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的女人,女老师性侵男学生|狂花恋蝶

姚烨用手抹了一把脸,「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去,等牡丹花季过后,我再带你去上京玩。」

「好呀!可不可以带小双还有莲心一起去?」在宝天院里跟她最要好的就是小双和莲心了,所以有好玩的,她自然先想著她们了。

闻言,姚烨决定不跟她继续兜著话讲了,依她的单纯,只怕他还没搞清楚她的想法,可能就先被她给气得吐血了,所以他直截了当地问:「瑶瑶,你知不知道跟著我一起出门就是要伺候我的?」

「知道呀!生活上的琐事不都是我们来伺候主人的吗?」府里这么多的下人,不就都是要伺候主人的吗?出门在外当然也要有人跟著伺候才行。

擦好了姚烨宽大的背以后,碧瑶将手中的软巾搭在木桶边,依著每天的惯例,替他揉按肩颈及背部的肌肉。

「我说的伺候……是指伺候我下面的这根宝贝。」姚烨粗俗地讲完后,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等待碧瑶的回答。

「我知道呀!以前伺候主人的女官就不只我一个呀!除了我还有潋艳、朱朱、雅翎、磷玉……」主人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问她这些理当如此的事呢?

听到碧瑶的回答,还有那一大串他根本连听都没听过的名字,姚烨完全无法分辨他的心里充斥著什么情绪。

看样子,他所有的女人中,最大方、最不会争风吃醋的,就属正在他身后的碧瑶了。

那他心里那种闷闷的感觉该解释为高兴吗?为了她没有让他心烦?

迟钝的碧瑶看不到背对著她的姚烨脸色已经不太对了,还一一细数著前世与她一起伺候姚烨的女官名字。

终于,他任由心中应该解释为怒火的情绪爆发开来。「够了!你不要再说那些我连听都没听过的名字了。」

随著怒吼,姚烨刷地一声从沐浴桶中起身,在碧瑶的惊愕中将她拉抱在身前,不顾身上湿淋淋的水滴,粗暴地将她丢在床上。

碧瑶根本来不及回过神,连惊呼都来不及叫出来,就被他激狂的热情拖进狂野火热的激情中,莫名其妙地承受了一整晚的折腾。

而姚烨直到出发当日,都还没厘清自己的心绪,不肯接受自己真的爱上了碧瑶……

回想到那晚的情形,让闭目养神的姚烨心情更加恶劣。再想起方才出门时,碧瑶竟然连一点舍不得的表现都没有,就让他火大。

越想越气的姚烨连额角的青筋都浮出来了,他的模样,让李倩如及康怜怜看得心惊胆战,就连呼吸都不敢太大,怕会引起姚烨的怒火。

就这样,整整三天,姚烨都维持著怒火,一副随时可能发飙的恐怖模样,还反常地连碰都没碰特别带出来的两个女人一下。

而这回跟著保护他的两名护院更是苦闷,听同僚说,跟著主子出门有多好、多快活,吃穿用不说,光是夜里的娱乐就没少过。

可是看著主子yīn沉的情绪,别说找女人了,就连吃饭都不知道吃下了什么,一点味道都没有,时时刻刻战战兢兢的。

不过比起李倩如及康怜怜,他们跟马夫算是好运的了。再怎么说,他们都是在马车外,能见到主子那张可怕的脸也只有休息的时候;而她们则是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每天害怕地跟主子在车厢里大眼瞪小眼。

想到这儿,两名护院及马夫都拍著xiōng口庆幸不已。

就在这种低迷的气氛中,他们终于到了上京。

进了宫后,姚烨只得暂时抛开yīn沉的情绪和心中的怒火,摆出商人嘴脸和善地周旋在众人之间。

姚烨一出门,北院那些累积了许久怨气的女人们,总算是逮到了机会。

午后,日光不甚强烈,让天气显得特别yīn冷,北院里走出几个貌美女子。

其中最漂亮也最泼辣的吴蔓丽带头领了六、七个女人。扭著细腰,打算去见识见识碧瑶的魅力。

说来也巧,她们还没走到前院,才刚穿过前院及:比院中间隔的花园时,就碰上了正朝这个方向而来的脂红。

「哎呀!各位姊姊,我正要去找你们呢!」脂红远远瞧见了她们,扯出做作的笑脸扬声说道。

脂红本来就想趁著姚烨出远门到北院去扬动她们,让她们出面教训教训碧瑶那个小贱人。

虽然她平时也不见得跟北院那些女人有什么交情,但为了将来著想,当然得跟她们同一阵线,好对付独占了姚烨的碧瑶。

要不再这么下去,别说她了,大家的未来怕也没得指望了。

「脂红,我们也正想到前院去找你呢!怎么?你找我们……应该是同一件事吧?」

吴蔓丽精明得很,怎么会不清楚脂红心里打的算盘?脂红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怕是要推她们替她出头吧?。

她怕真要得罪了那个女人,万一主爷儿怪罪了下来,她好将矛头指向她们。而她倒好,推个干干净净站在一边就想称心如意?

吴蔓丽心想才没这么便宜韵事,要死大家一块死,谁都跑不掉!

「姊姊,你们前些时候不是说,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天仙美人迷了咱们的主子吗?」脂红走到吴蔓丽面前,亲热地拉著她的手。

「是呀!咱们是说过,怎么?你要带我们去找她?别站在这儿,咱们边走边说……」吴蔓丽反手拉住脂红,迈开小脚继续向前走。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