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肉文—宝贝,你的下面嫩,真紧,曾因国难披金甲

弃帝子怀中抱着林凝儿,重见天日的感觉,让弃帝子也不禁泪润眼眶。

没有人知道帝子在无踪洞里经历了什么,但是对于林凝儿来说,足够了,人回来就好。她曾和母亲翠袖促膝长谈,那时她才知道自己的念头多么幼稚。无踪洞中有千万典籍,也有万千艰险。如果帝子失败了,那么“无踪”绝对不会放过一个挑衅他们的人,如果帝子成功了,那么他就是“无踪”的新一任主人,上一任主人作古,他们守护其后人,直到新一任主人出现,这是“无踪”的传统。

半年的等待,日日夜夜的思念与煎熬,让林凝儿不禁心生绝望,但是当她看见弃帝子时,那种绝望后的新生,让她第一成长,不再是一个小孩子了。看着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小猫和小兔也感动不已。

林赎和翠袖领着无踪寨的诸位长老来到了无踪洞前,林赎看着弃帝子,叹息一声:“真要?”弃帝子点了点头。林赎再次重重叹息一声,随后说道:“那我女儿呢?”“我不会辜负她的!”林赎瞪了林凝儿一眼,这边处理完,来我书房。“嗯。”弃帝子点了点头。

林赎带人离开了,翠袖笑着看向弃帝子:“什么时候娶我女儿?”“娘”林凝儿在帝子怀中羞怯的叫了起来。“都在人怀中了,你还记得我这个娘啊?”“诶呀,不理你了。”说着,林凝儿和小猫、小兔跑着离开了。

翠袖一副丈母娘看女婿的表情。“真要回去?”“汉魂是我兄弟,我不能做背信弃义之人。‘无踪’我已经收服了,‘无影’在皇室,山海关外,迟早是大汉的,与其锦上添花,不雪中送炭,您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现在战火四起,我必须回去。”

翠袖点了点头:“当初你和你林叔下那一盘棋我们就看出了你的意图,收纳四方,拱手天元,从横捭阖,唯我独尊。有你真是汉帝的荣幸。”

帝子摇了摇头:“没有汉魂,我已经死在大街上了。能为他分忧,是我们的荣幸。”“我们?”“嗯,我还有个兄弟,叫阿奴,擅长文道。”“哦,听说过他,当初四戎来贺的时候一战成名。”

帝子微微笑了一下,随后又严肃起来:“林姨,现在外面局势如何了?”“大汉丢了四座城池,随后进入对峙阶段。西有小将岁稳,东南北是三剑将军。”“岁稳,好样的。”“认识?”“曾经的玩伴,后来参军了。”“哦!”翠袖点了点头,好深的算计,这位汉帝真是枭雄!

无踪洞里,出来一群人,共五十五人。为一人对帝子一拜:“拜见主人!‘无踪’听候主人调遣。”“凌厉,你们先在无踪寨住下,以后会有用到你们的地方。”

翠袖一笑:“跟我来吧,以前一直给你们送东西,还真不知道你们都这么年轻。”

凌厉没有搭话,随她去寻住处。

弃帝子也来到林赎的书房。他敲了敲门。“进来。”里面传出林赎的声音。弃帝子推门进去,现里面不止林赎一人。“林叔叔。”“嗯。帝子,这是山海关外的旧臣。”“帝子见过各位。”众人看着弃帝子,最后一个老人叹了一口气:“汉帝有此将,可抵千军万马啊。”这也标志着大势所趋之下,弃帝子成功将山海关外做为礼物送给了汉魂。

半个月后。

弃帝子带着“无踪”,来到与申屠世家对峙的吐蕃戎羌联军驻地。借着漆黑的夜色,一行五十六人将联军的两位大将军刺杀后,现对面竟然毫无反抗之力。于是帝子索性下令,大杀四方。五十六人从夜半杀到天明,联军还以为对面是几万大军来袭呢,仓皇而逃。而“无踪”只是几人受伤。

“无踪”一战成名!

战报传回长安,万民欢庆。神秘军队大败吐蕃、戎羌联军,天佑大汉!

伐天殿

阿奴和寿恺站在殿下,汉魂坐在龙椅上。“你们怎么看这件事?”汉魂问道。阿奴想了想:“会不会是上次那群刺杀四戎将领的人做的?”寿恺说道:“可是,上次他们只是杀了将军,可是这一次,可是大败四戎,四戎的实力我们有目共睹。哪怕我朝早有准备,还是丢了两城。能败吐蕃、戎羌,实力必然不会差。”

汉魂点了点头,心中却突然浮现一个人的身影:帝子。“会是他吗?”汉魂喃喃自语。随即摇了摇头。大殿内没有人说话,因此汉魂的声音也传入二人耳中。“会是他吗?帝子?”两个人也摇了摇头。

叹了一口气,汉魂对寿恺说道:“岳父大人,兮瑱在后宫还是想念您的。有时间,你就派人去后宫接她,让她回去住几天,我不介意的。”“是。”寿恺应道。“阿奴,走,咱们去看看帝子。”“是。”

帝子的衣冠冢在当初他们经常喝酒聚会的亭子旁边。这样会让他们觉得帝子还在。

阿奴回到家,画舞姬迎了上来。“郎,你回来了。”“嗯。”阿奴将画舞姬拥入怀中。“怎么样了?”画舞姬仰着头看着阿奴。阿奴摇了摇头:“还没有消息,不知道到底哪一方的势力。”画舞姬揉着阿奴的脸,嘻嘻的笑着:“会不会是你的那个兄弟啊?”

阿奴松开了画舞姬:“帝子应该不在了。”画舞姬坐到阿奴对面:“可是你和陛下只找到了他的银锤,没有找到他人啊。这么长时间,我一直都能感觉到你们两个人对他的思念,或许呢。”“或许吧。”阿奴叹了一口气。把画舞姬拉了过来:“走吧,良宵苦短。”画舞姬满面羞容。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