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保姆,宝贝自己挤出来_光之圣女

压抑下心不敬的念头,执事垂下眼:“那么,接着取圣女大人小穴里的圣水吧。”

他抱起了看起来有些疲倦却满面红潮的圣女,分开了她白皙修长的双腿,露出腿根的嫩肉和粉嫩的小穴。生得格外干净的阴户上,漂亮的花唇上已经带上了半透明的花露,腿根也黏着晶莹的液体。

“已经这么湿了吗?如此珍贵的圣水就尽数浪费了,圣女大人的身体过于淫荡了,果然下次应该在取乳汁的同时用容器接住圣女大人小穴里的骚水呢……”执事叹息道。

“安吉尔才不淫荡呢……”小圣女否认道。与此同时,她的小穴在执事的注视下收缩着,又吐出一股花露。

“明明已经流了这么多水了,圣女大人还想撒谎?撒谎的孩是会受到惩罚的。”执事的手指按上了她的阴户,在外阴处流连,“知道要怎么弥补自己的过错吗?圣女大人?”

他的手指暗示般在穴口浅浅探入一个指节,那贪食的小嘴便吮吸着他的指头不想让他离去。有些粗糙的手套摩擦着女孩稚嫩的花穴内壁,惹得她发出了异样的呻吟。但执事并不打算满足她,只是浅浅的抽插着。

安吉尔的小穴更加空虚了,几乎想开口求执事先生把手指彻底插进她的小穴,或者换上什么更大的东西。她咬着唇,嗫嚅道:“安吉尔是淫荡的小奶牛……请安其罗先生惩罚您的小奶牛,让小奶牛的小骚穴和骚奶产出更多的圣水……嗯啊……小奶牛的小骚穴好痒……”

即使她已经满脸通红了,但她还是乖乖用手指拨开了自己的花穴,露出了柔软的湿漉漉的穴肉,方便执事先生的手指入侵她的花穴口。因为她知道,不向执事先生道歉的话,她又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上次她没听话时,执事先生不留情面地鞭打了她,还让她在刑具木马上坐了一个晚上,小穴都被木马上的硬物操得红肿不堪。

执事这才露出了一个鼓励的笑容,食指在她的穴壁上磨蹭了一下:“做得很好,圣女大人。我可以免除您浪费圣水而受到的惩罚。接下来请让我先为您把这些圣水处理干净——请接着掰开自己的小骚穴。”

安吉尔分开腿,白皙的手指掰开了自己的花唇,正对着执事先生。执事先生冷淡的目光好像穿透了她的小穴,插进了她的穴口,看得她小穴愈发瘙痒不堪,蠕动着渴求着什么巨物将她狠狠填满。她忍不住扭动了一下身体,在执事警告的目光停了下来。她只能暗暗期待执事先生会用什么办法清理圣水,顺便满足她的渴求。

在她扳开花唇的情况下,执事的手几乎可以畅通无阻地玩弄那敏感的小穴。他并不急着插进去,而是慢条斯理地用手指剥开粉嫩的穴肉,找到了阴蒂,奖励般轻轻捻弄了起来。在他的玩弄下,那小穴颤抖着分泌出更多爱液,安吉尔的身体也颤抖了起来:“安其罗先生……好痒……那里……用力一点……”

执事的手像在点火,根本无法彻底满足她的欲望,反而像挑逗一般让她更加空虚。

“请具体地说出您的要求,圣女大人。”

“请、请安其罗先生、用力玩、玩弄安吉尔的阴蒂……”圣女呻吟着,眸带水光,“插入安吉尔的小骚穴……”

“如您所愿,圣女大人。”执事先生这样回答。他的手指骤然发力,用拇指和食指拧了一下那敏感的阴蒂,拇指更加恶劣地抠弄了起来。在女孩的惊叫声,他的另一只手的指已经狠狠插进了花穴,淫乱的小穴里汁水飞溅。

“咿呀——”女孩在他的突然进攻下溃不成军,阴蒂和小穴同时被男人揉稔抽插,她敏感的身体几乎达到了高潮,“小穴、小穴被安其罗先生的手指插进去了——安其罗先生……嗯啊……”

执事先生勾起了唇角:“我在,圣女大人。”他的指快速在女孩的小穴里抽插着,待小穴被插得松软湿润了,便又加入了食指,二指并拢,在内壁上抠挖捻弄。那敏感柔软的内壁哪能禁得起这样过分的玩弄,当即收缩着,从花径深处喷出一股爱液。

“唔嗯……安吉尔的小穴要被安其罗先生插到高潮了——要去了——嗯……”女孩高高仰起了脖颈,金发甩出了优美的弧线,“要、要去了……要被安其罗先生抠坏了……”

“才刚刚开始呢,圣女大人。”执事先生的手指在她的小穴内搅弄着,发出了噗嗤噗嗤的水声。他浮起了另外一个容器,把女孩小穴里的液体抠了出来,装进了容器里:“这么快就高潮了……圣女大人还得喷更多的水和奶汁呢。”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