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爸爸是太监—母亲和儿子作爱的感爱,重生之缠绵

他话音未落,台下便传来一阵唏嘘声,这是打脸,赤、裸、裸的打脸啊!

早上雨薇还孤零零地一个人坐在这个大打感情牌,含蓄得让人潸然泪下,心疼不已;下午绯闻之中的另外两位主角就出现了,大秀恩爱不说,还直接宣布了订婚消息,而且看这位陆家大少深情款款的样子,也与报纸上所报道的被强迫大相径庭。不过,大门大户里的事,真真假假,那些人,哪个不会做戏。

而,做他们这一行的,最喜欢的就是他们唱的戏,这戏唱得越动听,他们的报道就越有料,销量也就越好,钱“哗哗”地来了,他们也就越开心,总之,他们的宗旨就是把没的说成有的,把有的说得天花乱坠。

这不,第一排一个记者已经按耐不住,腾得站起身,很是严肃地大声提出质疑:“陆大少,展小姐,不知道二位在这个时候忽然选择订婚,是不是为了消除早晨报道的负面影响而进行的政治联姻?”

他这个问题提得相当的犀利,矛头直接倒向了两人,不知他问这个问题,是想让别人相信还是想要得到解释,若是前者,那当真是其心可诛辂。

北然瞳孔微缩,目光渐冷,定定地望着那个记者,仿佛要将他看穿一般。那个记者背脊一凉,下意识地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可余光无意间扫到其他记者同样殷勤期待答案的样子,顿时来了信心,他迅速昂起头,故作镇定地盯着北然,那眼睛好似在说:我不怕你,今天这个问题,我一定要得到答案,我相信大家也一定想要知道。

呵呵,这回不止北然笑了,连坐在他身边的惜瞳的嘴角也不自觉挂上了似是而非的笑。

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惜瞳轻轻捏了一下直到此刻两个人依旧紧扣的双手,北然略带疑惑地转头望了她一眼,她勾了勾唇角,微微起身,然后,趁着他尚未反应,覆上他的浅薄的唇瓣娴。

北然似乎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嘴角微扬,没有丝毫犹豫的,右手迅速搭上她的腰际,温柔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不由分说地含住她的嘴唇,略带惩罚般的、不轻不重地吮、吸了一下她粉嫩的唇瓣。

台下的记者们也是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慌忙指使着身边的助手,或者自己亲自动手将这两个人亲吻的画面拍摄下来,连续拍了好多张,力求三百六十度全无死角。偏偏有些怀着恶意的,想要将这些照片丑化的,可是,两个人这般温情的画面,怎么拍都透着美好,让人忍不住感叹。

那些“咔嚓——”的声音,当真是想忽视都没办法,北然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这个吻,沉沉地叹了口气,余光扫了眼下面的记者,那目光简直是想要杀人。那些记者们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犹豫了好一阵,又颇为硬气地与他直直的对视,似乎想要一较高下。

惜瞳心里也是不悦,在这个时候被中断,当真是想高兴也高兴不起来,不过,她倒也不愿意当着别人的面做现场直播,这样也好。

这么想着,她那郁闷的心情舒解了不少。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勾了勾嘴角,含着笑地面上记者,目光微凛,语气显得有些咄咄逼人,“那你觉得,我们这样的订婚是在这样乱糟糟的大环境下进行的政治联姻吗?”

能在这一行混下去,并且能够让某家报社周刊交付这么重要新闻的采访权的,又有哪个是省油的灯!一开始,是没有反应过来,才会大脑一片空白,被北然的气势压了下去,这会儿,彻底恢复了平时的脑子,怎么可能再有那退缩的举动。

而且,他们的野心从来就不止这么一点,一张不算火辣的吻照就能满足他们的胃口,简直是痴人说梦,这个时候,简直就是他们乘胜追击的最佳时候。

“展小姐,我不明白你这样似是而非的行为,似是而非的话,到底是想要误导别人还是掩盖真相?”短暂地停顿之后,一个坐在较中间位置的女记者站起身,丝毫不逊色刚才那个男记者,问出来的话那也是相当的犀利。而且,她刚一说完,便得到了大半记者的附和,当然,还有那么一小半,是展家特别邀请过来的记者或者相熟的记者。

“对啊对啊,展小姐,你这是想要模糊焦点吗?”

“展小姐,你忽然这么做,是不是你自己本身也对这场订婚不看好?”

……

果然,她不该温柔的,这些记者一个个都是吸血鬼,胃口大得怎么都喂不饱,她的好心到最后只会成为攻击她的利器。

呵,惜瞳冷笑,面色沉了一分。

北然与她就像是存在某种心电感应一般,

就算没有看她,就算她什么都没说,他还是感觉到了她的不开心微微蹙眉,心里抑制不住的心疼,她向来不喜欢参加任何活动,他知道这样的记者招待会着实是为难她了。可是,明知道是这样的他,依旧是什么都做不了,这种从心底生出来的无力感几乎要将他给淹没。

良久,他深吸一口气,强迫从那种焦灼的情绪之中挣脱开来,轻轻捏了捏她的手,在她的掌心郑重其事地写下几个字:小瞳,我就在你旁边。同时,他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他还不够强大,他要足够强大,给惜瞳安稳的避风港。

惜瞳感觉到北然那独有的温柔,面色不禁柔和了些许,只是定睛望着下面坐着的记者们的时候,她的目光依旧透着冷硬。

“两个人相爱,并不是嘴上说说就可以的,更多的是在行动中展露出来的。我想,就算我现在,就站在这里,明确告诉你们,我与然是因为相爱而订婚,想必你们也存着几分不相信,甚至会恶意地作出不实的猜测,对吧?”最后那句,她刻意将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略带嘲讽的话,像是一把刀,直直地戳着他们的脊梁骨。

下面的记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她又是横扫了一大片记者,清晰地瞧见他们脸上透着某种深思,嘴角微微上扬,顿了好一会儿,接着说:“我不知道早上那篇报道是从哪里得来消息,又是由何人撰写,撰写的那个人有着什么样的身份。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也是一定是个极有才之人,如果可能,我是希望可以与他相交。”

看着她那带着些许憧憬的眼神,他心想,也许……不管那个男的,还是女的,他都无可救药地嫉妒了,甚至嫉妒得有些疯狂。明明心里告诉自己,小瞳爱的是自己,不同嫉妒不用吃醋的,可是,她还是无法克制住自己。他想要的,多得连他都有些不可思议,他想占据她的每一寸心神,让她的眼里心里都只有他一个。

强压住xiōng口燃起的熊熊火焰,北然嘴角挂上一抹冷笑,接着她的话继续说道:“时间会证明一切的。”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足以表明了他的想法,他相信他们的爱情,无坚不摧,美满长久。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