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守寡难忍求我帮忙止痒-玩弄绝色高贵美妇|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眼前的情形在此骤然生变化,轩辕昰以为他冲进去的会是新郎新娘拜天地的礼堂,然而他眼前出现的却是洞房花烛的情景。

头上的盖头已经被挑开,女子的面目更加宛然,那低眉含笑的羞涩神情瞬间刺痛了轩辕昰的心!

他冲上前去,一把拉住女子的双手就朝外走。却不料这一扯就是没有扯动,而一旁的历劫却是拦了上来。

历劫得新郎喜服此刻愈刺眼,映地一双眼睛通红,死死地瞪着轩辕昰:“丫头是我的新娘,不能跟你走!”

轩辕昰一愣,只觉得手中一空,刚才抓住的女子柔荑已经从他手中抽了回去。

他只觉得心中一凉,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女子:“丫头,你不肯跟我走吗?”

女子沉默着一言不,一旁的历劫却是一拳打了过来:“我是丫头天命注定的人,该离开的人是你!”

轩辕昰自是不肯罢休,两个人拳打脚踢,扭作一团。

而此刻的历劫,眼中出现的却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场景。

暗红色的小岛,狰狞的岩石,少女雪白的衣裙被海风扬起,飒飒作响,同时也让白裙上面那点点血痕,丝丝金线更加显眼。

他就站在少女的身边,二人对面,是一身黑衣如墨的轩辕昰。

飞扬的黑遮住了他半边苍白的脸庞,让人一时看不出他的神情变化,只能感觉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冰冷,宛如冬日无星无月的深夜。

轩辕昰手中的战天剑同样冰冷,锋利,无情。

没有任何开场白,轩辕昰手中的剑爆出重重剑气,朝着身边的少女就刺了过来!

历劫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抢先一步,拦在少女与轩辕昰之间,就迎上了轩辕昰的漫天剑影!

一时间,金色的真气,凌厉的剑气,交错纠缠,不分彼此,旁边的少女一脸急切,却似乎有插不上手,只能跺着脚在旁边高声叫道:“轩辕,历劫,你们不要打了!”

深深呼唤,急切而又无奈,让历劫的心莫名一颤,突然就醒悟过来:自己与轩辕昰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非得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

却不料轩辕昰如同疯狂了一般,根本就没有停手的打算,一剑比一剑快,一剑比一剑狠。只要历劫稍又懈怠,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刺向一旁的少女!

历劫无奈,也只得见招拆招,应付着对方,对于少女一声声的哀求充耳不闻!

两个男人,谁也不肯想让的后果,就是两个人同时受伤,同时挂彩。

历劫的肩头被轩辕昰的剑气扫中,血染白衣,同时他的拳头也从轩辕昰的侧脸扫过,将对方的鼻子都打得冒出血来。

旁边的少女哀求无果,急得满脸是泪,最终一咬牙冲到了二人之间!

历劫的拳头一滞,轩辕昰的剑却是已经到了历劫近前,少女又是突然闯进来,想要收回已然太迟,他也只来得及偏了一偏。

然而却终究是没有躲开那少女。

剑尖刺入血肉中特有的闷响突然响起,历劫只觉得自己的心猛地缩起,狂吼一声:“丫头!”

他怨轩辕昰,甚至是恨,难道就不能为了丫头而暂时放下隔阂与成见吗?

一只手接住血染白衣的少女,历劫毫不犹豫地将真气凝聚到另一只拳头上,漫天的拳影如雨点纷落,瞬间朝着轩辕昰涌了过去!

历劫的心中,只剩下了滔天的恨意!

他要杀了眼前的轩辕昰,为他的丫头报仇!

金色的真气疯狂流转,剑气肆虐纵横,你来我往之间,只有一黑一白两条人影,犹如太极图中的阴阳鱼。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