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孩子时宫口开的图片,老师好大好深啊别停|〖快穿〗我做做就走

“小坏蛋,你这哪是让我饶了你,分明是要然哥哥多疼疼你。”

“呵,都湿了还说让然哥哥饶了你?”程然看着莹玉打趣道。

莹玉害羞的转过了头,有个敏感的身子拒绝起来都像欲拒还迎。

程然吻住身下人,两人舌尖交缠唾液交换。手指在花穴里勾弄扩张,又紧致如初的花穴连手指抽弄都觉得费劲。

“真是个小宝贝。”程然嗓音低沉性感,听得莹玉身下情不自禁的吐出了股股花液。

程然拉开裤子拉链将自己的肉棒释放出来,狰狞的龟头在在莹玉花穴外磨蹭,却不进去。

粗大的龟头在花核上磨蹭,让莹玉浑身酥软舒服的直哼哼,可是过了一会莹玉就觉得受不了了,总是蹭在外面不插进来,小穴里空虚的紧。

“然哥哥......”莹玉软声唤道,两条美腿抬起盘在程然腰上诱惑他。

可惜程然依旧不为所动,莹玉看着程然忍得满头大汗却还不肯进来,心里知道他怕是等着自己开口。

“然哥哥快进来,莹玉想要。”

“想要什么?”忍得内伤的程然咬着牙问道。

“要然哥哥疼我。”

“不让然哥哥饶了你了么。”

“不让了不让了,”应快被欲望逼疯的莹玉甩着头求道,“要然哥哥天天疼我,这辈子都别饶了我。”

莹玉刚刚说完,程然就一个挺身将自己的肉棒挺进莹玉紧致滑嫩的花穴中,快速的抽动起来。一时肉体的拍打声和水声充满了整个餐厅。

“让然哥哥一辈子别饶过你,是想嫁给然哥哥是不是?”程然握着莹玉的纤腰疯狂的抽动,每次都要顶到宫口才罢休,直顶的莹玉只会咿咿呀呀的呻吟不止。

“说,是不是要嫁然哥哥。”程然不肯放过她的问道。

“不是不是......”意乱情迷的莹玉胡乱喊道,她正要达到巅峰程然却突然退了出去。莹玉不解的看着身上的男人。

“我只伺候我老婆,可没工夫伺候别的女人。”程然冷着脸说道。“说,你是不是我老婆。”

“我......”莹玉想要开口却突然流下泪来,“我喜欢然哥哥啊,一直喜欢,然哥哥呢,然哥哥又当我是什么?”

程然看着身下女人轻咬红唇一脸委屈落泪的模样,心疼的不行,一个挺身又肏了进去。

“我当你是我老婆啊,当你是我的心肝肉小宝贝。”程然一边挺动腰身伺候着身下的女人一边诱哄道。

“啊......嗯.....啊啊.....啊.....然哥哥.....好深!”莹玉的双手用力抓着桌边,盘在程然腰上的双腿早就无力的垂下被程然架在手臂上。

第二天公司里,程然手机闪个不停,皱着眉头解开手机点开微信,看到那个名字眉头一下子松开溢出笑来。

点开消息看到一排各式各样的哭的表情。

一水莹莹:经理说我昨天没来上班全勤奖没有了。

都是然哥哥的错。

程然无奈扶额,拿起手机想了想播给了财务部经理。

“程总。”财务部经理不知道自己最近工作哪里又出错让程总不满了,战战兢兢的说道。

“张经理,”程然酝酿了下语言,“公司的全勤奖,是怎么评定的。”

“啊?”张经理还在回忆着最近做的报告哪有问题,哪里知道这位这么不按常理出牌,一时愣住。

“咳,我是想问,如果员工在公司以外的地方为公司服务做贡献,也应该算出勤对不对。”

“按理说是这个意思。”张经理不知道程然怎么个心气,小心应对道。

“哦,那安莹玉昨天跟我一起工作了,别扣她这个月全勤奖。”程然觉得自己一个老板为了全勤奖暗示属下,真的有够没面子的了。

“是是是,好的,我懂了程总。”虽然张经理不知道安莹玉是哪个,但程总说了先应承下来总没错,何况这个电话过后,他要好好去打听一下这个安莹玉了,现在他也算是拿到总裁的第一手内幕八卦了。

程然:不会扣你全勤奖的,这么不信我?

一水莹莹:^3^然哥哥说什么我都信,我就是暗示然哥哥一下,嘿嘿…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