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狗狗做了爱—嗯不要不要太深了,兽奴的幸福生活

身後一声呼唤,枫情回头,正见埃里克特向这边奔来。

埃里克特脸色很不好,跑过来拉起枫情的手便往回走,“回去了!”

“啊?等等……”他还在和美人说话,就这麽走很不礼貌哎。

埃里克特不回头不吭声,就这麽拉地枫情踉踉跄跄。

“不准走。”美人追上来,抓住枫情另一只空著的手,“你还没告诉我,我该怎麽办。”说地一脸坚定,好像得不到答案誓不罢手。

“放手!”埃里克特回过头,满脸怒火。

“不放!”美人拽地死紧。

这,怎麽会变成这种情况……枫情挺身想劝说一下作和和事老,被埃里克特眼一瞪便焉了。

咳咳,埃里越来越有家庭悍妇的气质了……

埃里克特冷哼一声,袖子一甩带出一片冰箭,美人狼狈地抵挡闪躲,死活不撒手。枫情可给吓著了,大叫。

“埃里你怎麽能打人啊!你、你放手,伤著了可怎麽办!”

“不放!你还没告诉我,我该怎麽做!”

这、这美人怎麽这麽倔呢!

“你自己看著办啊!如果那个人过的不幸福,你就告诉他你的心意,把他抢过来,给他幸福,如果他很幸福,那你……你、你还是祝福他们吧……”

美人眼神闪了闪,手微微松,埃里趁机会一把将枫情整个拉到怀里,抱紧,一闪即逝。

如果那个人过的不幸福,你就告诉他你的心意,把他抢过来,给他幸福,如果他很幸福,那你……你、你还是祝福他们吧……

美人站在原地,静静看著枫情消失的地方。

枫,你幸福吗?

美人眼神一暗,抬起一只手,那只手上赫然覆满白冰,手僵硬地动动,咯拉咯拉直响。

真是……

即使你很幸福,我也做不到窝在角落默默地祝福呢。

……分割分割……

“埃里,你怎麽了?”

…………

“你、你干嘛!!”

…………

“我又没做什麽坏事!你做什麽……啊──”

“啪啪啪!”

“哇哇哇──”大哭,“你居然打我……呜呜……你凭什麽打我──”

臭埃里,平白无故抽风,把他拖到帐篷按到床上扒他裤子打他屁股,呜呜……大坏蛋,才交往没多久就使用家庭暴力,想他在21世纪都没有这麽被人打过!

“你……”看枫情哭成那样,埃里克特有点心软,手也停了,“凭什麽打你?才一会儿没看住,回头一找就见你跟他靠地那麽近,我……”

“什麽靠的那麽近,我不过走路不小心撞到他,然後聊了几句嘛!这样你就打我!呜呜,这样你就打我!”嚎哭。

“你都不知道他是什麽人就随便跟他聊,万一他是坏人怎麽办?”

“你才是坏人!呜呜……你打我……”

枫情哭地稀里哗啦,埃里克特双眉紧锁,良久长叹一口气,安抚委屈的小情人,“好了,别哭了,是我不对,不该这麽冲动。脸都哭花了,别哭了,啊?”

“你想打就打,打完说这麽一句就行了?没门!!!”

“我没有打的很重啊。”他有小心控制力道,小爱人的屁股只是略略有点红,看起来没有伤到。

“打的轻也是打!我这麽一个大男子汉就这麽被你打屁股,面子都被你打掉了,你怎赔,怎麽赔?!!”枫情眼红红瞪著埃里克特,像只发威的兔子。

“那……让你打回来?”

“我要打你屁股!”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