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啊在楼梯上边走边做,触手啊进去了不要|修仙之系统流

便见自己身下的所有景象似乎都变成了一个个小巧可爱的小玩意一般,但令她惊愕的却是,底下那些树林竟全部倒塌了,一直蔓延到百里之外的地方。入目的一切都似乎经历了一次大乱斗一般遍布疮痍,整个世界都变得灰蒙蒙的一片。

本想问问师兄这是怎么回事,但见他专心执剑的模样,也不忍心打扰,便在心下唤道:“系统?你在吗?”

“……主人,怎么了?”等了一会,系统的声音才似是猛然被惊醒了一般叫道。

苏灵樱只想无奈扶额,便再次问道:“我想问你下面发生了什么事啊,你在干嘛呢?”

“主人,你不知道么?下面是你造成的啊。昨晚,你在要硬生生冲破瓶颈时结果反而物极必反,灵力尽数全部消散啦!这一切都是那积攒了这么些年从药物那里吸来的灵力爆发造成的。”系统一片惋惜的语气,苏灵樱听了,顿时只觉得心中一下一下的抽疼:啊啊啊……那么多灵力竟然都去搞植被破坏了?!难怪今天查看灵根时所有灵根都枯萎了!竟然在昨天储存了十六年的灵力全部消散了!这根本不是突破好吧,完全是散体啊!

系统敏感的感觉到了苏灵樱的难过,连忙安慰道:“主人,虽然那些灵力消散了,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那些灵力都是通过药物迫使提升,蕴含了太过生猛而难以操控的灵性,不太适合你,我们重新来过,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我只是惋惜这身体的主人这次是大大的失算罢了,不但没有破了瓶颈,反而还把小命给搭进去了,着实可悲。”苏灵樱心想那些灵力以后自己估计用了也不好使,一想到以后会产生多大的副作用,也不由得后怕,思及此便冲系统笑道。

系统暗道果真自己没有选错人,有这么阔达的心境也实属难得,接着说道:“主人,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脚下的剑是什么品级?”

苏灵樱果真被它再次拉回了心思,下意识便低头去看那剑。

那剑此时变得又宽又大,在灵力的驱使下通体流露出淡淡的紫色光晕,令她不由得看呆了:神剑宗不是没有稀有罕见的变异雷灵根,但在记忆里,每个雷灵根修士施法时总是可以狂暴的激起无数噼里啪啦的强大雷电,她还真是没有见过,师兄的雷灵力竟然如此柔和,就如他本人一般。

苏灵樱只能说:“这剑很有灵性,莫非也是上品仙器?”

“不只是上品的仙器,而是仙器中的极品!就差一步就是神器啦!”系统的声音一片对不识宝物人的鄙夷。

苏灵樱嘴角抽了抽:喂!说好的萌哒哒的系统君哪?!她怎么不知道系统竟然这么傲娇来着?!

不过,来到这个世界她便轻而易举的见识了两把极品的宝物,她怎么不知道这世间有这么多好东西哪?

与系统谈天说地的讨论了一路上,拉回意识时才发现自己便即将来到那传说中的天下第一派了。尽管之前系统告诉她父亲不会发现此等逆天而行的体换魄的事情,还是隐约有些担忧,毕竟那苏千洛可不是一般人,不是一般的强大。起码,这世间没有人知道他的修为现在是多少。

御剑飞行了近千里路,穿过了大大小小十多座城池,才来到一片缥缈之地,聊聊绕绕的白雾笼罩了前方的一切,来的蹊跷,好似一层厚厚的障壁一般隔阂了所有。

便见身前的欧阳卿允一个收势便将灵剑悬浮在了半空,他从衣袖中取出一个模样小巧精美的令牌,稳稳地朝大雾里甩了过去。那令牌在接触大雾时便轻轻悬浮固定住,通体散发出隐隐的光芒,之后又极富灵性的返回到欧阳卿允的袖口里。但那本是厚厚的白雾却渐渐地消弭了,露出一个容一人通过的缺口,才知这是神剑宗与外界相隔的一层屏障。

再次御剑,飞入那唯一的缺口后,那缺口再次被浓浓的雾气笼罩了。

但吸引苏灵樱注意的不是那神奇的屏障,而是眼前这从未见识过的罕见美景。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