道我所笑何事,她脸色立马变得不好。

“好。”我憋着笑,正常说话,“文菀,其实你不需要这样子的。”

“点点,你还太小,不理解我们这些有追求的大人。”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