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吧性欢日记第六章\\狗狗爱爱女|把爱给爸爸

邹丰知道女儿是害羞,不管三七二十一,三两把就扯开她抓紧的碎花单被,眼眸忽忽的暗了一下,小家夥从脖子到xiōng口,甚至连手腕处都是自己的吻痕,一片狼藉,还好这些都是自己留下来的,否则…

“乖,不热就不热,先起来爸爸给你洗洗。”邹丰放开手里的被单,伸出修长的双手温柔的抱起女儿;“又不是没见过,等洗完你再睡,饭好了爸爸就叫你好不好?”邹丰下巴抵著女儿的头顶,笑的满眼都是宠溺。

“谁要你洗?我又不是没手。”邹贝窝在男人怀里小声嘀咕,双手跟著嘴上的话却唱著反调,不由自主的搂著邹丰脖子,脸蛋还轻柔的在上面蹭了两下。

邹丰失笑,向後一仰,抱著邹贝横著就躺在床中央,‘哈哈哈’的乐呵,也不管邹贝吓得一个尖叫,自顾自的把女儿压在xiōng口;“你个小妖精。”说著揉揉邹贝的後脑;“可是爸爸还真就想给你洗,怎麽办?”

“爸!你要吓死我,就不要你洗。”邹贝愁,哪能老光著身子让老爸折腾,好歹都是大姑娘,不好意思的捶了下男人起伏的xiōng口。

邹丰大手捏著女儿精致的小拳头,猥琐的放在嘴边还舔了一下,笑眯了眼;“唉,看来还是我没把咱家宝贝伺候好啊,要不,这会咋就不需要我呢?”

“无聊!”邹贝扑腾著酸软的双腿;“我要起来,爸爸你别耍赖,放开啦。”

也不知道是跟女儿有了更亲密的关系,还是怎麽,邹丰比以前当真爱调戏自己家的宝贝,双手环著邹贝细嫩的纤腰,逗著嘴;“没说不给起来啊,何况宝贝不喜欢爸爸我无赖吗?我还以为你喜欢的。”

看著老爸那赖皮的模样,邹贝抬头瞪大了双眼,小脸也是红了又红;“爸爸你好无聊哦~”说完又趴了回去,不过自己还是喜欢的,邹贝只是害羞的不好意思说出来。

“啊?”邹丰愣;“只是无聊吗?没其他的?难道宝贝不喜欢?”

“喜欢!我可以洗澡不?!”

“哈哈哈…”

邹丰抱著已经发怒了的女儿,一边调戏她,一边给她擦拭著身上自己留下的痕迹,下体已经肿得不成样子,邹丰手劲真是轻了又轻,柔了再柔,现在都恨死自己的冲动了,本来漂亮粉嫩的穴口,有血迹,有jīng液,沾满了白皙的腿缝。

娇嫩的屁股上也是自己用力捏下的指痕,xiōng前的rǔ尖红肿得发硬,在男人眼里,邹贝可从没受过这样的苦,心头一疼,小声的问著她;“宝贝,还疼不疼?”

邹贝已经羞得说不出话,光遛遛的被老爸前後左右的翻著擦了遍,低垂著脑袋摇摇头,就算疼她也不好意思说出来啊,爸爸问这个做什麽,只是现在身上过多的还是软,腿上一点劲的都没,看来又得在床上休息了。

自从跟爸爸发生过亲密点的关系以後,邹贝也知道每个星期天回来要想满坡乱跑那简直是不可能的,那次不是在床上躺个腰酸背疼的,现在虽说疼,可是心里的满足早就超过了此刻的狼狈。

邹丰把女儿过长的头发挽了点起来,垂落到楼板上发尖有些灰尘,轻轻的吹了下,扔下手里的毛巾,抱著邹贝站起来;“都是爸爸不好,不该那麽用力的,宝贝别生气好不好?”

邹贝心里一甜,掉开头去,脸上不由自主地,荡起了一层波光粼粼的浅笑;“没生气的。”

亲吻了下邹贝,男人把她小心的放在床上,看了眼含羞的女儿;“那就好,现在爸爸去煮饭,再睡会。”说完转身从柜子里拿出干净的被单盖住女儿光溜溜的身体。

“嗯,我躺著,爸爸你去。”邹贝到是简单的答道,可是男人心里还是抽著疼,这身上的乌痕要撒实话才能消退下去,怎麽遇上女儿自己就没了理智,被单盖住了眼前满身残破的白皙身体,邹丰心里稍稍的好过了一些。

早饭跟午饭父女俩是准备连著一顿吃了,要说不饿,真没人相信,大早上折腾了那麽久,邹丰习惯了每顿饭的点,套了条裤子在身上,男人急忙下楼忙活,家禽的杂乱叫声比邹丰肚子吼叫的还要来得猛烈。

放出家里喂著的几只扑腾得满地都是灰尘的炸毛**,邹丰吆喝著往後坡上撵,随後回去关上**圈门才晃悠到灶屋,桌子上还摆著昨天从学校带回来的东西,杂乱的堆到一起,那厚厚的一打全是邹贝的书本和常用物,邹丰现在也来不及收拾,吃饭要紧。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