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点好湿想要你插我\\男插女下体无遮拦图|我们闪婚吧!

经理,你知道他在认识我之前是个没人要的大宅男吗?!

你甚麽都不知道!老娘那时候追求者还多得很呢!他只是跟在我後面的其中一只苍蝇而已!

「……嗯。」不过跟经理争辩这些其实也没有任何用处,反正他也不会相信,我又何必浪费口水跟他解释这些?我跟洪政锡之间的爱恨纠葛即便讲破了嘴巴也不是眼前这位憨人可以理解的。

「娜娜,妳其实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工作认真也讨人喜欢,所以别难过,迟早都会找到一个新的对象的。下次找到好对象的时候千万要顾紧啊。」经理自顾自的说着,「说真的,哪个男生没有曾经犯错过呢?妳何必紧咬不放?说不定对方已经很後悔了,妳看妳原谅他一次,下次他就──」

「他就爬到我头上了。」我替他接了话。

接着我们两个互相凝视许久,他大概已经察觉到我的脸就跟草仔粿差不多等级的泛绿还稍微带点黑,所以就开始打起哈哈,然後要我先去忙别胡思乱想别随便说要辞职现在工作很难找云云。

我咬着唇走出了经理办公室,然後立刻抄起手机走到茶水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拨出了电话。

「喂?高小姐吗?」伍红悦的声音似乎有些尴尬,她大概正在思考此人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道这回又是为了甚麽拨电话找她。

「是我。」我闻到了茶水间里弥漫的咖啡香,大概是上一个人刚在这边冲泡咖啡吧?他们在泡咖啡的时候在聊些甚麽呢?

是在聊我的八卦吗?聊我心眼太小不愿意原谅劈腿的前男友?还是嘲笑我终於被不相衬的男朋友狠狠抛弃?

我从来没跟任何人说我男友劈腿,到底是谁帮我制造的谣言,还刚好符合现实?她是仙姑吗?怎麽不乾脆去行天宫下面摆摊,来这间公司当上班族干啥,根本就浪费了她的天赋。

「请帮我安排相亲,越快越好,越多越好。只要让我在今年找到结婚对象,我就给妳原本谈妥的三倍的价钱。」我冷冷的说着恐怖的话语。

「……」电话那头似乎被我疯狂的起手式给吓坏了,顿时一阵无语,不过姜不愧是老的辣,她立刻调整好嗓音愉悦的说:「这当然没问题,高小姐,那这次妳有空的时段是……?」

「任何时间都有空。」我说,「我辞职了。」

背水一战。

想要赢,就必须把所有後路通通斩断。

「喔,我觉得好像又找回高中时期那个疯狂娜娜了。」温若梅笑倒在我的床铺上久久不能自己。

不得不说,这种笑法让我不禁觉得有种人格被羞辱的感觉。这家伙人在敌营还不晓得分寸,真是不怕被灭口啊!

「妳笑那麽夸张干嘛,我很认真的。」我噘噘嘴巴不满的说着。

「我就是知道妳很认真才笑的啊。」她还不忘补上几句大笑声。

「妳这个贱货。」我伸脚把床上这个女人踢走,她也很识相的滚了几圈。

「妳不就是因为我这麽贱才那麽喜欢我的吗?」

「……走开!」

为了找寻结婚对象而辞职这种事情,或许任谁听到都会想要笑我的吧?虽然知道温若梅的反应是最直率可爱的,但还是很想揍她两三拳来表达我内心对她的爱意。

「好啦,妳这家伙别生气,其实我觉得这样也不错啊,只是妳接下来打算怎麽做啊?」温若梅擦了擦眼泪,深呼吸几口气缓缓之後开口问道:「还有妳跟妳爸妈说了没?」

「说甚麽?」

「说妳辞职的事情啊……等等,妳该不会连跟洪先生分手的事情都没跟妳妈说吧?」她突然睁大眼睛外加倒抽一口气,这戏剧化的反应到底是谁教她的?

这时候不得不称赞梅子真不愧是我长达十年的好朋友,我还没开口她就可以把所有的关键字都连在一起还顺便得出结论了。

我对她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然後她顿时愣了一下,然後抄起旁边的小抱枕就往我身边丢了过来。

这家伙应该要去当炮兵的,不管丢甚麽都这麽准,跑去做美容师根本就是浪费了她的才华。

「不过也是啦,妳妈这麽喜欢洪先生,如果知道你们分手了一定会很难过的。」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